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 The Paul Debate: Critical Questions of Understanding the Apostle, N. T. Wright, 2015

20151015_154955

書評: The Paul Debate: Critical Questions of Understanding the Apostle, N. T. Wright, 2015.

 

<保羅的爭論>是知名新約學者賴特(N T Wright)最近的作品, 這書是要回應一些人對他的己往作品內容的一些提問。然而, 他的回應沒有特別就某學者刻意作出互動。這書也把他多年來對保羅思想研究作簡要的介紹。

這書分五大章, 主要是討論五課題, 每章都以一個標題跟著提問開始。有層次地解釋和回應, 最後有一個小結。開始時有點像講道的講章, 漸漸會進入一些神學性的討論。賴特所用的詮釋是聖經神學和宏觀敘事方法,正典聖經整體為一個的敘事, 由創世記到保羅思想, 其他的書卷和書信較少提及。

這書的五個大範疇, 筆者把賴特所討論的課題作簡要的介紹:

第一章的課題: 究竟保羅是一個以猶太人傳統作為思想的作者? 又或是以希臘文化的思想寫作呢?

賴特想解釋保羅的信仰是源自猶太的思想, 他沒有想創立宗派或新宗教的企圖, 而是本身所講的就是猶太教導中的主要思想, 不同的是保羅經歷基督後, 更進一步詮釋舊約中所指的彌賽亞和救恩是什麼? 這種新的詮釋是在彌賽亞裡(在基督裡), 以耶穌為彌賽亞作為詮釋的取向, 然而, 卻又是對在希羅的處境下的外邦人傳福音和教導。這裡賴特很有說服力以加拉太書、羅馬書等分析保羅如何以舊約傳統解釋彌賽亞和福音。這點似乎愈來愈多人開始接受。猶太思想在希羅的文化和語言下向不同種族和群體見證福音。

第二章課題: 保羅的神學如何開始? 他如何認識耶穌呢?

這裡有兩個問題, 一個是保羅對耶穌有很強烈的信念,他確定在某種意義上耶穌是傳統中神應許的實現。猶太人一神和彌賽亞的觀念中, 上帝會回到錫安拯救衪的子民,這是猶太人和保羅當然不陌生的。在這個處境下, 賴特解釋保羅的大馬士革經歷啟發(啟示)了他的神學思想, 保羅對自己所認知的猶太信仰更成熟地辨解出來, 耶穌就是彌賽亞, 救恩是如何作成, 所以High Christology 並不是奇異外來理論, 又或是保羅大躍進的創作, 而是早在猶太人已有的思想中。這裡筆者認為不是舊約學者都會同意這種漸進的聖經啟示觀念, 不竟猶太人的彌賽亞觀不是保羅所說的一模一樣。

第三章課題: 天啟的世界末日只是文學敘事的形式 ? 或是宇宙性毀滅的入侵?

賴特處理了一些保羅書信中一些有關終末、兩個世代、黑暗勢力等描述之後, 他認為天啟式的世界末日只是一種文學形式, 並不必是一種世界觀的表達。首先是關於術語方面, 在希臘詞根上,意思是“揭示”, 而不是一種世界觀。其次, 第二次聖殿時期, 當時所處的戰爭、矛盾和混亂, 實際上是天啟的描述, 而不是將來的預言,天啟是文學上的表達手法, 賴特批評從這個字詞所衍生而來。 賴特解釋保羅的思想中, 沒有這種世界觀和預言的思想。簡單來說, 沒有宇宙性災難毀滅世界的終末出現。當然, 對認識有不同末世論的人, 不會認為有什麼新奇, 在傳統的神學思想的主流中, 這是不會被廣泛接受的, 然而, 這種詮釋的取向是有一些的優點。

第四章課題: 稱義神的子民, 他們是彌賽亞的以色列? 又或是個得救罪人的群體?

