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opled Nature of Interpretation 反省

A Clip of Jeannine Brown’s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Hermeneutics

剛看完Jeannine Brown的短片, 引發了一些思想, 也提醒自己有一些書還未閱讀, 有一些理論還未有時間參考。

Jeannine Brown 在短本中留言:A fun introduction to biblical hermeneutics (really). 她對釋經上較重視傳遞方面, 也對一些與釋經上有關的理論都會討論, 帶來讀書很多反省。

在一些討論中, 我聽到一些信徒都會常會問人: “聖經作者的原意是什麼先?" 其實這個問題並不是釋經的最終結果, 作者原意也只是我們認識意思(meaning)的其中一個部分, 簡單來說對我們又是什麼的意義(significance)呢? 意思並不是等同意義。換個比喻說, 你知道了某件歷史事件, 例如甲午戰爭、馬關條約和一些書信等內容, 明白了這件事件的內容, 明白作者記錄的原意和目的, 但對我們今日有何意義。我們讀歷史的人, 會分析事件發生的原因, 描述發生的過程和其中對後世的影響。

今日的聖經詮釋不可不帶著已有的知識(pre-knowledge)來詮釋, 一些前設是無可避免, 例如神的存在, 聖經是對今日的人說話等。解經的人會受到我們的改革宗神學、加爾文神學等影響, 其次教會宗派和傳統規模, 例如浸信會不用 “洗禮” 和 “聖餐” 的字眼, 甚至只用 “浸” 字版的聖經, 這就是宗派傳統已經解釋了內容 (註: 筆者並不認為宗派傳統一定有錯或偏差)。

今日的聖經詮釋由作者寫作目的/意圖考慮經文的意,  到運用 “Relevance Theory"、"Speech-act Theory” 理論了解經文所指涉的, 進而到非作者寫作的目的/意圖(unintentional meaning)的考慮, 因為聖經的作者是聖靈,  聖經是神所默示的, 文本的開放和與讀者處境的互動, 也成為考慮的重要一部分, 這使我們在釋經上有更全面和多方面的考慮。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文釋義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