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聖經原文單字常見的謬誤

研究聖經原文單字常見的謬誤

有人說聖經的單字是整幅拼圖的每一個小塊, 你必須暸解某一些特定和重要的, 如小圖片般的字眼, 才能明白整幅圖畫。字詞給我們文化、歷史、性別、行動等等, 研究字詞對我釋經會有很大的幫助。學者Gordon Fee 認為研究單事的目的是: 「試圖精確地暸解作者在這段上下文中使用這個單字的原意。」但我們在使用不同的詮釋工具(例如原文字典等)之前, 不單要了解研究字義的步驟, 也要留意其中的謬誤和陷阱。除了Gordon Fee的新約解經手冊是一般人所熟悉之外, 這方面的作者有J. Scott Duvall and J. Daniel Hays, Grant R. Osborne, Craig L. Blomberg, Douglas Stuart, 曾思瀚等, 他們教導釋經的書都值得參考。

(一)單用英文和中文 的謬誤(English/Chinese-only Fallacy)
我們知道聖經的原文主要是希臘文或希伯來文, 經過翻譯後, 出現有不同的版本和國家的語言, 這個過程是有一定流失或不能完全把文字本身的多元性意義表達出來, 若是只用英文或中英文幾個版本作為單字的研究, 而沒有理會原來的希臘文或希伯來文, 結果就是不可靠或誤導。英文 “fear” 一字, 可以是"敬畏", 也可以是"恐懼"。也聽聞有人把中文字拆的方式去解釋一家八口所拼成的 “船”字, “義”字就是羔羊在我的上面等。另一類是用英文或中文串珠(concordances)搜尋相同字辭, 稱為 “以經解經”的方式, 來發掘字詞的含意, 這都令人啼笑皆非!

(二)字根謬誤 (Root Fallacy)
從聖經原文的相同字根, 就是從字的部分與其他字主幹作比較而作出解釋, 若在切上下文的情況下, 這是合理的, 但另不然, 就會離開了作者的原意。 例子就如Butterfly和Pineapple 的字根不是Butter 和Pine, 在原文字義研究上, 最易犯上的錯誤是以為字根就是代表了某個含意, 若不理會上下文, 又或這個字本身獨特的字源, 這種以字根去解釋的方法, 很可能是錯誤的。

(三)時間差異的謬誤 (Time-Frame/ Anachronistic Fallacy, )
這一種謬誤是一種 anachronism (時序錯亂) 情況就例如希臘文 dunamis 一字 (參, 使1:8), 本是解作 「權勢, 能力等」但卻被人認為是「炸藥或爆炸力」。其實英文dynamite (炸藥)這個字, 是幾個世紀之後才發展出來。

(四)過度引申的謬誤 (Overload Fallacy)
Craig L. Blomberg稱這種謬誤是“不合理的完全轉移” (illegitimate totality transfer, p.139)多數字有多重的意義, 例子如英文字的 spring 可以是春天、水源等意思。這時根據上下文的意思, 若是應解作 “春天”, 這也只能有一個的含意罷, 不能同時解作同時是 “春天”和“水源”或多個其他, 又或 “春天”以外的意思。

(五)字數頻率的謬誤(Word Count Fallacy)
在考慮原文字義的時間, 有時某字出現的次數和在聖經的某範圍(如保羅書信), 我們會認為出現頻率最多的用法, 就是最好的解釋, 這就會忽略了上下文, 作者想要用這字表達的意思, 也就會曲解作者的含意。所以, 有時字的意義可以有新的用法或偏向較常少用的用法。

(六)字意概念的謬誤 (Word-concept Fallacy)
有些時候, 字的本身不能給我恰當的解釋, 舊約中, 神 “後悔”一字的理解, 另外就如 新約中 “教會” (ekklesia)一字, 在字義上沒有給我們很多的理解 “教會”是甚麼, 所以我們必須延伸研讀相關的概念, 語源學(etymology)或當時的文化和處境來暸解作者稱信徒群體為 “教會” 的含意。

(七)偏擇證據的謬誤 (Selective-Evidence Fallacy)
在理解字義的解釋時, 若不理會所得到的證據, 又或以自己先設的立場作為選擇, 就是選擇偏向自己觀點或神學立場, 就是讀入了自己的主觀想法, 而忽視字義客觀的解釋和作者使用這字的處境(context), 這就造成扭曲聖經以迎合自己論點的謬誤了。Grant R. Osborne 認為若我們對字義研究的目的是為了追蹤在一個單字或片語的背後的神學, 這就不能重現作者的思想和整個對聖經的教導, 就如討論"屬靈的範圍", 而只談"pneuma"一字,  就是充滿危險的 (p.119)。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字裡行間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則回應給 研究聖經原文單字常見的謬誤

  1. Makarios Xu 說:

    很好的文章!
    可是引用的書(如 Blomberg, Osborne)只有作者和頁數,但沒有書名?

  2. Henry Chan , 已在你的FB, 送出資料給你.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