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以色列人對復活觀念

古以色列人對復活觀念

「天啟思想」(Apocalypticism)一般指末後時間被揭開隱藏的預言,天啟思想的幾個重要特徵可從哈佛大學的 Paul D. Hanson 所提出的定義來看, 他認為天啟是一種意像的思想體系, 天啟文學的作者基於一種特別的「末世觀」( eschatological  perspective  )描寫另一個世界與現在於主流世界象徵世界(  symbolic universe )的對立。除意識型態或世界觀外, 天啟思想是用來表達在苦難中的盼望,群體持守著所信的, 等候立時將至的拯救與解脫,這種思想也會轉化成一種意識型態,從而實踐社會、政治的運動或信仰的更新。

復活天啟觀念

但以理書12:2-3 是希伯來聖經中比較清楚講及有關復活的經文。一般來說, 古以色列人認為人死後會到陰間 (Sheol), 在那裡基本上連讚美主也不可以。

希伯來聖經有兩個基本的信念:

第一, 在詩篇可以找到是在神面前不會斷絕的福樂 (詩73:23-26等), 雅歌8:6 詩歌的強烈感情表達, 某程度反映 “不死” (immortality), 或從苦惱中得著拯救思想。簡言之, “不死”在古以色列人之中, 並不陌生。

第二, 復活是指關乎以色列民族的復興 (restoration), 最明顯例子是以西結書第37章和何西亞書6:2的描述, 作者似乎是講以色列民族不是死亡而是受傷害, 被挫折。然而, 在以賽亞書26:19, 19 「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啊,要醒起歌唱!因你的甘露好像菜蔬上的甘露,地也要交出死人來。」這經文常被認為是在以色列民族復興的處境中個人復活的盼望, 但與以西結37章一樣, 也可能同樣只解釋為在被擄中的以色列如死人一樣, 她的復活也就是指這民族的復興。

有關的猶太文獻

隨著後來以諾書亞蘭殘篇文件在1976出版, 但以理不再是最早預言在末後死人會受審判的觀念, 因為這些文件更早於但以理書而寫成, 以諾一書22講及死人靈魂都在住處等候著末後的審判等等。大概, 但以理書作者很熟識以諾的傳統, 也知道猶太以外其他文化已發展的死後有生命的觀念。在猶太思想中, 但以理書和以諾書的死後審判和復活觀念, 是天啟文學的標記(a trademark of apocalyptic literature)。而禧年書 (Book of Jubilees)也如以諾書一樣, 同樣提及到死後, 義人必得到祝福和獎賞。另一方面對於昆蘭群體來, 昆蘭人肯定有但以理和以諾書的認識, 並在他們的文獻得到確定。在 “復活”(4Q521)和以西結偽經(4Q385-388), 描寫一大群人起來說讚美耶和華, 但也不能肯定是民族的復興或是個人的復活。

然而, 死人復活的觀念在昆蘭團體規條1QS2卻比較清楚和肯定: 屬神的和屬“比列”的(Belial)。1QS4:7-8 講及永恆的祝福和喜樂永無止境。1QS4:13 提及在永恆中的永榮耀的冠冕和禮服和審判的在黑暗地被火所折磨。其次在讚美詩(Hodayot) 也有近似希伯來聖經詩篇的描述, 以色列這個群體在被擄時與天使的敬拜, 有關復活的敘述有, 1QH3, 1QH4, 1QH11等。

總括而言

復活的觀念在一世紀時, 它普遍出現在猶太的思想, 其他當然有馬加比二書, 巴錄二書, 所羅門詩篇, 以斯拉四書等等, 在身體復活上各有不同著眼點, 馬加比作者的想法是由無到有(ex nihilo); 禧年書作者認復活是由義人的骸骨中復活; 以斯拉四書, 特別是巴錄二書卻假設地上的身體會轉變, 轉變成為如天上的星和天使的狀態。4Q521講及到彌賽亞(這個彌賽亞不一定與新約的理解有關),神賜給死去的肉身起來的新世代。新約作者卻認定耶穌是復活的彌賽亞。

參考: John J. Collins, A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Daniel (Hermeneia), 1993, Augsburg Fortress: Excursus: On Resurrection, 395-398.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約討論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