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福音的作者是受到保羅的神學影響?

馬可福音的作者是受到保羅的神學影響? 保羅與馬可!

http://www.amazon.com/Paul-Mark-Christianity-Neutestamentliche-Wissenschaft/dp/3110272792/ref=sr_1_1?s=books&ie=UTF8&qid=1442849775&sr=1-1

筆者一聽到這種說法, 就覺非常新奇和難以理解。這種假設的理論是近來出現的, 而且是有學術出版所的支持[1]

一直以來, 許多學者都認為馬可福音是最早的一卷福音書, 大約在A.D. 60年末, 聖殿被毀前成書。據使徒行傳17:1-9保羅在第二次宣教旅程到達了帖撒邏尼迦和腓立比 (帖前2:2), 時為大約在A.D. 49年; 而哥林多書信若是在A.D. 54/55 保羅在以弗所寫成(林前16:8)等等[2] 。這個假設的理論是保羅與馬可成書時間相若不遠, 可能保羅成書更比馬可福音更早, 而保羅的書信流通於信徒群體教會之間, 馬可是認知保羅的存在和保羅的神學, 所以馬可福音被認為是受保羅的神學思想所影響。這種說法不是過去一般學者所認同的, 但現在這這個假設卻認為先有保羅的書信, 才有馬可福音; 馬可是採用了保羅的思想, 最後寫作馬可福音。

因為筆者仍未閱讀有關書籍和審視有關論據, 其中筆者聽聞這樣的說法的經文基礎是來自保羅所教導 “愛是律法總綱”, “對安息日的態度”, “對食物的態度”和 “反對離婚”等, 而馬可寫作馬可福音時也提及到 “愛人如已”、 “耶穌是安息的主”等等敘事主題是相近的思想, 另外其他的社會歷史證據, 仍未有機會觸及, 但從文本來說, 學者認為寫馬可福音的馬可有選擇性地承傳了保羅的教導。

保羅有 “新觀”, 馬可是否也有 “新觀”? 筆者對這個假設有許多不明的地方, 所以仍有保留, 在此也不能詳細討論, 而筆者現時的回應是這樣, 福音故事應該是先於書信的出現, 先有耶穌故事的傳統, 才有後來較抽象的教義和神學思想的出現。保羅也多次講到 “這是主所說的”和“福音權柄”等類似的說話。保羅的神學思想發展是基於福音故事和對耶穌基督的認識。這樣, 保羅神學和馬可福音, 甚至其他的福音書, 同樣是承傳在第二聖殿文獻共同背景下的傳統, 馬可福音的作者並不一定受到保羅的神學影響, 反過來保羅可能有一定程度受福音書的傳統和舊約神學的影響。

—————–

[1] Oda Wischmeyer (Editor), David C. Sim (Editor), Ian J. Elmer (Editor), Paul and Mark: Comparative Essays Two Authors at the Beginnings of Christianity, 2014; http://www.amazon.com/Paul-Mark-Christianity-Neutestamentliche-Wissenschaft/dp/3110272792/ref=sr_1_1?s=books&ie=UTF8&qid=1442849775&sr=1-1

[2] Anchor Bible Dictionary, Vol. 5 (O-Sh), V 191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新約思維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