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登山寶訓」引發對馬太福音讀者群體處境的思考

170px-P46 MATT

Talbert認為要明白登山寶訓就要我們如同一個活在100.C.E 地中海的人一樣。 耶穌不是在講律法,而是模造門性格和處境矛盾中的抉擇。但學者們都認為馬太福音的主題並不單一,而是複雜和多向的,但毫無疑問其中的寫作結構是要乎合幾方面的需要:1)是要作為信仰的栽培和門徒的訓練;2)提供護教和傳道的材料(特別是要贏取猶太人);3)鼓勵信徒在敵對的世界中作見證;4)激發對彌賽亞耶穌有深度信心,並成熟地了解祂個人、祂的工作、和祂在救恩歷史中的獨等地位。

學者想從有限的資料中, 建立馬太讀者信仰群體的處境, 並且思想馬太福音的讀者對象是誰? 他們在怎樣的處境之下接觸到馬太福音的教導呢? 登山寶訓對他們在教導有何用效或影響呢?

從文本出發尋找馬太群體的處境

我們不難發覺馬太福音5-7章的登山寶訓部分不應從馬太福音中分離出來,作為教導的倫理生活原則,事實上登山寶訓與其他敘事的部分和整本福音書有著緊密的關係。一些學者意識到我們理解到登山寶訓的讀者處境時,是有助於我們理解為其中為義受逼迫和追求神國的義是什麼的意思,如果我們能更了解馬太這個信仰群體正在遇到甚麼問題,他們在怎樣的社會處境中掙扎,朝著什麼的方向走,這就更豐富我們對馬太福音和登山寶訓的真義的了解了。

要尋找馬太群體的處境是非常困難, 學者Carter建議有三個可行方法: 第一個方法是, 從編修評鑑的方法思考馬太福音的資料和如何形成來著眼, 因為寫作的日期只能給我們對登山寶訓有限度的了解。第二個方法是從馬太福音書的文本的本身去尋找出他們特定的社會處境,就是從當時馬太的讀者身處的環境去了解他們所面對的張力,登山寶訓對他們的價值觀和信念有甚麼影響呢?這等等都是馬太福音研讀的人常常會問的問題,福音書所描述的 “以馬內利”如何成為他們的安慰呢?(1:23 ),他們為何被差遣作為信徒的門徒,教導他人作門徒呢?

基督教會猶太教的關係如何?

猶太拉比傳統(Rabbinism) 和基督教其實是孖生姊妹, 都是由古猶太傳統(ancient Judaism) 孕育出來。三個可能的模式了解猶太教與基督教的早期關係: 1) 猶太主義是舊約的宗教信仰,新的基督教的傳統取代了舊被的傳統; 2) 猶太拉比傳統的猶太敎與基督教在眾多古猶太主義派別發展和分裂出來,約在教會初期各自發演進; 3)古猶太傳統的一神思想直到二、三世紀時, 這信仰的根發展成拉比的猶太教、基督教、天啟猶太教、愛色尼主義(Essenism) 和其他等。在閱讀馬太福音時, 這個背景的前設, 就成為解釋馬太福音, 登山寶訓的讀者背景, 就是馬太福音的讀者和猶太教的處境關係。從觀察上來看極有可能基督教初期和猶太教的分別不是很大,主要的分野是在基督的信仰上(耶穌是彌賽亞),基督教也是只猶太教的另一個信仰的群體。Hagner 解釋很有意思,馬太福音是猶太的基督教 (Jewish Christianity) 而不是基督的猶太教 (Christian Judaism)。

有學者認為馬太的信群體與會堂( /猶太教)的分離, 原因是矛盾, 甚至被驅出。但我想這是什麼的分離呢? 是已分離了或是面臨矛盾分裂呢? 但與會堂分離也同時表示是與猶太教的分裂, 是否馬太福音是與一些釋者學者所理解, 馬太的群體是天國的子民, 與猶太教的信仰截然不同, 又或是馬太的群體不是反猶太的信仰呢? 首先我們假設馬太是馬太福音的作者,而猶太基督徒是主要的讀者,而我們可以由文本本身嘗試去找出馬太這個群體的處境,作出一些可行的假設。

