撒旦的阻攔 帖前 2 : 1 7 — 2 0

 

 

LISTEN 聆 — 讀者的心靈世界  撒旦的阻攔  帖前 2 : 1 7 — 2 0

 

photo-1441205337478-70cb1521e35a

許多人都喜愛獨處的生活,認為這是與神相交的途徑,但如果獨處的生活只是逃避人群,這只是一種冷酷,這種獨處並不是真正的獨處,而是孤獨。或許,有些人故意想消除孤獨,刻意地走到人群中,可是人群卻叫人更感孤單,因為我們與他人生命沒有任何的溝通;但有時當我們不經意地走進人群中,卻遇上了生命中的朋友,有著生命的連繫。保羅與帖城信徒生命相連,是在於在基督的生命使他們成為一體。

人與人的關係有時就是在有意和無意間建立出來。保羅還末來到帖城時,相信他心裡也從沒有想到,他與這裡信主的人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生命連繫,這已經超過了一般傳道者與領受者的關係,是一種在基督裡親子的關係。

保羅説:「你們是我的盼望,你們是我喜樂,你們是我的冠冕,你們是我的榮耀。」(參考2:19-20) 他實際上説:「你們是我的一切。」保羅用福音生了教會,如同屬靈的父母,他把一切的盼望都放在教會的身上。

 

有人問葡萄園的園主:「為何葡萄樹的枝子不會枯乾?」園主説:「因為枝子沒有離開葡萄樹。」 對於保羅來説,他是枝子,而帖城信徒是他用福音所結的果子,是盼望和喜樂的果子。枝子的任務是要結果子,成熟的果子,有一天會成為再生的種子,帖城的信徒將會是下一代信徒再生的種子。

保羅所盼望在主耶穌再來的時候,我們能坦然無懼的面對主。年齡大了,閲歷深了的保羅,深深體會到父母的心腸,父母總是希望孩子長大後能成為有用的人。他願意為屬靈孩子的將來盡一切努力,盼望他們成長,能活出主的榮光,這就保羅的滿足和喜樂。

保羅多次想去帖城,但也不成功,這是因為撒旦的阻撓! 神的國展開,撒但要阻攔福音的工作,破壞教會的合一,不希望信徒得到真理的教導;當屬主的人努力傳揚福音,為主作工時,撒但也會努力動搖教會的熱心,攔阻信徒領袖的服侍,打擊團隊的士氣,又使用分門別類的技倆,叫信徒在事奉上的配搭抱怨。

 

photo-1445098516063-9b0b2e4206e9

信主的人都會經驗過, 我們禱告後事情不一定就會順利成就,因為有撒旦的工作,並個人和其他各種的因素, 雖然撒旦不能傷害我們,但卻可以阻撓和影響我們,使我們暫時不明所以,甚至更壞的是叫我們灰心,放棄以及失敗! 我們禱告後仍不是路路暢通,就世人來說,這是自己倒運了,然而,信主的人會知道可以是魔鬼在"攪鬼"。撒旦不會為每一件事都操心,牠只會注意你是否愛主和你所專注的事上;大體上的來說, 牠最想要的,是阻撓神國的事和福音的傳揚。

面對這些阻攔和動搖,「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2:19)

 

張貼在 帖撒邏尼迦書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簡介否定神學

簡介否定神學         

photo-1429051781835-9f2c0a9df6e4

(一)概念說明:否定神學negative or apophatic theology,並非因其係悲觀的、有缺點的、缺乏良好品質,及内容有問題,因而被「否定」。相反,所謂否定指的卻是「拒絕承認」;亦即將神學作爲科學處理時所抱持的一種「拒絕」態度或思想程式。希臘文中與英文 「否定的」negative相等之語彙爲 apophatic (apo-phanai, no-saying): 因此「否定神學」 除在英文中稱negative theology,亦稱 apo-phatic theology,也就是在論及神學時,寧持拒絕而非肯定方式;亦即一種帶有拒絕、沉默方式之神學。其相對語應爲「肯定神學」affirmative or kataphatic (希臘文 kata-phanai, yes-saying) theology。

 

(二)簡史:在歷史中,類比指出人思想辯証的過程中,在肯定中的否定,又予以肯定。如果人在思考過程中,不維持此辯証方法,結果人的思想就很容易走向二個極端:或是走向同義同聲,使整個宇宙籠罩在一元論(泛神論),或是太強調同聲不同義,使有限和無限之間成爲兩個互不相關的領域。爲此,類比的思想過程,就在指出人類思想的需求,以達中庸之道。類比的用法在神哲學的歷史中,可分爲幾個階段:

