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 建構保羅:一卷書信的傳記 (Framing Paul: An Epistolary Biography )

framingPaul書介:Framing Paul: An Epistolary Biography Paperback –(Eerdmans) November 26, 2014

by Douglas A. Campbell(Author)

尋找歷史的保羅,建構保羅?

保羅對要求哥林多姊妹要蒙頭、提摩太前書訓誡不容許女人教導人,管轄男人;對羅馬教會要求順服掌權者等等,都是許多人討論的問題,究竟保羅所要說的是什麼呢?我們如何能明白保羅的教導?聖經的教導如何實踐在今日的處境中?

<建構保羅:一卷書信的傳記>(Framing Paul: An Epistolary Biography) 這一本書是由著名學者 Douglas A. Campbell所寫的。

Campbell 所討論的是一般人把保羅的書信看為一個整體,對於先後的書信的神學和教導不會有何影響,傾向規範的教義的系統性。Campbell 引用J. C. Beker 所講的兩個觀念: “contingency” 和 “coherence”(筆者暫譯:偶發性、一致性)。一般學者都會以為保羅的書信教導有一致性,但卻忽略它們的偶發性。意思就是保羅有一套系統性的思想教導,在所有寫作書信出都是顯出他教導的一致性。而Heikki Raisanen 則認為保羅的教導是即時引事件和處境引發,與其他書信不一定,也不需有一致性的教導。而E. P. Senders 則在前兩者之間。

著名的學者Lindbeck 所提及的三個神學的概念:第一個是命題性的(strictly propositional),第二個是經驗表達性的(experiential-expressive),第三個是語言文化性的(cultural-lighuistic)。 Campbell 認為第三個神學概念的進路,已經久被人遺忘了。Campbell 所探的路線也是兩者偶發性和一致性之間,Campbell所思想的是更進一步是保羅的神學思想的發展,最早的帖撒羅尼迦書信寫作後,相差約十年,保羅寫最後的一封羅馬書,這個過程,保羅對於不同的處境和不同教會所發生的種種問題,作出了回應,這些教導是很有處境性和包含文化的原素,所以在解釋保羅的書信同樣會出現有因著歷史事序錯誤而帶來解釋的錯誤。所以建構歷史保羅的時序是重,從這個框架讀入保羅思想和教導的發展,又或在不同時機和處境的教導,這種觀念有助我們了解保羅的多樣性(diversity),而對文本抽離處境和文化的讀入。

著名的Gerd Luedemann (Paul, Apostle to the Gentiles: Studies in Chronology, Fortress, 1980)曾以使徒行傳的敘事作為線索重構保羅,Campbell 則以較長和有系統的哥林多書信和羅馬書作為骨幹,建構歷史保羅,Campbell 認為使徒行傳的資料有助建構保羅,然而,Campbell 認為這個架構其實反成為使徒行傳理解的幫助。”This frame will be supplemented in due course by a consideration of the evidence in Acts. But although it will be greatly enriched by that evidence and the value of a great deal of the material in ‘Acts will in turn be strikingly affirmed, it is unlikely that he frame itself will be changed fundamentally by data from Acts…” (p.410)

作者有神學的洞察力,提出啟發性的討論,並把保羅書信逐一檢視,把保羅立體地呈現,情見乎辭,再不是教條的詮釋,正如這書的書名:一卷書信的傳記(An Epistolary Biography)對日後保羅和他的教導的討論,不能忽視。值得推薦!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