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藉介紹: 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

reading_Revelation

書藉介紹: Reading Revelation Responsibly: Uncivil Worship and Witness: Following the Lamb Into the New Creation [Paperback], Michael J. Gorman.

這本書看過後, 作者介紹我們這本啟示錄的面貌, 作者結合了一些學者對啟示錄神學的恰當資料, 幫助讀者從一些艱澀的釋經走出來, 學習欣賞這本啟示錄。 而每章之後都有幾個討論反省問題, 如非小組討論或出題考試, 又似乎沒有多大作用。對於書的題目名稱, 筆者也不覺得很準確, 特別是 “responsibly” 一字, 其實可以省去, 就以 “Reading Revelation” 和副題已經足夠, 否則讀者的期望會有點落差, 其次, 一些對美國政府的討論, 又好像不合適別的國家的讀者。總括而言, 這本是一本值得閱讀的書, 它帶你了解現今學者的討論和建構了一個教會和個人跟從羔羊的靈性的取向。

啟示錄中的迷思

啟示錄的影響下, 小說《末日迷蹤》(Tim LaHaye & Jerry Jenkins) 以災難和被提等為主題對末世解釋有很多聯想, 電影有許多以末世為主題, 如一部1979年的電影《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有人看到Apocalypse這字就以為是災難或末世的意思, 其實這字意思是顯露, 或揭開遮蔽之物。

當我們看到啟示錄時, 我們會想到世界終結, 被提, 敵基督, 審判, 基督再來, 天堂等。但有趣的是在啟示錄中, 沒有提及「被提」(p.59)和「敵基督」的字眼, 反而在啟示錄中出現的 「見證」、「寶座」和「羔羊」卻是啟示錄的中心信息。馬丁路德評論啟示錄: 「我的靈魂無法接納這本書,」「我不給這本書很大的評價的原因是:這本書沒有教導基督,人也不能從中認識基督[T1] 。」在第二世紀的孟他努(Montanists)卻用啟示錄支持靈恩先知和異象的信仰經驗, 相信新耶路撒冷快降臨弗呂家(Phrygia)。到近年美國的大衛支派邪教也以對巴比倫審判對抗美國政府, 而這邪教的領袖大衛•考雷什(David Koresh)自稱是基督的再來等等。

事實上, 啟示錄是有禮拜(liturgical)的原素, 在意象中有含有政治性, 啟示錄邀請我們回應非法定的敬拜和見證, 意味著跟隨羔羊(基督) 進入新創造。(…then practice what we will call uncivil worship and witness, which means following the Lamb (Christ) into the new creation.)

啟示錄給人有不同的信息

曾有許多學者寫書, 主要是圍繞著這些主題: 有關於將來的(future/ eschatology); 有關於基督是羔羊; 有關於天啟和政治的(apocalyptic and political); 有關於門徒訓練(discipleship)的; 有關於危險聚焦和悔改信息(danger and repentance); 有強調奇異意象(fantastic images), 也有關於密碼解構的(breaking the code)。

這些給人思想到是基督論、是門徒教導、或是神學和政治的取向, 所以啟示錄要表達多層的意義, 而不只是講末世要發生的事。

作者解釋啟示錄有五種不同的解釋啟示錄的方法後, 認為以神學詩文體、神學政治和教牧先知的進路((theo-)poetic, the (theo-)political, and the pastoral-prophetic approaches)作為解釋啟示錄的方法。(p.59-68)

啟示錄戲劇中的衝突和形象 (Conflict and Characters: The Drama of Revelation)

從超時空序幕(The Prologue:Cosmic Stage )開始上演四個不同的場景(Acts), 彌賽亞之戰呼召跟從羔羊的人要忠心到底, 有始有終。DeSilva認為有出埃及的意像(P.120)。而基督的敵人是666字義的代表, (在字面上比較616, 666可能是接近的解釋), 泛指自稱神聖的政權的偶象崇拜的實體, 象徵性而言第二隻 “獸” 是誘惑的傳播, 只有禁食和禱告才能把邪惡驅逐, 神的子民要忠心見證,甚至殉道。

