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公義, 好憐憫!

行公義, 好憐憫!

陳茂波局長回應他人對自己疑似在個人利益與公職有衝突時, 引述自己的母校部分的校歌歌詞以表清白。 新亞書院校歌: 「艱險我奮進, 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 趁青春結伴向前行。」這校歌的背景很有意思:「新亞的創立,就是中國近代亂離歷史的反映。由錢穆、唐君毅、張丕介等大學者南逃香港,矢志不移地要在香港這片小土地上以弘揚儒家思想、承傳中國文化為大任,抵抗破壞中國傳統的共產思想,在新中國成立後,其艱難及壓力可想而知。事實上,當時的港英政府亦曾為此感到頭痛,尤其新亞在政治上的反共親台,令港英政府也備受壓力[T1] 。」今日從新亞出來的學子是否知道這首校歌當日的背景和理想呢?

而在基督教的圈子中, 我見有些信徒也許把聖經常掛在口邊, 卻不明聖經說話的背景和要求。 最常人濫用的例如: 「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 與神同行。」有時人為了要把自己的說話說得得體, 而且合法化自己的動機, 也會套用這句金句, 可是卻令基督徒蒙羞。

彌迦先知的用這句話: 「行公義 ,好憐憫。」背後是有一個處境的。

彌迦書6:1-2 是爭議的法庭背景, 是神控訴祂的子民。「因為耶和華要與他的百姓爭辯,與以色列爭論。」(v2) 因為他們在罪惡中生活, 他們的行徑是可恥的。其中的指責例如「禍哉!那些在牀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2 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彌2:1-2)等。

錯用經文作「替又行道, 警惡懲奸。」

今日有基督徒把「行公義 ,好憐憫。」這句話變成「替又行道, 警惡懲奸。」的口號, 有人把這句話做成橫額來遊行, 外人看不出抗議者的真正要抗議故事內容是什麼, 似乎以更高道德(或宗教)的意識形態來討伐他人。濫用行公義,好憐憫,作為自圓其說的問題, 更遭殃的是以宗教的義和價值觀去欺壓他人, 這又算什麼公義呢? 是十字軍東征的奉基督的名征討他人嗎? 是文革毛語錄吶喊? 或是為神上路的自瘧的受迫害者口號? 那些打著自己是公義, 又說是替天行道的, 在基督教當中和信徒裡面的例子不少。

 自我反省先於叫別人反省 

第三節開始是一個質問: 「我(神)向你了甚麼?」。

講(要求)公義之前, 自我反省是首要的條件啊! 跟著, 神叫他們回想神如何拯救以色列, 在經歷中神如何在信仰的歷程中向以色列人顯示祂是公義的神和祂的作公義 (6:4-5) 。而以色列所行不公義的事, 是不公平的升斗, 就是商業中詐騙行為, 對弱小不公義的欺壓, 富戶的以謊言作為強暴工具, 一般的人也只能以謊語和詭詐作為成為生存之道, 這就是神要審判的原因(6:9-13), 但以色列卻以為自己在獻祭的禮儀沒有什麼過失, 已經做了當做的贖罪祭, 還不夠嗎? 但神反駁他們的錯誤, 神是拒絕以貴重禮物或獻祭(8:6-7)作為親近神和贖罪的方法! 祂與祂子民之間的立約是要求以色列要實踐公義和正直(6:8)。

正直是公義和愛的要求

愛的實踐關聯於公義 (the practice of “hesed” is closely related to “mispat”), 兩者都關於被壓迫者得著自由, 強者幫助弱者。公義是著重行動, 愛是行動背後態度的描述。「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謙卑地與你的上帝同行。(直譯)」”謙卑地” (צָנַע Humbly)的意思是應解釋為 “謹慎小心地” (Circumspectly), 而重要的是與神同行 “to walk wisely with your God” (Bruce Waltke, Micah, P.394 )。有與神同行, 就是把公義建基於神的話, 而不是所謂 “相對的公義", Ralphl Smith 認為一種對神信靠的崇拜生活( WBC,p.51)。"正直"是的[T2] 意思並不是指聖潔, 道德上沒有瑕疵, 而是表裡一致, 頭尾相合, 前後一致, 做人若不是前後一致的, 就是詭詐, 就是謊言。

 

後話:

我接受有缺點的朋友; 老牧者靈意解經的鼓勵; 靈恩派敬虔追求的心, 但我不能接受一些自稱基督徒而前後不一致, 誠信有問題的人作為朋友, 這不是愛心和態度的問題, 是誠信和品格出了問題。我見有些信徒, 就是一嘴很熱心的話, 在網上或群組、表現公義, 實則小題大做, 只是追求粉絲的追捧, 不是真正“打老虎”的人, 只是自以為義,  用行公義好憐憫門面騙人, 又滿口仁義道德, 如果以行公義好憐憫去批評他人、批評教會, 自己個人和教會的生活一榻糊塗,  欺壓他人, 這樣與耶穌時代的偽善沒有分別; 有些跑了去讀神學, 目的是回來想自己有話事權, 或走上位做名牧之路, 然後亂嗡一通! 做政商界的人, 打著行公義好憐憫的口號來使人信任, 其實只是欺騙的技倆, 如果打著這個旗號到處招搖撞騙, 和那些賣假藥和風水看相的術士又有什麼分別呢? 我接受不了有動機行騙的所謂壞鬼基督徒。

有一天, 我若在街上見到拿著橫額的群眾: 「行公義 ,好憐憫」的遊行,又或「愛同志, 不犯罪」。我寧願跟從別的群體, 與他們在一起, 因為他們的橫額寫著: 「耶穌基督, 神的兒子, 憐憫我這個罪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八世紀先知彌迦書的社會處境, 可參與此文: https://pastorkennyblog.wordpress.com/2012/12/17/%e4%bb%a5%e8%b3%bd%e4%ba%9e%e6%9b%b8%e7%9a%84%e7%a4%be%e6%9c%83%e8%99%95%e5%a2%83%e7%9a%84%e4%b8%80%e4%ba%9b%e5%8f%8d%e7%9c%81/

 [T2]在古代近東的文化中公義(mispat),是指司法上的公正(公義);烏加列文(Ugar)是指合法,合理(“legitimate” eg. Spouse, king etc.) ;在敘事中用人時,字義是指 “公義的"或 “行為正直的”,如 “挪亞是個義人”(創6:9),  “你們都是公義的” (王下10:9)。抽象用法是合理, 正確之意 “還能 [辨理] (right) 訴冤麼”(撒下21:6) ,  從王而來的公正, “又向眾民秉公行義” (David executed judgment and justice unto all his people.) (撒下8:15); 與律法有密切的關係, 遵行妥拉 (律法書), 就是追求公義, “你要追求至公、至義、 好叫 你存活(Let righteousness be your guide, so that you may have life[bbe])"(申16:20;實際上是信仰生活行為)。公義和正直(sedeq)有密切關係(詩36:5-6)。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約討論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