(1) 初期教會:早期的神學以否定的神學論 述來綜合二個不能協調的事,即一方面該講出有關上帝的事,另一方面則不能洽當的講出。如僞狄奧尼修(Pseudo-Dionysius Areopagka, 約500)曾說:論上帝的事,否定的說法比較眞實,肯定的說法比較有問題。《狄奧尼修文集》收入了《論聖名》、《神祕的神學》、 《天階體系》、《教階體系》及《書信》共五篇著作,位據其首的是《論聖名》。神名可名非神名,這是僞狄奧尼修開篇推出的第一個命題。他借用《哥林多前書》裏的話 說,凡人稱道上帝事者,傳述之眞埋必「不是用智慧委婉 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請」(林前2:4)。這一超越言語和知識的大能,非人類的智力和文字可望其描繪,所以人不可能以文字和概念來表述那隱而不見、超越存在的上帝的神性。因爲上帝是萬物之因,是超越心智的心智,超越存在的存在,不是話語、本能、名稱之類可以把握。惟有上帝自身,方可闡述他的眞實形狀。所以,對於這高駕於一切知識形式之上、一切感知、想像和觀念所不及的上帝,非語能夠言說和說明。

(2)中古時代:安瑟倫(Anselm of Canterbury, 1033-1109)曾主張,人無法以有限的思想獲得那超越人所想像的那一位:這種主張以否定的方式表達出更卓絕的意味。後期的經院哲學(Scholasticism)努力地整合肯定與否定的因素,如三位一體的奧秘,一方面肯定“愛的事實",但是也否定了人能夠用有限的思想眞實的了解,那使慈愛的上帝為何容讓自己的兒子降生爲人及死在十字架上,這種卓絕之愛是奧秘,這愛的奧秘是一種吊跪(paradox)。

(3)馬丁路德(M. Luther, 1483-1546),他以很具體的否定神學,一方面說明上帝在耶穌死亡中的離棄,但另一面卻又表達出耶穌是獨生的愛子。父捨棄子的事實是新約作者所指證的,保羅聲明父没有憐惜自己的兒子,反而爲衆人把祂交出了(羅8:32)。福音書的苦難預言中,耶穌說「人子將要被父在人手中」(太17:22, 可9:31,路9:33) ,被動式的用意是暗示耶穌將要被父交付在人手中。因此,不但是子的自我交付,也是父的交付:子交付了自己,父交付了祂的獨子:子經歷被遺棄和垂死的痛苦,父卻忍受喪子的痛苦。雖然如此,路德更卓絕地表示出上帝深切地與信徒們一起生活的正面目的。

(4)二十世紀:巴特(K. Barth, 18864968)、 普齊瓦拉(E. Praywara, 1889-1972)和孫根(G. Soehngen, 1892-?)的討論中,曰漸看出所謂的「創造類比」及「存有類比」和「十字架的類比」之間没有衝突,它們都是在不同的層面上,用受造物的有限思想來表達那超越有限思想能力的救恩奧秘。在「存有類比」和「十字架類比」中,可以看出神學思想界中的不同的重點:天主教的神學本來較強調哲學性的表達和有本性與超性之間的張力及自然的知識和信仰的關係;基督教的神學卻往往較強調聖經式的和信仰性的表達,較不注重哲學性的說法,所以較少提及否定的神學的進路。

 

(三)否定神學源於類比思考的過程

類比是建構神學的基礎,對於三位體上帝的無限來說,人在受造界中努力地想要了解那無限而超越的奧秘,神哲學有三個類比的的方法,而這個類比思考的過程包括三個相輔相成說法:

(1)肯定法(the way of affirmation):講論這對象是什麼,比如:上帝是光。

(2)否定法(the way of negation):在肯定後又說明出這對象也不只是什麼,比如:上帝不是如同陽光的那種光,祂不是受造的光。

(3)卓絕法(the way of eminence):以積極的一面表達出:不但是什麼,也不但不 是什麼,而且還超越什麼,比如:上帝是光的絕對圓滿的實現。

採用類比的說法並非想以言語來控制上帝;相反,運用類比的方法反而能引導人認識信仰、上帝和那位救主基督。

 

(四)德里達:避免言說否定神學

(1) 何謂否定神學:

—九八六年,德里達(Jacques Derrida, 1930-2004 )在耶路撒冷發表過一個講演,題目是《如何避免言說:否定》。「否定神學」這個詞不但冷僻少用,而且本身還是一個疑雲密佈的術語。「否定神學」在這裏意味着甚麼?德里達稱在這個扣當寬泛的標題下,人經常是指一種語言形式,它的修辭、語法 和邏輯模式,它的闡述程式等等。總而言之,這是一種文本的實踐,都是發生在「歷史」之中並且經歷了「歷史」 的檢驗,雖然它有時候也顯得離經叛道、出奇出格。

