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卻又是施恩的神

John_Martin_-_Sodom_and_Gomorrah 公義卻又是施恩的神 創世記18章

創世記18章,讓我們看到神是一位守約施慈愛的神,在創世記的故事中, 神施恩給人基本上不是因為人的信心或行為,而是祂對以色列和子孫所立的約。對於不能有後嗣的亞伯拉罕來說,以撒的出生是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神稱亞伯拉罕所立的約成多國之父[4] (17:1-8),「到明年這時候,我必要回到你這裏,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18:10)

要求行公義的人公義嗎

亞伯拉罕近前來,說:「你真的要把義人和惡人(都)一起剿滅嗎?….。亞伯拉罕說:「求我主不要動怒,我再說這一次,假若在那裡找到十個呢?」祂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施行毀滅。」

上帝要毀滅所多瑪與蛾摩拉,因為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住在所多瑪城,亞伯拉罕因此為所多瑪祈求;可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亞伯拉罕曾親自率眾救過這城(創14),他對這城有感情。他現在幾乎是以挑戰的態度質疑神的公正性,並且堅定地為城裡得救的人辯護(22-25),亞伯拉罕要求公正的審判,問題是他真的相信城裡的義人不少嗎?使我們想像到他認是為神的子民/義人不應該與惡人一起滅亡。偽經斐羅 (Pseudo-Philo),對於亞伯拉罕代求的心態有不同的理解,認為他的公義是出於厭惡罪惡,常常要神公義地對待惡人,滅絕惡人,這些質問是要逼使神施行公義的審判[1]。 從另一角度,敬虔的隱居昆蘭群體所保存的文獻資料,學者認為對這段經文的理解,要把亞伯拉罕放在整個經文,其他的經文來幫助詮釋;從整個創世記的敘事來說,亞伯拉罕的性情不是一個常要求神懲治罪人的人,而亞伯拉罕也不見得是公義的人,也有說謊等等品格上的缺失。他的形象被猶太主流塑造成為教導他人的模範。[2] 但明顯亞伯拉罕是想到他的侄兒羅得和親人的安全,這樣亞伯拉罕又是否很公義呢?要求行公義的人公義嗎?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羅得和女兒等是義人嗎?從創世記第十三章記載漸漸富有起來,並移至迦南的南地居往。過著遊牧的生活的亞伯拉罕和羅得擁有很多牲畜,以致當地無法容納他們,他們的牧人經常發生衝突,羅得提出分開各自發展,他選擇了靠近所多瑪與蛾摩拉一帶的不原,亞伯蘭則住在迦南地。從這裡來看,羅得選擇了富庶的地方,對族長的亞伯拉罕來說,這侄兒並不尊敬和有厚度。其次羅得的個人生活和行為沒有什麼特出的地方,並且記載了他最後移居到所多瑪的罪惡之城,有生活生式和那裡的人生活認同的含意。在後來災難來時,被救在逃亡中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自己所有的一切時,就變成了一根鹽柱;後來,羅得的女兒竟然勾引他也認為羅得不是什麼義人之類,當然羅得的女兒等人也不見得有很好的道德觀念 [3]

亞伯拉罕對神的要求公義的心意是很明白的,祂要除去罪惡,求神施恩,留下餘種,認為在城中可能有義人,只要有十個義人就能保住所多瑪,他的親人羅得和家人就不用一同滅亡,可惜的是這城連十個義人都沒有。這就如約伯智慧的說話:「我真知道是這樣。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伯9:2)ֹ保羅也說『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3:10)』羅得和家人得著拯救是有恩惠和慈愛的耶和華聽了亞伯拉罕懇求,從而施恩拯救了羅得的一家。

豈可瞞着的期望和要求呢?

耶和華說:「我所要做的事豈可瞞着亞伯拉罕呢? 18 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 我眷顧他,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秉公行義,使我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成就了。」

上帝對亞伯拉罕預言所多瑪將受審判一事,為何不直行事而要讓亞伯拉罕知道和代求?在言談中,兩位使者已前行往所多瑪要行毀滅的任務,但似乎神仍站在那裡,給亞伯拉罕代求的機會。經文記錄了「二人轉身離開那裏,向所多瑪去,但亞伯拉罕仍舊站在耶和華面前。」(18:22) 這個情節很有意思。經文後半部原本意思可能是「但耶和華仍舊站在摩西的面前。」[5]。從第十八章亞伯拉罕接待天使和後來他和神討價還價的敘事中,我們不難發現中間的一個插敘成為兩個故事橋樑,也是這故事的核心思想:耶和華是要亞伯拉罕認識祂是公義的主,並且要他「吩咐他的子孫行在公義的道上」(18:19),以承受神向他和他的子孫所應許的祝福。

亞伯拉罕也沒有向神說:「主啊!我很有信心的,所以請你幫我做這個。」拯救完全是神施恩,答應允他的請求,沒有毀滅所有的人。神對亞伯拉罕的約是無條件的,但是他和他的後裔今生若要承受上帝的福氣,得著地土,就須要行公義的道路上。面對有恩典和憐憫的神,我們只會求神施恩,而忽視行公義,好憐憫的生活呢?我們是亞伯拉罕的真子孫嗎?(加3:7)


[1] Daniel M. Gurtner (Edited), This World and The World to Come: Soteriology in Early Judaism, Bloomsbury T &T Clark, 2013, pp.57-58, “Pseudo-Philo does not emphasize his deeds. In fact, Abraham’s deeds are hardly mentioned. …but his active obedience remains subsidiary…The only explicit reference to Abraham’s moral character comes in the prediction of his birth where he is described as moral character comes in the prediction of his birth where he is described as ‘perfect and blameless’(4:11).” (Pseudo-Philo, early Jewish work extant in Latin, probably  written  originally in Hebrew and emanating from Palestine. It was attributed to Philo (c.20 B.C.-A.D. 50) because it  circulated with his writings. The work is an imaginative re-telling of biblical narratives found in Genesis, Exodus, Numbers, Deuteronomy, Joshua, Judges, and First Samuel, but also preserving traditions not found in other writings of the period.)
[2] Gerbern Oegema, Apocalyptic Interpretation of the Bible, Bloomsbury T&T Clark, 2012. Oegema認為從DSS的資料估計,創世記第十八章被重述,我們要由其他的經文協助我們詮釋。‘In Column III, 1-6, the story  about  Sodom  and  Gomorrah is retold; except for Gen. 18:31-32…This means that, here again, we are dealing  which an interpretation  of parts from the book of Genesis with the help of the other biblical verses, although the actu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quoted verses has not been handed down.” (p.48)
[3]  John Goldingay, Old Testament Theology, Vol. 1 Israel’s life, IVP, 2009. p.268.
[4]    “亞伯拉罕”這個名字是由希伯來文 ”父” 和 “多國/人民”    組成, 神稱 “亞伯蘭” 的名為 “多國之父” 這也就是表明了這個約應許的內容.
[5] Emanuel Tov, Textual Criticism of the Hebrew Bible (Third Edition Revised & Expanded), Fortress Press, 2012:  “While Abraham remained standing before the LORD,” (Gen. 18:22 M+) …It is unlikely that the original text  would have read “while the LORD remained standing before Abraham,” as implied by Gen. Rab. and the Masorah. P.61. 亦參DSS原典: Eugene Ulrich (Edited by), The Biblical Qumarn Scrolls: Transcriptions and Textual Variants, Volume 1: Genesis=Kings, BRILL, 2013, p.9. : 8QGen., frgs.2-3.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約討論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