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教導要 “凡物公用”?

offerings-1339616510

聖經教導要 “凡物公用”?

重視歷史的路加在五旬節到來時, 寫了這樣的話: 「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 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使2:44-45) 「那時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4:32); 一般我們都會理解就是凡物公用, 沒有自己的財物。

為何要凡物公用?

使徒行傳5:1-11, 有一對夫婦名亞拿尼亞和妻子撒非喇, 就因私藏財物而死 。這故事的問題, 不是只知道這對夫婦的罪和結果, 而是我們常會問的問題是: 為何要凡物公用? 為何為自己保留一些就是死罪? 這豈不是共產主義? 這豈不是強逼嗎? 為何這樣的嚴厲呢? 許多時我們都會認為這段經是使徒行傳的時期, 早期教會才實行, 正如我們今日也不用女性蒙頭才可以參與聚會, 因為我們知道這是與經文的文化背景有關。這樣, 使徒行傳5:1-11的背景又是怎樣呢? 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 但當學者發現了死海古卷, 從昆蘭群體的文獻中找到一些相關的地方, 有助解釋了這個故事的背景。近年有關死海古卷被發現、翻譯和出版, 使聖經的在解釋多了一些線索; 現在開始廣泛被接納作為聖經翻譯和解經的幫助, 死海古卷的發現無疑帶給我們在釋經上的一些亮光。

信仰群體 所實行“凡物公用”的處境

早年, 學者從死海古卷發現一些信仰群體的相同特徵, 死海古卷透露了昆蘭群體財物分享的實施, 團體規則(Rule of the Community)文獻中有幾次提及到昆蘭群體的成員, 需要把財物貢獻出來共同分享作為加入為成員的必要條件和手續, 初入團體的門徒不能參加聖餐(pure meal) 或分享會眾的財物 (1 QS 6.17), 直到一年後才成為正式成員, 初入團體所貢獻的財物會被財庫管理的記錄入那人的項目, 這些財物也不會在觀察的期間被其他會眾分享使用(1 QS 6.19-20)。一年過後成功加入這個團體的跟從者, 他的財物就會加入團體的財產中(6.22), 共同分享, 凡物公用。

根據大馬色立約文件(Damascus Covenant)在昆蘭的群體中, 他們有特定的地方存放財物, 有人管理, 而且群體成員每月要奉獻一個比例的收入, 由財政司庫管理。當時的成員也當然可能私下擁有自己的財產, 其他的文獻也有提及作在昆蘭的(愛色尼)群體是擁有私人財產的, 並且每有奉獻(Josephus, War 2:1.22; Pliny the Elder, Natural History 5:73)。 因此昆蘭群體的團體在這方面和耶路撒冷的教會的信仰群體有相似的地方, 也就是使徒行傳所描述的處境。

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欺哄危害信仰群體的生存

回到使徒行傳5:1-11, 夫婦名亞拿尼亞和妻子撒非喇, 把把田賣了, 但 「把田地的價銀私自留下幾分。」 就因私自留下要奉獻的財物而被咒詛。事實上, 這些奉獻是自願的, 加入信仰群體的奉獻也不是強迫的。彼得說出了事件的核心原因: 「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你怎麼心裏起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使5:4) 從他們名字透露, 這對夫妻並非希臘化的猶太人, 是猶太的信徒, 更應該明白他們猶太群體的信仰實踐模式, 這對夫妻的罪足以危及並破壞群體的平衡(曾思瀚, 耶穌的群體, 146-47頁)。

結語:

這個故事讓我們明白早期信仰的群體的敬虔和生活的原則。帶著私心和貪婪進入信仰的群體, 是神的靈所不容許的。最可惡的不是沒有能力的奉獻, 而是虛偽的奉獻, 欺哄神和人的虛假信仰行為。另一方面, 在基督徒的奉獻事上, 我們多會著眼在個人的層面, 容易忽略整體和群體的角度。一個群體如何管理和運用他們的財產, 足以危害這個團體的生存。同樣,今日教會若把財物私有化, 不當地使用奉獻, 把奉獻留作己用, 建立自己的王國企業, 彰顯自己的財勢, 也是就步向他們的路。這故事對昨日信仰的群體和今日的教會同樣有警誡的作用。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文釋義,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