否定神學「出奇出格」,是因爲它說到底似是一種拒絕言說的東西。實際上,德里達的講演通篇採用的,也是拒絕言說的策略。否定神學這個在德里達看來極似解構自身的概念。

德里達注意到《狄奧尼修文集》的《論聖名》篇沒有隻字言及否定神學。通覽《狄奧尼修文集》,作者只有在《神祕的神學》第三章 的標題中提到一次「否定神學」,而且無涉釋義,只是爲 了反證「甚麼是肯定神學」。所以,「否定神學」這個概 念究竟有沒有由來,以及僞狄奧尼修究竟同它又有甚麼瓜葛,推想起來還是疑問。但德里達認爲這個疑問不構成疑問。他指出,否定神學大而化之的話語,頗相似對語言的。

notopen

(2) 言所不能言

避免言說否定神學,或者說避免避免言說否定神學, 我們發現德里達將目光轉向西方文化三種範型,視其爲言說否定神學自我消解之蹤跡的三個階段或曰三個地 點。它們分別是希臘柏拉圖的傳統、基督教僞狄奧尼修和 愛克哈特(Meister Eckhart)的傳統,以及海德格爾的傳統。

否定神學看起來也很像一個沉默無言的上帝。上帝本無名。 《出埃及記》有這樣的記載:摩西問上帝,若以色列人問 及他們的上帝叫甚麼名字他該作何答覆,上帝當即答道: 「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I AM THAT I AM.’’)對於這樣一個超越存在的存在,如何能夠避免言說呢?如何又能夠避免避免言說呢?言雖不能言,然非言無以傳。

有一次他在一個講座中多番重複的一句話:「解構是毫無否定的意思。」(Deconstruction is nothing negative.) 。同樣,我們可以說:「否定神學,它毫無否定的意思。」

 

 

—-

參考書目:

張賢勇等, 德里達與神學–基督教文化論評, “德里達: 避免言說與否定神學”, 出版: 道風書社, 2004.

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  神學辭典(THEOLOGICAL DICTIONARY─A One–Volume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Catholic Theology)出版: 光啟文化事業, 1996.

張貼在 神學 | 標記 , | 發表留言

領受神的道 帖前 2 : 1 3 — 1 6

photo-1418932437556-c791e214acc9

 

LISTEN 聆 — 讀者的心靈世界   領受神的道   ( 帖前 2 : 1 3 — 1 6)

 

帖城的典型住所是這樣的:樓下是一排向著街道的店鋪,後面或樓 上有店主和家人居住的地方;樓房内還會有製造物品出售,以及供客人、僱工、僕人所住的地方。

過了中午的時份,人開始在放下手上的工作,都從工作的地方出來,走到廣場和大街上,去聽聽今日城中的新聞和事端,一群一群的人,都 聚集起來,各色其式,這裡的人最愛聽別人的哲學思想,也愛談論別人的是是非非,帖城的人也可以算是「諸事城」中的人。

人愛聽道理,他們心裡想:「聽聽又何妨。」根本也沒有人的道理絕對是對的,也沒有一定是錯的,講得好,給幾個小錢可算是鼓勵,講得不好,群眾就互相對笑,拍拍肩博,便離去。

保羅與西拉來到了帖城,許多是都在廣場中,對人群講到人生與信 仰和鬼神偶像等問題,也談及如何過一個謹慎自守的生活,更努力辯論基督是救恩的源頭,其餘世上哲學思想只是小學,不能給人生命的奥秘,他説:「你們這裡的帖撒羅尼迦人,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 虚空的妄言,不是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小學,就把你們擄去,因為神本性一切一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

現在保羅對我們這群歸信基督的人,用了「領受」一字,來形容我 們對聽了福音的態度。「領受」與「接受」有所不同,「接受」可以表示 認同,但不是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也不表示樂意遵行,但「領受」則是以 神的道為所應得的尊敬和順從把它接納過來,並且遵行。

 

photo-1443131307017-4097c8ac7763

 

今日我們讀了他的信,從他的話中領受了教訓,我們有否以尊敬和 順從心領受呢?不以這些話為人的話,卻以為是神的道呢?這道就是運行信主的人心裡的。

時間已經過了許久,人群重新返回到工作中,有運輸的、有紡織的 ,有販買等,廣場又回復平靜,只有一小撮人在販買和留連,幾隻驢被綁 在城牆下喝水,整個城在等候著黃昏的來臨,黃昏過後,這個廣場會是另一番景象。

