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禮與悔改和獻祭的關係

baptism-2-image

洗禮與悔改和獻祭的關係

林榮洪的<基督教神學發展史>(253-256頁)中有講及有關洗禮(浸禮)是猶太傳統中不同的濯禮儀式所演進的結果, 不同的群體都有施行,施洗約翰沿用當時的儀式, 象徵世人的罪獲得赦免,而當時愛色尼派(Essene)中也有遵守各樣的洗罪禮(lustrations)。馬可福音最後講及:「信而受洗,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可16:16)不只是奉獻觀念,或洗禮儀式,而是悔改的觀念。在約翰的悔罪洗禮的幾年彼得,彼得講道,指出了信道的步驟:「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免,…。」(使2:38) 洗禮是入教之門,成為當時教會的共同信念(參:黑馬牧人及十二使徒遺訓Hermas, Visions 3.3,The Didache 9)。新約書信中洗禮是以過紅海,入方舟避洪水作為水禮的表象,喻脫離災難得救的神學意義(林前10:2; 彼前3:21); 保羅對水禮的觀念更清晰地講是象徵歸入基督,與祂同死、同埋葬、同復活(羅6:)。

更正教中有兩個聖禮/禮儀: 洗禮和聖餐(主餐)。洗禮與獻祭的觀念並不明顯,亦很少有相關經文或傳統提及,也很難找到洗禮是一種獻祭的觀念和傳統,舊約的傳統,不是所有人可以獻祭,對於獻祭的時間,地點,因由都有詳細律法上的要求,或從現在我們由象徵意義的廣度去思想,從洗禮的較廣的定義來說,也只可以是聖經教導信徒在洗禮時,是一種委身信仰的奉獻,把自己獻上。然而聖餐與耶穌是逾時節的羔羊的象徵意義,更來得清楚和明顯。獻祭在一般傳統的觀念,是要有祭物,獻祭的施行的人,而儀式是要殺生、流血和死亡等等,因此洗禮和獻祭的關係,在當時一世紀時並不明顯,也看不到有什麼獻祭的傳統。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