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與早期猶太經典申命記

保羅如何使用申命記在他的書信中。有一段時間, 有人認為要認識保羅就就要認識保羅的在希羅文化下所影響的思想, 然一方面保羅猶太的背景, 往往被人忽略, 我們要更了解保羅的書信, 就要了解保羅怎樣使用猶太律法核心–申命記, 保羅如何受申命記的影響, 這也是他的成長和宗教信仰上的薰陶, 並且藉此角度所給我們對他的書信有更正確的詮釋。

在第二聖殿時期的申命記是怎樣的模樣呢? 希伯來思想是具體的, 而希臘的思想是抽象, 在翻譯的譯本來說, 申命記在當時被翻譯為希臘文後有了改變, 成為申命記另一些版本。保羅所用的申命記某程度上是有不同的版本, 例如從猶太沙漠所發現的死海古卷, 馬鎖拉抄本, 七十士譯本和撒馬利亞抄本等, 讓我們看到在多個不同的版本是有經文上有很大的差異, 申命記事實上在各文獻流傳中, 被抄寫、註釋和翻譯, 也影響著新約的形成和解釋。

 保羅的倫理基礎來自十誡

在羅馬書有二次引用十誡, 兩次都討論律法的模式的功能(paradigmatic function), 羅馬書13:9,『像那「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婪」,或有別的誡命,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申命記5:17-19, 21a) , 其中減省和選取主要的經文, 不像以弗所書6:2, 相近地引用出埃及記20:12 「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保羅也引用了十誡解釋罪的定義(羅7:7), 肯定了律法的好處和地位 (羅7:12), 但也同表示律法的限制, 律法用處在於能辨別出罪, 人性死在罪惡過犯中, 而相信耶穌是主, 藉著聖靈祂真正成就了律法(羅8:1-4)。經理解保羅以申命記來修正利未記對律法的看法。(參:加拉太書3:10-14, 羅10:5-8)

保羅認為哥林多教會有風化事件的例子

保羅判斷的基礎是來自申命記, 要將罪從他們中間除去。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1 1 講到教會中 “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 保羅的道德判斷是來的申命記27:20 「『與繼母行淫的,必受咒詛!因為掀開他父親的衣襟。』另外, 申命記22:30 「人不可娶繼母為妻,不可掀開他父親的衣襟。」 利未記20:11  「與繼母行淫的,就是羞辱了他父親,總要把他們二人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是要申命記的中心思想。

保羅四次講到或在意思上提及到“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 “交給撒但” “應當把舊酵除淨”  (林前5:2,4-5, 7,13), 這個觀念是與申命記的講法是一致 (參申19:19,21:21,22:21) 這個觀念如執行死刑一樣 (申13:5,6,19:13,21:9; 22: 23:24), 就是逐出群體, 這樣和當時的一些猶太群體, 如昆蘭群體相似。

結語: 

申命記是五經核心, 身為猶太人的保羅以申命記作為倫理的指導這是合情合理的事, 保羅從沒有放棄以五經為中心的信仰生活, 他雖然為羅馬公民, 生在希羅的文化處境, 他書信的格式和修辭都表達出希羅的文化, 然而他的理念和信仰本與是猶太文化有深厚的淵源。

參考書: David Lincicum, Paul and the Early Jewish Encounter with Deuteronomy, Baker Academic, 2010.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