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鑑別(textual criticism)的故事

經文鑑別(textual criticism)的故事

Phi 2_11         早期的希臘文抄本(manuscripts)多是蒲草紙, 書寫上沒有明顯分段和標點符號, 字與字沒間有空格, 所以會出現 “路不通行不得在此小便” 的笑話; 並且早期都是大楷書體的希臘文書寫, 例如 GODISNOWHERE, 就有兩個解釋 God is no where 或 God is now here! 另外在翻譯上有不同的取捨, 例如 They “fear” God 是翻譯作: 他們敬畏神, 或是: 他們懼怕神, 這是有一點分別的。

何要做經文評鑑?

Neal Windham認為以希臘文釋經作為成功的解經方法有五個主要的方面: 經文鑑別(textual criticism)、句型(morphology)、字義研究(word study)、文句(syntax)和敘述(discourse)。

從這個五方面的型式, 以經文鑑別(textual criticism)為最首要的基石, 是從不同的手抄本中來決定最接近的原讀本 (original reading ), 也就是作者的原意。

現在我們手上的新約聖經是來自不同抄本、譯本、禮文, 當中有抄寫上的增加、刪除、改換等的少差別。經文鑑別有點像是猜謎語或拼圖一樣, 嘗試從手上有的資料找出原來讀本的面貌; 也可以像一幅畫, 看你用手上的資料如何去解釋原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當然, 大體上不會有大教義上的分別, 分別可能只是細微的解釋的地方。經文鑑別像藝術一樣, 考量不同版本文獻的異文、 作者的用字、風格等作出考慮, 找出最接近原本的讀法。

經文鑑別的基本工具

聯合聖經公會《希臘文新約聖經》(UBS: United Bible Societies) , 另一個版本是奈瑟.阿蘭德的 《希臘文新約》(NA : Nestle-Aland)。兩本希臘文新約經文是一樣的, 只是Aparautus (footnotes)不同.。UBS是編輯委會在異文(Variants)中的選擇, 並定一些選擇的可靠性, 由可信程度到可接受的程度, 分A、B、C、D級, 並提供一些沒有列入考慮的異文, 意思就是做了選擇上詮釋的考慮, 由於異文少, 你可以自己重新考慮再選擇的也就少了 (以UBS 3版比較 NA 26版為例); Nestle-Aland 版異文較多, 約多五倍, NA 提供一些符號, 給你知道是增加、刪除、改換等等, 由於較多的異文, 適合學者和勤奮學生作翻譯和評鑑上使用, 因為可以有更多選擇的考慮, (不過UBS5 新版最近出了, 筆者手上沒有, 可能他們有更多改善) 。 由於兩個新約聖經版本的Aparauthus各有其特色, 當然一齊使用作為經文評鑑是最佳了。

有人說要忠於原文, 是那一個版本原文呢?

因為我們沒有最初的原文讀本, 但我們現在有的新約聖經是來自大約8400個抄本, 二千多異文所合成的被本。第一本希臘文聖經是1514年在西班牙出版, 1522年才發行, 同時在鹿特丹的文學者伊拉姆斯(Erasmus)在瑞士出版了《伊拉姆斯的新約聖經》(約在1516), 一年後馬丁路改教開始, 把新約聖經翻譯為德文. 其後出現丁道爾 (Tyndale) 的翻譯和發展成英皇欽定本(King James Version, 1611) , 大約到1633年, 新約聖經的《伊拉姆斯的新約聖經》 修定和填補啟示遺失的部分, 出版序言因有"被接納的經文"(TR: Textus Receptus)字眼, 版本就定了型, 一直到《英文修定版新約聖經》(English Revised Version, 1881)出版才有不同的新約聖經譯本。 所以, 基本上, 早於1514 年前的新約經文是有不同異文的, 直到今天UBS 出了五版修訂, NA出了28版修訂, 都是因為不斷有新的文獻發現和經文評鑑學與理論不斷發展。所以, 有人說他引用的經文是忠於原文, 那你可以問他: 是八千個不完整和有遺漏誤抄的那一個抄本呢? (是抄本, 不是原稿!)

結語

學者仍在不斷討論不同異文, 嘗試從不同的見證文獻(witness)尋找原讀本, 考量作者的原意, 思想文本的世界和背景。 學者告訴我們, 從這些異文中告訴我們不同的故事, 就是初期基督徒他們的爭扎:猶太人與外邦人的緊張關係; 婦女的家庭生活和她們在教會的領袖角色; 耶穌的神 / 人兩性; 教會禮文標準化的進程; 和社會與性等等的事情。(The textual variants have stories to tell about the problems the first Christians wrestled with: tensions between Jews and Gentiles; women in family life and church leadership; the divine/ human nature of Jesus; the standardization of liturgical texts; social and sexual issues; and others)。有些人接觸了經文評鑑學就愛上它, 用一生的運氣來回報, 但有些人卻在接觸過後就遠遠避開。 但到了今日的年代, 經文評鑑學的書籍、工具也多了, 許多古老抄本在網上也可以找到, 進入經文評鑑領域已經不是一件很難的事了。

參考書目:

Neal Windham, New Testament Greek for Preachers and Teachers: Five areas of application,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91.

David Alan Black, New Testament Textual Criticism, Baker Academic, 1994.

Robert F Hull Jr., The Story of the New Testament Text, SBL, 2010.

Bruce Manning Metzger, A Textual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Hendrickson Publishers Inc (2 Revised edition), 2007.

*Photo copied from : http://digi.vatlib.it/view/MSS_Vat.gr.1209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其他,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