從文體解釋和了解啟示錄

啟示錄的本質是可以幫助我們能正確去解釋啟示錄卷書,許多學者都同意它是由天啟文學, 預言雜合而成, 流通於教會中的一封信(Most scholars agree that it is simultaneously an apocalypse, a prophecy, and a letter, “ an apocalyptic prophecy in the from of a circular letter”) 。

  •  啟示錄的處境是回應帝國和公共的宗教(The Situation: Responding to Imperial and Civil Religion)。

Bauckham基督徒不只是因為面對羅馬政權的迫逼, 而也是主動抽離與羅馬邪惡政治體系依附, 因而被迫害受苦。啟示錄的先知信息是批評帝國偶像化 (imperial idolatry “civil religion”) 和軍事、經濟、政治、宗教和壓迫的不公義。(p.33)

  • 啟示錄呼召敬拜和作門徒(Liturgical Text : A Call to Worship and Discipleship)

祢是配得(4:11; 5:9,12)。啟示錄的中心意象是異象和羔羊(4:8b,11; 5:9-13等)。啟示錄的敬拜呼召是顯然易見的, 有六首詩歌其中有讚美的經文(doxological text)和祝福(benediction) (P.35-36), 是一個有禮拜的目的的戲劇性敘述 (A Dramatic Narrative with a Liturgical Purpose)。另外, 啟示錄有七福(beatitudes), 是忠作作主門徒跟從羔羊耶穌和祂再來的末世慶典(eschatological celebration), 新聖城的羔羊婚讌。(p.39)

  • 神學政治文本: 針對公共宗教的帝國和宣言的批判 (Theopolitical Text: A critique of Empire and Manifesto against Civil Religion)
  • Carter總結三個帝國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神學: 1) 諸神擇選了馬; 2)羅馬和其皇帝是神管治、意向、救恩和化身的代理人; 2) 羅馬彰顯神的祝福給順服羅馬統治的人—安全、平安、公義、忠誠和豐盛。帝國神學(Imperial theology)是主張暴力帶來昇平(pax Romana), 君王是配得被敬拜, 並且是未來人類的盼望, 直到永遠。帝國神學有六種不同宣傳的手法, 包括傳媒, 遊戲, 遊行, 觀賞, 地位, 軍階和貨幣等。(P.42-43) Wes Howard-Brook and Anthony 認為啟示錄的神話是回應羅馬的五個神話(Roman Myths) ; 帝國、昇平、勝利、信服、永恆。(p.43-45)

跟從羔羊: 啟示錄的靈修神學 (Following the Lamb: The Spirituality of Revelation)

由啟示錄所帶出神學的反省可以有幾方面: 崇拜, 辨別異象和意象, 忠心先知式的抗衡, 自省, 勇敢非暴力爭戰, 集體共同見證和傳道, 末世盼望。這是啟示錄中, 約翰所要揭示的先知信息(p.176-86)。

最後, 啟示錄給教會靈性上的指向, 作者用了一些字詞表達(p.189-90): 看和聽(Look and Listen)– 教會要定睛在羔羊身上和祂所走的路, 我們要見證羔羊的死和祂忠心的見證, 聆聽衪對教會和個人的話。敬拜和見證(Worship and Witness)– 敬拜羔羊,祂是獨一的; 所帶來是改變我們所行和所想的事物, 我們的見證不單在言語上, 也在行為上。出來和對抗(Come Out and Resist)– 從慣常中走出來, 從身心靈脫離世俗權勢的誘惑, 或是從政治, 或是經濟, 又或是從其他形式而來的。跟從(Follow)– 由權勢出來, 跟從羔羊進入新創造, 新天地, 活水替代眼淚, 生命替代死亡。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