張貼在 其他, 帖撒邏尼迦書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Book Review of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NIGTC)

IMG_2490

 

Book Review of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New International Greek Testament Commentary ) , Richard N. Longenecker, Eerdmans, (April 22, 2016)

 

Richard N. Longenecker 是使用歷史文法、結構修辭的詮釋方法作為研究羅馬書的神學中心思想。這書不難閱讀, 沒有那些已往累贅的導論, 就是討論書信作者是誰, 在那個地方寫作, 讀者是誰, 書卷的完整性, 寫作目的,  讀者群體處境等等, 相信是這書的作者Longenecker 不想浪費時間討論舊的問題, 因為有許多同類的書籍已很詳盡的討論過, 作者不久之前已寫過一本導論的作品。這也可能是因為近代的詮釋學影響, 書信的作者是誰, 作者的意圖和背景, 讀者等等, 是在文本中展現出來, 意義由文本產生出來。 作者簡要地交待了學者們討論羅馬書信寫作目的主要有兩個: 1 . 保羅為自己宣教和將來的西班牙傳道計劃作準備;2. 對羅馬信徒的牧養和一些問題的處理。其次是有一些可能的原因, 例如是保羅自辯有關他個人身份和澄清別人對他的事奉和信息的誤會等。(p9-12)

這本剛出版的釋經書是一本扎實研究的釋經書, 針對結構上使用修辭的詮釋方法。這書用大結構和小主題分段的方式寫作, 用了些編幅在經文評鑑(textual notes)在資料分析上。 在解釋上, 不是逐字逐句分析字義和文法, 卻是以內容的小分段作為神學主題的討論, 並有解釋和處境反省。作者行文流暢, 沒有這套系列書中所常用的專門術語和枯燥資料的舖陳, 因此讀者不會迷失在討論資料背後的論據中, 至於一般大家已熟知論據的資料來源也從簡了, 註腳數量適中, 值得加分。這本釋經書開宗明義, 在序言中提及馬丁路德從羅馬書得到啟發重生而產到宗教改革, 成為後來許多改革者的先驅, 並且說明了研究和閱讀羅馬書是歷代信徒靈命成長的基石。這書雖然是涉及原文和文法的討論, 但作者卻嘗試在經文討論後, 帶出今日處境的反省, 其實, 可以說是聖經神學意義的反省, 使這些研究和分析更具應用價值。

用修辭結構作為詮釋的特點

這本釋經書的主要特點是從羅馬書的結構特點作為詮釋的基礎。神學架構主要是以兩個diachronic模式:Greco-Roman protreptic model 和 Jewish remnant model, 是保羅在傳遞他的意思所使用的修辭形式, 以表達保羅想要傳遞給教會的基督教神學思想。(p 14-16)

作者Longenecker 以希臘的"辯說言辭"(Hellenistic “protreptic speech")作為分析保羅羅馬書的修辭結構, 這書信由 1:16-4:25; 5:1-8:39; 12:1-15:13 三段主要的結構組成, 中間9:1-11:36是 “餘民神學"(remnant theology)的主題, 作為前段和後部分詮釋架構中連繫, 作者更認為是打開那三段疰要組成結構的鑰匙(p 15-16) ;"因信稱義"是1:16-4:25 第一部分, 目的是指向5:1-8:39第二部分的"神的平安"。 兩者的橋樑是"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 5:1 ( ἔχομεν “Let us have" subjunctive), (或甚至是由5:1-21) 是兩段神學討論的轉接, 5:1-11這段在這橋樑中, 也是主題, 為第下一段"神的平安"的部分作出銜接上的準備, 而最後的部分是第四段部分12:1-15:13, 主要是保羅對教會在牧養上的勸誡。(p 18-20, p 533)

羅馬書的神學中心思想

作者認為那些使用第二聖殿文獻猶太思想、拉比文獻、約瑟夫、死海古卷等作宗教比較(“comparative religionist”)雖然是有意義的, 但作者認為許多都是很高度性有選擇性的對比, 並且最終會成為"平行狂熱"(“parallelomania”), 然而, 適當地運用, 仍然是對主題和概念等, 會有一些幫助。(p 26) 保羅所寫的羅馬書, 整封書信的神學中心思想是在 5:1-8:38, 是christocentric, 而引到第四段部分由12:1-21和13:8-14組成, 具基督徒倫理的教導, 換言之, 5:1-8:39 就是保羅想分享給羅馬教會信徒所謂的"屬靈的恩賜"(神學的教導)(1:11)(p 16)。簡而言, 就是因信稱義帶來神的平安, 這就是保羅所傳講的 “福音" (2:16,16:25 “my gospel") 。

