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福音21:15-19的語意解釋

SHEEP_b

約翰福音21:15-19語意的解釋

大約三十年前, 筆者常聽到以約翰福音21:15-19經文的講道, 當中多是以希臘文的不同字義作為解釋而引伸出來的信息。就是耶穌三次以不同“愛” (αγαπας , φιλω)問彼得 :「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21:15,16,17), 而彼得也以不同的 “愛” (αγαπας , φιλω) 回應耶穌:「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你知道我愛你。」(21:15,16,17), 然後耶穌就彼得三次的吩咐: 「你餵養(牧養)我的(小)羊。」(21:15,16,17)

最近的十多年來, 筆者常聽到以約翰福音21:15-19經文的講道, 當中多是認為這幾節經文中的以希臘文的不同用字意思是可以互換, 換句話說, 其實就是意思一樣, 這是因為作者約翰在約翰福音中經常把這幾個不同的 “愛” 字, 隨意地使用, 沒有特定的意思, 又或意思是可以互相可替換, “愛” 和 “友愛/喜愛” (αγαπας , φιλω) [one were translated “love" and the other “like" ]是用作相同的解釋, 所引伸出來的信息也有了一些不同。

當中有一些爭議性的問題, 這是由於在語意上的含意:

1 將所有約翰福音21:15-19的“愛” 和 “友愛/喜愛" 看為同義詞 (Synonymy), 同一個意思, 這是違反了字的意思只在處境(context)有特定的意義的原則[1]。 語意學者指出這兩個字的關係是下義詞(hyponymy)。廣泛被人認識的學者D A Carson, 他列出七個論點, 認為“愛” 和 “友愛”是同義詞, 是互相替換地使用的, 在約翰福音並沒有特定不同的意思[2]

然而, 把整卷約翰福音書的 “愛”和“友愛/喜愛” 兩個動詞看為同一意思, 就會忽視了字詞是在處境中的意義。並且許多時, 字義是在特定的處境中只有一個意思。例如有個債主同一個債仔講: 「出街小心睇路呀! 」 這個處境處若改變是一個妻子對一位正要出門的丈夫說: 「出街小心睇路呀! 」這個 “小心” 意思就不一樣。前者有恐嚇意味, 後者卻是出於關心; 可況這裡不是同一個字。

2  除了約翰福音21章這段的處境的考慮, 其次有人是把“愛”和“友愛/喜愛” (αγαπας , φιλω) 這兩個字看為同義詞, 其實這是不恰當的。討論同義詞的學者R. C. Trench 也堅稱這兩個字完全不相同。另外, 從字詞典的(lexical)解釋來說這兩個字也不是隨便互相替代的。從字義的演進上來說, αγαπας若是到了四世紀才有改變這字的使用的意思, 意思和 φιλω相同, 但這也和福音書成書相差距約有三百年之久, 所以卡森的這個論點也不成立。

3 若以敘事的詮釋來說, 耶穌和彼得以不同的動詞“愛”和“友愛/喜愛” (αγαπας , φιλω)
的對答, 三次來回的應對和及後耶穌對彼得三次的吩咐, 使到整個故事有非常特別的情節。敘事者似乎有意安排,“愛”(αγαπας)和 “友愛/喜愛”(φιλω) 互動, “知道”(οἶδας) 和“曉得” (γινώσκεις) 的來回對答,  “餵養”(βοσκε) “我(耶穌)的小羊”(ἀρνία μου)  “牧養” (ποιμαινε) “我的羊”(πρόβατά μου)意思 的反覆思量。在釋經時, 對於故事的敘事者所用的字眼和排比的對話情節, 我們是否要作出多一些考慮, 不同的動詞運用有沒有特別的含意呢? 而當時的讀福音書的讀者是否也會察覺到這個分別的意思呢?

________________

[1] See D. Shepherd, “Do You Love Me?”: A Narrative-Critical Reappraisal of αγαπας and φιλω in John 21:15-17,” JBL 129 (2010): 777-92. Shepherd wrongly contends that the two verbs are semantically synonymous, but that narrative-critically they are to be distinguished. This is an odd position for which to argue, as context (context of usage) determines synonymy. See also Stanley E. Porter, Linguistic Analysis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298-301.

[2]A. Carson,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PNTC), 676-678: 現在列出其中的首三點:(1) 認為 “愛”的個不同動詞交替地使用, 例如耶穌 “愛” 和 “友愛/喜愛” 拉撒路(11:5,36)兩個的動詞共同使用;(2) 根據<七十士譯本>認為沒法可靠地區分, 例如雅各愛約瑟(創37:3,4)等;(3) 沒有提出可以令人信服的證據, 四世紀開始, “愛”(αγαπας) 已經開始很普遍使用, 沒有神聖的意思等等。同義詞 (Synonymy)和下義詞 ( Hyponymy ) 的討論, 亦可參考Stanley E. Porter, Studies i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Theory and Practice, p 71-73 : “There are very few complete synonyms found in language usage (apart from technical language), because such redundancy in vocabulary, in which two different words are used completely interchangeably vocabulary in any context, is an intolerable luxury. Various degrees of partial synonymy exist when all factors indicate that either word would do in a given context.Thus John 21:15-18 αγαπας and φιλω may be synonymous,… but they certainly are not complete synonyms in Greek, not even in the New Testament… Hyponymy is very important because it add this third plane or dimension to the conception of vocabulary. whereas in most of the sense relations the individual words function on the same level, with hyponymy it is realized that there priorities in the choice and use of vocabulary."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文釋義,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