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譴責新聞界是一個糟糕的主意?

apple

為什麼譴責新聞界是一個糟糕的主意? (中譯)      曾思瀚博士

http://engagescriptures.wordpress.com/2013/04/19/why-denouncing-the-press-is-a-bad-idea/

在美國,這一周一直是艱難的一周。槍支管制的激烈的辯論,對武器的理解已經得到了許多不同意見。使問題複雜化,是有更多相關的死亡的報導,但一些人認為是屬於為的意外等。而本週亦是一個艱難的一周,香港教會,辯論有關政治和教會的議題熱起來。對新聞界當然是一個重要的日子。

最後,然後它發生了,就是必然有人會責怪記者。尤其是香港大型教會牧師譴責記者在他的Facebook為了要銷量, 用分裂教會的“佔領中環”運動作為聳人聽聞的新聞。這個牧師的批評是相當典型的基督徒,無論他們是保守派或自由派,但讓我們挑選保守派的時刻只是為了好玩。無論是非基督教和開放自由的批評, 都指責新聞是主觀的。讓我處理每一個的批評:

第一個批評是自由媒體的主觀性。在我們的報紙,經常有(假)的調查報告,這是與輿論一些區別。該報導應被認為是“客觀”的目擊者,和輿論是作家自己本人的意見。所以,什麼今天是我們客觀目睹這個城市所發生的事呢?“今天的西雅圖怎樣呢?”也許有人會說,“今天,西雅圖有一點點的雨。”另一個人可能會說,“今天,地面是濕的,小心點。"還有一個可能會說: “雀鳥都出來了!"所有這些報導者都是陳述自己經驗的看法,哪一個是更客觀?我們可以說,所有這些都是客觀的,因為所有這些事情發生都是為目擊者所經歷的,只是報導不同的經歷西雅圖的雨天情況。但是,讓我們假設,西雅圖的部分地區沒下雨(這經常發生)。這部分中有人會反對說,“今天,西雅圖是陰天,預測有雨。"而麻煩問題出現會在哪裡開始呢?是會始於最後一位的報導者說:“我的經驗是真實的,完全只有我是真正對的,而您所有的都是主觀的。”而整體上,“我比你更客觀",所爭論的是前提上是人抽離自己的經驗而能看到真理。這就是不實用,甚至現實的。我們是解釋是由觀察而來,我們意見形成是因為我們的詮釋。所有我們的意見,是從我們的經驗來。因此,實事是和實踐上,報導和意見是交織在一起。新聞報導不是數學(例如1 + 1 = 2)!因此,當有人抱怨說,記者是偏向左,右,宗教和無神論時, 這投訴是站不住腳的或不可衡量的, 而投訴本身亦是主觀的。

基督教的人(尤其是許多教會領袖),接下來的怨言是認為報張是”非基督教的”。言下之意是,新聞是不可信的,尤其是當它報導負面有關基督徒的事。僅僅因為一個信息收集不是由“基督徒”而來,但這並不意味著它的信息是不準確的。我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使用百科全書或更好的維基百科。我們怎麼知道作家是基督徒嗎?但我們仍然使用這些信息。我們有多少人基督徒被欺騙呢?事實上我們中的許多人, 我也聽過基督教牧師貶低基督教的媒體,就如今天在“美國基督教週報"或“香港基督教週報"。所以,我們選擇什麼的時候和該如何譴責呢?我們譴責報導時,只是因為不合我們的想法?只因為認為“基督徒更值得信賴”的神話應該只是走向恐龍滅絕之路。僅僅是因宗教原因譴責人的委實是自義。

最後的投訴是反對“自由開放”彎曲的媒體。究竟“自由開放”的定義是什麼?一個人的自由開放是也就是另一個人的保守。滑動的程度就是的由標籤 “客觀”與“主觀” 滑動來回往返,如果我們的意思媒體是“自由開放”,媒體就當然是把自由的邊界擴闊,因為這正是自己要做的工作。想想看,媒體的整體觀念就是依賴於自由言論和自由表達。如果我們指責媒體的自由開放,我們只是說,媒體是爭取自身的存在,並且恰如其分,這又有什麼錯呢?我敢賭算,北韓的媒體是相當垃圾的,為什麼呢?北韓的言論沒有自由開放,那些傢伙完全是“保守封閉的”。任何基督教牧者謾罵媒體是基於言論自由,然而媒體也是以自由言論基礎的。但諷刺的是有些人想通過使用自己的自由限制他人自由,而這正是我們的問題。

曾有反對者對媒體邏輯扭曲作過解構,然而我們都必須知道,媒體是一個商業機構。它的主要工作就是尋找故事報導,以便它可以獲得讀者群。可悲的是,一些教會也是一個商業機構。當媒體的商業手法入侵教會運作的事務時,教會卻不喜歡這些商業手法。我們面對媒體的挑戰,我們有兩個選擇,我們可以停止閱讀 “主觀而又開放的非基督教的” 媒體,或者我們也可以藉著一些善行,使他們認為值得把我們所傳揚的好消息作為報導,如果是這樣我不相信他們不會不報導。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今天剛在“蘋果日報”看到一個小報導,他們採訪我的朋友,也是一個牧者。這裡我也提醒我的讀者,相同的這個報紙也在不久前報導了一位我曾在香港時教過的學生如何去服侍窮人。是啊!這是自由開放的媒體!試想想!如果我們在公共場合實踐我們傳講的 “好消息”,媒體就可以報導我們的“好消息”,而不是把我們的“好消息變成壞消息啊!”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