羅馬書 13:1-7 的解釋

筆者嘗試從這釋經書解釋13:1-7的部分作一些觀察。作者認為這段經文主要有兩個方面, 首先在處境上, 作者認為其的一個原因是 49年Claudius 的Edict 對羅馬信徒影響很大, 驅逐猶太人和同情他們的人離開的那一次事件, 教會對羅馬加劇敵對的態度, 特別是那些政治狂熱的分子, 在當時有拒絕交稅的企圖, 所以保羅要教導他們如何回應當時的政權, 交稅等是其中的一種行動, 目的是避免教會受到逼迫, 和影響保羅的團隊和教會將來在宣教上的計劃。作者引用之前 12:17-19 提及’愛的倫理’, 特別是12:18 “盡力與人和睦”, 不要報復, 這是和耶穌教導愛仇敵的說話是一致的。(p953-954) 這段經文的聖經神學和境的反省, 作者引用學者Peter Stuhlmacher 的一些論點: 神的主權是在所有的政權之上, 雖然我們不明白神的旨意和作為如何, 我們仍要順服; 其次, 教會當時對羅馬政權要有正面態度的目的, 是為著福音傳道上的需要; 第三, 我們需要每日讓聖靈更新我們的判斷思想, 叫我們明白神完美和良善的旨意(12:2), 這才能在政治的關注上有正確良心的指引。(p 970-971)作者所使用的歷史處境建構, 文本結構, 經文互涉等作出的結論很有說服力, 雖然某程度上, 這經文很有處境性, 但作者認為保羅在宣教的其他旅程中, 也會同樣教導其他地方的信徒, 這可以看到信徒在每一世代都應有智慧如何在不同的處境中見證基督。

結語:

這本釋經書除了有詳盡的經文鑑別、翻譯、結構、字義文法分析之外, 在每個主題小分段討論之後都有一段聖經神學的解釋(Biblical Theology)和今日處境思想的反省(Contextualization for Today)。聖經神學所延伸出來的是神學主題反省,例如何為肉體和心靈的割禮?( p 322), 以聖經神學、基督教神學思想, 一些宗教改革者路德, 加爾文等的應用, 總結出的解釋, 給讀者在有關經文上思想今日在我們的處境中的意義。作者Longenecker 作為支持改革宗神學的解經學者, 書中沒有提及NT Wright 對羅馬書神學的保羅新觀的討論, 這不足為奇, 因為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神學系統架構, 所以也沒有必要進入這些的討論中。作者卻恰如其分採納了其他歷史研究作者的分析和研究成果, 例如Paul Jewett, Charles E. B. Cranfield, James D. G. Dunn, Joseph A Fitzmyer等, 使這書就像那些經典的作品一樣, 有扎實經文的註釋, 實用歷史文法分析, 文本修辭結構的觀察和聖經神學詮釋, 最後是讀者在今日處境中反省的意義。這書很適合教導和講道的使用, 對於參與教會聖經教導的教師和牧養宣道的牧者, 會有一定的幫助。

張貼在 其他, 書籍介紹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英雄故事 帖前2 : 1 — 12

ZLSw0SXxThSrkXRIiCdT_DSC_0345

LISTEN 聆 — 讀者的心靈世界

英雄故事 帖前2 : 1 — 12

被人誤會是一件非常難受的事,更難堪的,就是當你沒法去到那些誤會你的人中間去為自己作澄清。

憶起保羅與同工講到他們在腓立比的日子,真是可歌可泣。保羅在 夜間得到了往馬其頓的異象後,他們從特羅亞開船,天氣很好,一直風平 浪靜,船很快就到了撒摩特喇島,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這條尼亞波利 大道可以一直通往羅馬,沿著這條大道,保羅來到了有「小羅馬」之稱的 腓立比,與西拉,提摩太和在特羅亞時加入的路加醫生四人,一同步行出 北門,沿著綠蔭的小石路,來到一處小樹林,因為這裡的男性猶太人不足十人,所以不能有猶太人的會堂,那麼安息日,只好到這個近水邊的禱告地方聚集,水是方便用作潔淨上的禮儀,在這裡有幾個婦女在帶領著這個聚會,其中一人名叫呂底亞,是經營推雅推喇著名的紫色布疋,家境相當富裕,敬畏神,保羅就在這裡中間講道,她就被聖靈感動,就帶同家奴和布販等一同受了洗。呂底亞對保羅説:「你若以為我是忠心事主的,請到我家裡來住。」保羅因為她的熱誠懇求,就留下來了。

 

