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可以是一種罪

In_memoriam

寬恕可以是一種罪

ἀλλὰ ἔχω κατὰ σοῦ
然而我有(一件事)敵對你,
ὅτι ἀφεῖς τὴν γυναῖκα Ἰεζάβελ,
就是你容讓婦人耶洗別,  (啟示錄2:20a)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啟2:20, 和合本)

示錄中約翰在拔摩的海島上看到榮耀的耶穌基督種種的形象和光芒, 祂口中出來的一把兩刃的利劍,如同烈日放光的面貌, 約翰驚懼地仆倒在祂的腳前,像死了一樣。

主基督揭開小亞細亞七教會的虛假和罪惡,其中對推雅推喇教會的警誡非常嚴厲(2:18-29)。 雖然推雅推喇教會被稱讚: 「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但是主耶穌基督嚴厲地指責推雅推喇教會:「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責備他們「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主)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耶穌基督期望推雅推喇教悔改, 也給了一些時間讓這婦人耶洗別可以悔改(μετανοήσῃ, 2:21a) , 可是她卻不願意悔改(μετανοῆσαι, 2:21b), 並且跟隨她的人也沒有悔改(μετανοήσουσιν, 2:22)。「悔改」(μετανοέω)這字在這兩節經文中出現了三次, 可見是一個不能妥協的期望和要求。

ἀφεῖς (容讓2:20): 這字在和合本和NIV,TNIV,ESV,NRSV等都譯為「容忍」(tolerate)的意思。Max J. Lee考慮到這個字的原意時, 認為這個譯法是選擇了一個比較弱的譯法。這字有幾個不同的意思: 1) 遣走某人, 或對某事放手;2) 撤銷, 減緩, 赦免;3) 離開, 離自;4) 留下; 5) 容讓, 放手, 容忍  (leave 52, forgive 47, suffer 14, let 8, forsake 6, let alone 6,misc 13; 146) (ἀφίημι)和合本譯作 「容讓」這一字, 應譯作"赦免"。( that you are forgiving (ἀφεῖς) the woman Jezebel). Paige Patterson認為是耶洗別犯了假預言、教訓和淫亂的罪。[T1] 而 可以事實上譯作 「寬恕」, 在這裡譯作「寬恕」可能是更為合適, 意思是: 「然而我有(一件事)敵對你,就是你寬恕(容讓)婦人耶洗別,…」(2:20a)
基督所期望的是雅推喇教會需要悔改, 和耶洗別和跟從的人等可以悔改而得寬恕, 但現在教會卻不只是容讓的妥協, 而是實際上是寬恕原諒(ἀφεῖς)耶洗別和跟隨的人, 耶穌基督責備教會:「是你寬恕(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耶洗別和跟從的人未有悔改已經寬恕。約翰的群體也曾聽過這句話: 「你們赦免(ἀφῆτε)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ἀφέωνται)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約20:23), 這裡所指的拜偶像和淫亂, 若先知婦人耶洗別和會眾只是象徵性寓意指教會在教義上偏離, 對神不忠的話, 實際上沒有耶洗別這個人, 就沒有倫理道德的罪, 那麼推雅推喇教會是偏離教義, 但我們不應用寓意的方法去理解這個耶洗別, 而事實上經文也很清楚抽述這婦人的行為和教導, 偶像崇拜和淫亂的倫理問題是很明顯的。教會這時的角色不是如祭司的容忍和寬恕,等候異端自覺回轉, 而是要作神的先知, 發出警誡的聲音。教會不應用愛心包容罪, 而忽略公義和忠信的要求。

結語:

現在香港某些基督教教會正在吹著擁抱、寬恕、包容和諧的風, 叫人忘記傷痛的過去, 悲痛的歷史, 行「相對公義」, 好「相對的憐憫」, 並要寬容地順服任何在上的政權。昔日因強權逃離海外的人叫人以基督的愛化解一切已往歷史上的怨仇, 忘記民族的傷痛; 也正如要求被強姦者寬恕施暴者一樣, 這都是把基督的福音推向一種處境倫理(Situational ethics)的極端解釋。把愛看為終極的判斷標準! 不用理會結果、過程和手段!

還記得教會歷史中潘霍華跟隨基督的執著, 對教會團契盟約關係的重視。 同時還有巴特的雄辯, 關注教會的教義和神學、聖經解釋和真理在文化中的角色、要求講道者的心態和應傳講什麼信息, 帶來教會改革。近代的盧雲在自己寫作In Memoriam (中譯:念別了母親,基道) 一書, (本是思念母親去世和反省基督的作品) 他在憶念母親離世時, 講到基督教的信仰是教會不斷回想基督十字架的苦難。基督教的受苦節和經常的擘餅聚會, 是叫教會不要忘記十字架苦難和過去, 因為只有憶記過去才會有今日教會的謙卑和真實; 只有回想十字架, 教會才能再次被提醒自己的本源面貌和她的使命, 若有一天教會忘記了基督十字架和它的含意, 教會就是己經失落了福音的真義, 只有記念受苦和死亡的耶穌, 教會才能真正認識復活的主基督。


 [T1] Paige Patterson, Revelation, The American Commentary, B & H Publishing Group, 2012. pp.115-116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寬恕可以是一種罪

  1. Ben Yip 說:

    Even worse, churches that “正在吹著擁抱、寬恕、包容和諧的風" and “而忽略公義和忠信的要求", on the other they are very keen on “不應用愛心包容罪" to handle homosexuality issue.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