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浸約翰和死海古卷

Qumran_map

施浸約翰和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的發現(1947-56), 使一世紀初的基督教研究, 有了一些有新的考慮, 我們重新觀察, 施浸約翰有否受到當時死海古卷又或昆蘭昆體的影響呢?

施浸約翰在約旦河附近事奉, 也是以色列人認為以利沙戰車火馬故事的地方, 福音書敘述在施浸約翰為耶穌施浸時有鴿子從天而降, 以色人有否想象到這地點是以利沙天上的門呢?

有六點的觀察:

1. 地點相似, 都是約旦河, 死海的北面一帶(可1:5, 太3:5, 路3:3), 一般認為他們是愛色尼人(Essenes)的昆蘭群體(Qumranites)就在西南面耶利哥邊緣, 步行少於四小時的時間。

2. 施浸約翰所宣告的話相似, 特別是以賽亞書的資料 (可1:2-3, 太:1-3, 路3:4和約1:23) 。施浸約翰和跟隨者把以賽亞書40:3  “有人聲喊着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 解釋為 “在曠野有人聲喊着說:” (可1:3), 是因為死海古卷都出現過註釋(pesher)和社群規則中(the Rule of the Community)(1QS8:14,4QS MS E), 死海昆蘭人視自己是曠野的呼喊者。

3. 末世的潔淨(eschatological purification) 死海昆蘭人和施浸約翰都共同講述到 “活水” 的潔淨禮儀, 群體規則中(the Rule of the Community)。 約翰敘述施洗要大量的水 (約3:23)。而且都是與悔改洗罪有關 (1QS 5:13, 1QS 3:7-9; 可1:4,路3:3), 但約翰所要求不同的是 “說:日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 (可1:15)

4. 約翰和死海昆蘭人都強調末後的審判 (IQS 4, 路3:9, 太3:10), 也是責備當時猶太社會中的宗教領袖。

5. 約翰和死海昆蘭人都是過隱修的生活 (路1:15; 1QS 5.1-6.8), 在曠野的生活, 使他們和早期的猶太教主義有所分別, 這種生活是來自他們對神的極度敬虔。

6. 路加和馬太一樣都記錄了約翰指法利賽人和撒都該是 “毒蛇的種類” (路3:7, 太3:7), 這些字眼是來死海昆蘭群體的讚美詩(The Thanksgiving Scroll or Hodayot) , 所以施浸約翰所用的字詞可能是源於死海昆蘭群體的影響。

結語:

基於以上幾點, 有些學者甚至推測, 約翰從小在昆蘭社群長大, 到成人才開始在曠野做先知式的傳道。而路加所敘述的約翰是在曠野長大, “那孩子漸漸長大,心靈強健。他向以色列人公開履行使命以前,一直住在荒野 (新漢語譯本, 路1:80)”。 雖然是這樣, 但我們不足以認為施浸約翰是昆蘭群體的一分子或是是愛色尼人, 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施浸約翰和昆蘭群體有密切的關係。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