事件的發生是當保羅多日在這個禱告的地方傳道時,有一個被巫鬼所附的女奴,多次在煩擾保羅的工作,因此保羅就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 邪靈從她身上出來,使女的主人看見保羅斷了他的財路,就拉著保羅他們去見當地的官長,控告保羅所傳的道是擾亂這個城,當時群情洶湧,他們被 脱去衣服,遭受毒打,連申辯的機會也沒有,提摩太和路加因為沒有在當日講道,因此獲得釋放,保羅和西拉被押進獄中,等候審問,獄卒接到命 令要嚴加看管,因此就用木狗鎖著他們的腳,以防他們逃獄。

 

日落西山,提摩太、路加和呂底亞等信主的人都聚集在一起為保羅禱告。在監牢内,背部仍淌著血,身上傷口感到刺痛的保羅和西拉,為著這天他們所經歷的事,一同開聲禱告,漸漸他們的禱告變成頌讚,「祂是主,祂是主,祂從死裡復活了,祂是主…。」眾犯人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地基搖動,監門立刻全開,眾犯人的鎖鍊鬆開,獄卒醒後看見監門敞開,自知犯人必定逃脱,死罪難免,因而拔劍自殺,免得公開受辱而死,但保羅他們並沒有走,並且向犯人和獄卒傳講福音,所有的人都信服了。

 

最後,保羅和西拉離開監牢,昂然闊步,與當日從容就義,致死忠 心下監的背影,深深地刻在每個人的腦海中。在禁食禱告中的呂底亞、路加和信徒等人,都為神所作的事,無不同聲讚頌,「榮耀,榮耀亞利路亞! 」

 

保羅在腓立比的英雄故事,在帖城教會信徒之間流傳,從這經歷來看,保羅真的是基督所揀選的使者,從老遠的地方來為要把福音撒在這片荒地上。

photo-1422056244210-46cc641fb1fe

在患難和逼迫中,宣教隊仍能成功完成任務,服侍主的態度成為別人的榜樣,他們不像是那些來進行欺騙的巡遊佈道者,他們的品格是神驗選過的,他們所展現的品格與那些一般巡遊佈道者不同,他們沒有以奉承博取金錢的好處和或別人的稱讚,他們拒絕可以因著自己是基督的使者而得到利益,表現出謙卑如同沒有機心小孩子一樣,他們的溫柔像乳養嬰孩的奶母一樣對待教會的信徒,他們看來就像底下階層勤勞的工人,有時又像慈愛的父親一般,勸誡信徒要學效他們所做的, 教會的信徒在他們的眼中如同親人一樣。

 

當你知道你被別人懷疑你的真誠,負面地評價你的品格時,你會有什麽感覺?你可能會感到不愉快,或者是憤怒,很自然地想想保護自己和為自己的申辯,甚至會直斥對方的不是。保羅是一個很懂得與人相處的人,他沒有用指責那些誤會他的人,他回應教會的方式是以真誠和坦然的語氣,把自己內心的愛和感情毫無保留地表白出來,贏得了教會的信任和支持,保羅的成功不是在他的知識上,而是他的生命上。

「你們也曉得我們怎樣勸勉你們,安慰你們,囑咐你們各人,….要叫你們行事對得起那召你們進他國、得他榮耀的神。」(2:12)

張貼在 靈機一觸, 其他, 帖撒邏尼迦書 | 標記 , , , ,

Book review of Discovering Romans: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

IMG_2432

Book review of Discovering Romans: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 Anthony C. Thiselton, SPCK, 2016.

為何我們今日那麼重視研讀羅馬書,重讀羅馬書呢?一開始,作者就舉出了八個讀羅馬書理由(p1-6),這已經是全書的寫作的目的,原因和神學主題等等。

作者Thiselston把讀者的處境在詮釋的地位上提高了,文本的世界與閱讀的讀者/詮釋者有了一個視野融合(Horizons in fusion)的意義。Thiselston巧妙地結合了文本語言,內容和Reception History,開放讀者對文本在今日處境的詮釋,肯定過往學者的研究,神學家的思想和經文評鑑等,對文本的解釋開闊了寬廣的視野。作者在這書使用兼收並蓄的詮釋方法(Eclectic approach)非湊效, 有選擇性地運用適當的資料,結合歷史, 言語和神學各方面的向度,把那些著名學者如Metzger, Dunn, Jewett, Cranfield, Betz, Wright, Luther , Calvin, Barth, Rahner等學者的研究比較、分析和討論,寫出了這本優秀的作品。