馬太信仰群體與猶太宗教領袖的矛盾

馬太福音中有五次馬太用“他們的會堂” (συναγωγαῖς αὐτῶν 4:23,9:35; 10:17; 12:9; 13:54), 一次 “你們的會堂” (συναγωγαῖς ὑμῶν 23:34這裡是指猶太的宗教領袖) , 六個經文只有4:23是引用馬可福音的1:39, 這顯示出馬太的群體和會堂有一定的矛盾和分離, 其中提到有一個會堂拒絕耶穌, “在他們的會堂裡教訓他們…” (13:54-58); 耶穌強烈地責“那假冒為善的人在會堂裡” (6:2,5, 23:6), 對比出 “你們” (ὑμῖν門徒)來說,他們已得了賞賜。馬可形容眾人都希奇耶穌的教訓不像 “文士” (可1:22 οἱ γραμματεῖς), 而馬太則強調 “他們的文士” (太7:29 οἱ γραμματεῖς αὐτῶν)。馬太引用馬可或相同資料來源時, 有些地方省略了一些對管會堂的正面經文描述, 例如, 管會堂的人睚魯故事 (可5:21-43) ; 參考希臘原文聖經馬太省去了 “會堂” 只稱領袖/官(ἄρχων9:18, 23) 等, 顯示出馬太的群體和會堂有敵對的矛盾距離。

而馬太使用了馬可或相同的資料, 但馬太直指“法利賽人”去殺害耶穌是宗教領袖: “法利賽人卻出去,商議怎樣對付耶穌,好除掉他。” (12:14); 而把馬可則認為希律黨人有分殺害耶穌的提及省略了:“法利賽人出去,立刻和希律黨人商議怎樣對付耶穌,好除掉他。”(可3:6) (另參太6:21對比可8:31; 太20:18-19對比可10:33-34; 太26:2-4對比可4:1)

並且馬太直接寫出耶穌責備那些宗教領袖是假冒為善的人, 而不是如馬可所引用以賽亞先知的話: “那時,有法利賽人和文士從耶路撒冷來見耶穌…假冒為善的人哪!以賽亞指着你們說的預言是不錯的。” (太15:1,7;可7:1,6)

其次, 馬太加了一個禍連同馬太福音23章的六個成為七個責備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太23:13,15,23,25,27,29;對比馬可12:15), 並且四次把馬可所用的的 “文士” 引用為 “法利賽人” (太9:11:可2:16;太9:34, 12:24:可3:22;太22:41:可 12:35), 並且獨有地形容他們為 “瞎眼領路的” 和 “無知瞎眼的” (23:16.17,19,24,26; 参15:14)

馬太的信仰群體與會堂/猶太傳統分離嗎?

馬太的信仰群體的角色是猶太傳統更新的門徒, Allison也同意Becon看馬太福音五個講章,就是摩西五經的典型,他更細節分柝這結構,並且言論與傳記敘述的關係,也處理了與登山寶與先知書的平衡,認為馬太的群體仍在會堂猶太教有仍未完全分裂的關係,馬太福音書的結構、家譜和內容有助我們估計,馬太對會堂留有期望,馬太福音書的內容,不是反猶太傳統,其中一個目的是向猶太信徒傳道耶穌是彌賽亞,而馬太所敵對的是那些在猶太的領袖,相信是他們的偽善, 而耶穌是來成全(/恢復)律法的。

Hagner認為馬太的群體沒有與猶太教的會堂群體完全分裂, 而是因基督的信仰而產生矛盾。這樣但馬太要表明耶穌是要來成全, 而不是廢棄。Keener 認為馬太寫的福音是給猶太的基督徒(但不排除有外邦的信徒), 並努力鬥爭企圖想留在他們地方會堂的群體, 就算當時的猶太領袖和當權者想驅逐他們這個聽從耶穌教導的猶太群體。

Stanton等學者都認為馬太福音並不是針對猶太教, 而是宗教領袖,就如對假冒為善法利賽人的指責, “那時,耶穌…說:「律法教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座位上, 所以,凡是他們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實行,也要遵守,但不要仿效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會說,不會做。”(太23:2-3), 而拉比形象的耶穌呼籲門徒“向我學習" (μάθετε ἀπ᾽ ἐμοῦ11:29) 和 “跟從我” (Ἀκολούθει μοι.9:9;4:19)。

他們是邊緣的一群(小子18:6,10,14; 小群可9:24) ,是無權無勢的一群,認為自己的身份是被召出來的(出現三次 “教會” ἐκκλησίαν16:18, 18:17, ),有教導他人作耶穌門徒的使命 (28:19-20).

最後,若這假設是正確的,我們從這個處境去看馬太福音的群體,登山寶訓的教導,對愛仇敵,面對信仰上的逼迫,並以尋求天國的義為前題的生活等課題有更多討論空間。其次有關羅馬統治下的馬太信仰群體如何面對納稅和撒都該人等等張力,掙扎要先求祂的國的信仰生活,則會是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