賴特設置的兩問題: 一個是基督的稱義是歸入的(imputation)? 或是基督的稱義是包括的(inclusion)呢? 前者不是藉著信徒的功德行為, 是因信而歸入的義。後者是”新觀”所說的”包括 / 算入”, 外邦人和猶太人同樣在一個家中分享團契。賴特認為保羅所說的是上帝在某些意義上把以色列轉化 / 擴展成為”新以色列“, 這種轉變是上帝的子民的一個整體, 而不僅僅是個人而言的,是通過耶穌的死和復活轉變而成的新群體。以往一些以因信稱義的理解排除神揀選的立約, 導致反猶太的主義。賴特認為這是對保羅的思想的錯誤理解。從單一因信稱義的救恩, 轉化為到猶太和外邦人成為神的子民, 賴特提出 ”在彌賽亞/ 基督” 的觀念, 不是教會取代舊以色列, 而是以色列彌賽亞的新群體, 是彌賽亞本身 (Messiah is Israel-in-person)。這樣看來賴特以亞伯拉罕到彌賽亞的宏觀敘事詮釋, 把彌賽亞的新群體看作耶和華的僕人, 是列國之光, 救恩的傳揚者。筆者認為這個神學代模, 在發展上有一些問題, 這和新約中的教會觀和基督論有一些含糊地方, 但賴特並沒有討論這些問題, 筆者認為舊問題解決了, 但新問題又出現。

最後一章的課題: 神學,使命和方法:保羅和我們: 保羅所講的”使命”是指從在這個將要滅亡的世界中, 和上帝的憤怒審判下, 要拯救更多靈魂? 又或”使命”是指在保羅的那個時代文化中, 從內裡逐步將其轉化過來呢?賴特肯定了第二個選項是保羅的思想,他注意一般的人想法都是第一個選項: “世界將快滅亡去傳福音”。然而,賴特認為保羅思想中, 舊的世界是走向滅亡和敗壞, 彌賽亞新群體是忠於耶穌和學習彌賽亞的心思, 在世上作見證, 這群體以新的愛和行動表達所信的, 這就如保羅所說社會性的行動就如教會關注貧窮,.收集奉獻幫助耶路撒冷教會等等。賴特認保羅所持的是創造神學的思想, 使命是由轉化舊世界到新世界, 叫人心意順服基督(林後10:4-5) 。這樣我們又可能要回到討論尼布爾的福音與社會等的角色了。

總體而言,這本書是簡潔、易讀和有啟發性, 雖然賴特在他別的書裡已經討論過。正如 Michael Bird 在書背頁推介中說 ” The most readable and the most distilled summation of Wright’s account of the Apostle Paul.” 。若讀者不熟悉賴特的作品, 這本書可以用來概括他神學立場上的討論問題。但讀者若想進一步理解,可以尋找賴特其他的作品, 作進一步閱讀, 這當然要求讀者在神學上, 如末世論、救恩論等、聖經神學上有一定的認識, 這對閱讀會有更大的幫助。最後,賴特的討論事實對信徒和讀者在理解保羅的思想和教會傳統教導的轉化和反省上, 會有很大的幫助。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Review : The Paul Debate: Critical Questions of Understanding the Apostle, N. T. Wright, 2015

  1. Josh Josh 說:

    關於您提到的最後一章,這兩個選項不兼容?第一個選項為何不屬於第二個選項?賴特為何要把前者獨立出來?

    • 我嘗試用終末論來解釋, 第一類是屬前千禧年神學, 是未來主義, 世界罪惡不斷加增到極點, 大災難來, 信徒被提, 進入千禧年, 最後大審判, 世界終結, 進入新天新地, 另一世界, 新耶路撒泠。第二類是屬無千禧神學, 世界罪惡不一定不斷增加, 信徒以福音和行動作見證, 改變世界, 大災難逼迫是會出現, 主再來是審判罪惡, 公義得到完全彰顯, 信徒使命是進入世界, 施予、救濟…轉化世界, 同時也認為聖經沒有信徒被提的說法, 福音轉變世界, 更新一切, 無千禧年論者解釋千禧年為一段象徵性的時期, 世界進到到千禧狀態– 進入和平, 這世界是新天新地, 新耶路撒冷。前者, 傳福音準備離開這將亡城, 後者傳福音是以行見證福音, 改變現在世界, 成為天國在人間。兩者當然有很大分別。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