Discovering Romans是Discovering釋經系列其中的一本,作者是有名的基督教神學家、詮釋學學者Anthony C. Thiselton。這書的副題是: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指出了這書的詮釋取向是處境,解釋和Reception History[1](暫譯:歷史讀者/解釋回響)。作者已經有六本書註釋書著作, 有兩次使用Reception History的詮釋方法(另一本是帖撒邏尼迦前後書)。在這書中第二、三章中, 作者列出十二個詮釋羅馬書的方法, 三個是基本的,另外其餘的九個[2] 方法是在有限的目的下,對詮釋上仍有效用的。其次這書會討論原文字義和文法等在解釋經文學上有基礎上的幫助,另外因著這系列要求要有多元的觀點,作者引用了不少釋經學者 Dunn, Cranfield, Fitzmyer, Wright and Ziesler 等的解釋作為詮釋這卷書的討論。

 

詮釋羅馬書的歷史

對於羅馬書的詮釋,過去只用單一歷史評鑑的方法是一個誤導性的錯誤,這方法也是反神學取向的(anti-theological dimension), 二十世紀後期開始, 直到現時, 我們應檢視這些方法和修改, 就是歷史和神學的詮釋的分離。Wrede 和Schweitzer 建基在Ludemann的保羅的兩個救贖理論而拒絕認為羅馬書的中心是 “因信稱義”, 兩個救贖論分別是建基在猶太主義(羅1-4章)和希臘思想之上(羅5-8章)。然而, Thiselton 認為保羅受希臘思想的影響(如W. Bousset 等的History-of religions學派)仍要有商榷的幾個地方(p.9)。二次大戰後, W. D. Davies 的巴勒斯旦猶太教導和“新出埃及”理論把羅馬書帶到拉比猶太傳統的詮釋向度, 跟著而來的是Shoeps, Stendahl, E. P. Sanders 和 “保羅新觀”, James Dunn 對 Sanders 作為一些批判和修改, 而N. T. Wright 發展出一個重新定義的觀點, 以揀選和立約成為地位的基礎, 但C. E. B. Cranfield等仍是堅持以往的觀點, 一直抗拒 “新觀"。

詮釋羅馬書的策略

作者Thiselton 指出歷史上三種基本的主要詮釋方法,在這書的導論中,他認為過去只用單一所謂歷史評鑑的方法是一種誤導性的錯誤,這方法是反神學傾向的(anti-theological dimension); 第二,也指出那些使用修辭評鑑法的一些問題,過份套用diatribe文學體裁等之類的修辭解釋方式(e.g. superimposition of one ‘code’ onto another ); 第三,以社會/社會科學閱讀詮釋, 已往的學者們研究了許多經濟,社會階層,奴隸制度,社會階層和人口數目等,教會群體等,相信羅馬不只是一個教會,而是有多個混合不同背景人的教會。作者多次引述Jewett在詮釋的討論,提供了不少處境詮釋上的幫助,雖然其他學者會有不同的意見。

 

這書是作者所運用跨科際領域對話(Interdisciplinary dialogue)的概念,把各種詮釋的研究結果集成一身,主要是以文本中的語言為基礎,互補各種詮釋結論,透過Reception歷史追索,文本作為語言的行動, 在我們的處境中應用,因而出現全新的應用視野,其中以歷史和語言互動的過程,卻約制在詮釋的轉進(Hermeneutical spiral)中,使開放的文本不至淪為不羈的讀者回饋的解釋。

FullSizeRender (2)

 

羅馬書13章1-7節作為詮釋的例子

作者以所以羅馬書13章1-7節為例, 得出有兩個解釋這段經文的結論: 1) 順服政權的原因是良心, 也是運用良心判斷政權是否在神使用下作神的僕人(參羅2:15是非之心); 2) 保羅教導順服在上位的管治,所得出的結果是納稅的行為, 這個言說的行動所引伸到今日的社會中, 意味著基督徒必需遵守僱傭法例,按時交帳單,交納等等的這些行動。當時政權未演變成為有系統性地逼迫羅馬的信徒(p.229),而保羅也曾經因為羅馬的政權保護逃過了匪幫和猶太人的加害,所以保羅對大多數羅馬教會的信徒在那時的話是:「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羅13:3b)。這樣的詮譯,Thiselston認為保羅並不是假意妥協羅馬的政權,而是認真的勸戒羅馬教會信徒在敎會以外是有神的管治,有神的者使和用人。作者引用Wright的說話: ‘…recognizing the God-given role of authority, the educated Christian conscience ought to become disquieted if it finds itself resisting God’s steward.’ (p.230-231)

最後,可能一些聖經學者會認為作者在解經上討論文本作者是誰,寫作地點,書卷的完整性,經文結構和分段等等討論,但當我們了解到作者是一位神學家,並且在編幅上的限制(320頁),要寫一本十六章書信而有深度註釋書,作者的精簡的寫作手法已經令人歎為觀止,對已省卻的東西在坊間已經有許多的討論,俯拾即是。這書屬於中級程度的註釋書,對於樂於研究聖經更廣泛的討論和神學與歷史上,羅馬書詮釋所走過的路是一個很好的導論,作者又帶領回去尋找歷代解經的傳統,卻有融入讀者/詮釋者的重要角色在這個詮釋的過程中,文本開放,並為將來的詮釋舖設重要的橋樑。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ception_theory ,See also, Thiselton, A, 1&2 Thessalonians, (Blackwell Bible Commentaries), Wiley-Blackwell, 2011: “The Aim of Reception History”. 1-3.

[2]九個詮釋的方法:1. 讀者回饋理論(reader-response theory); 2. 結構主義解經(structuralist exegesis); 3. 解放神學的詮釋方法 (liberation hermeneutic method); 4. 存在主義的解釋方法(existentialist interpretation); 5.過往思想的解釋(pre-critical exegesis) ; 6. 巴特思想的解釋(Barthian exegesis); 7. 字典和文法的解經方法(lexical and grammatical exegesis), 經文評鑑研究(textual-critical research); 8. 榮辱文化社會系統和帝國主義批判方法(shame-honour system and imperial cult critical method); 9. 形式評鑑技巧(form-critical techniques)

 

張貼在 其他, 書籍介紹 | 標記 , , , ,

事奉又眞又活的神 帖前1 : 4 — 10

photo-1422565167033-dec8fad92aba

LISTEN 聆 —讀者的心靈世界

事奉又眞又活的神

帖前1 : 4 — 10

走在這個繁忙的城市中,人心靈是孤單和疏離。帖城雖然被稱 為「自由的城」,是馬其頓四個地區中的首府,羅馬行軍大道貫穿東南與西北,海路暢通,使帖城成為商業中心、貿易之城,而帖城的人享有特殊地位和權利,由他們居民管理這城,但這並不是表示每個人都活在自由中保羅告訴我們是神所揀選,蒙祂所愛的,這使我們有無限感恩,我們這些拜偶像的人,竟然蒙神所愛,從大海的另一邊差遣保羅他們來到我們這裡,把福音帶給我們,神的愛無所不在!

記得當時保羅和他的同工,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城這裡,他如素常一樣,一連三個安息日在會堂中,與猶太人辯論基督的復活,耶穌是基督,卻因為中間有多人相信,引來了嫉妒,最後,因為反對的群眾人數眾多,所以他們被迫要離開這城,就是在這種光景下,信徒領受了福音,可惜是還沒有機會得到更多的真理的教導,保羅他們已經去了雅典。

 

保羅雖然離開了,但原來他對教會在馬其頓和亞該亞一帶的事奉都很留意,他很欣賞教會的信心和在眾人中的見證。見證耶穌的復活,祂是基督,叫我們心裡興奮,教會就在這地區,把福音傳出去,許多人也因此信了基督。我們體會到信心就是神所給我們的驗歷,這叫我們更勇敢地傳福音;愛心是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是被神所愛的,是蒙揀選的,學效保羅的榜樣,也成為其他教會信徒的榜樣,以愛共同生活;以盼望面對將來的憧景,就是基督的再來,使我們可以忍耐逼迫的患難,這叫我們配得進神的國。

 

走在帖城大理石的路上,隆隆的馬車聲從身邊略過,路旁的偶像標 誌著這裡人心靈的渴求,丟斯、底米丢、太陽神亞波羅、…,整個城 的人都在偶像的迷惑中,參與偶像的崇拜,偶像並沒使他們活得更加幸福 快樂,反把人的生活帶到淫亂中,在這些偶像的世界中,是淫亂和殘暴的 ,家族相殘,仇殺亂倫,但人卻仍奉牠們為神祗膜拜,可見人心的空虚到極處。

photo-1443186547344-2437c72a228e

在這個奢華的城市,人都追求物質的享受,以物質充塞空虚的心靈,人所求於偶像的,是要得到更多的財利。有錢財的人,揮金如土;低下階層的人,偶像膜拜求取平安,並祈望有朝一日,能擠身到上流階級中;市井之徒慣常地以偷騙渡日。多少人為名譽地位,不擇手段,多少人為金錢而死、而顛狂,人就是在這境況中活著,追求各人内心的偶像。

 

究竟有多少人願意離開這些偶像,擺脱物慾的綑鎖,認識這位又真 又活的神呢?

張貼在 帖撒邏尼迦書 | 標記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