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of Peter In Early Christianity

peter

Review of Peter In Early Christianity, (Editors: Helen K. Bond and Larry W. Hrutado), 2015.

這本書原自愛丁堡大學基督教起源研究中心2013年的學術會議,這是十多年前討論保羅和彼得的續弦,在多位學者的文章發表後,Markus Bockmuehl教授的出席和作研討會最後的論述和回應成為這本書的一個最後的總結。是次研討會主題是共同尋找歷史的彼得(Historical Peter)。Sean Freyne 供稿討論加利利的考古研究,可惜因病離世未能出席,但編輯略為把他的文章整理後,也在這本文集中出版了他的文章。

導言部分先由Larry Hurtado 描繪過往三位學者的研究: 首先, Oscar Cullmann 的研究推翻了羅馬天主教所謂彼得是那磐石"的理論, 意思是教會是建在彼得之上,彼得是繼承者的說法。這結論成為更正教的神學取向。其次是Martin Hengel認為彼得在早期教會是有影響力的人物,彼得成功組識宣教隊和宣教行動,因干涉保羅向外邦人宣教的事工,是導致他們關係的破裂原因,但因後來羅馬尼錄對基督徒的逼迫處境,他們兩人似乎復和了。Markus Bockmuehl 從 Cullmann 的理論脈動開始,脫離考古和歷史的進路,卻從敘事和基督徒的傳統文獻,嘗試建立活生生的回憶 (living memory) ,但 Hurtado 認為若從東、西方教會反映出來有關彼得資料是較為後期,所以真實性仍有待學者確立; 雖然這樣, Bockmuehl 認為彼得有教皇的權威,但卻有在宣教上的延續性,仍然是更正教的學者樂於接受的。本書分為三個大的部分:

一、歷史的彼得

Sean Freyne 對彼得(腓力,可1:16; 約1:44)的家鄉加利利的伯賽大作詳細考古上的重構。這個擁有豐富漁產的地方,帶來了商業上的豐利和居民小康的生活,城市的建設也因為漁業有很大的改善和進步。Margaret H. Williams 提及彼得的名字 (西門巴約拿, 太16:17) 的改變就好像羅馬 Octavius 在27B.C.E. (Jan. 15?) 因他的成就改變,尊稱為 Augustus,成為第一個羅馬帝皇。耶穌為彼得改名,在宣教上可更靈活地接觸不同方言的群體。Helen K. Bond 討論馬可福音是否由彼得而來,重新審視 Papias 提及馬可是彼得的詮釋/傳譯者的理論。她認為馬可福音的神學與彼得書信的思想有很大分歧,沒有足夠證據確立馬可福音的原作者是彼得。Jonathan W. Lo 寫的是使徒行傳中八篇彼得的講章,討論彼得講道的真實性,並推論彼得的歷史性,結論是作者路加所記載的是大概或意思上是歷史彼得講章的撮要版本,是來自歷史的彼得。Timothy D. Barnes 從福音書、歷史家塔西陀、偽經以賽亞升天記和彼得啟示錄等研究,認為彼得是在公元64年在羅馬被活活燒死的!

 

二、新約中的彼得

Jason S. Sturdevant 從約翰福音所描繪的彼得,討論門徒成長的核心 (the centrality of discipleship),從信仰群體的回憶中,彼得在約翰福音作者的描述中顯得非常失敗,耶穌最後把牧養的責任交給彼得,不是彼得有領袖才能,約翰的反彼得傳統(anti-Petrine, p 120)是表明成為領袖的原因是因為耶穌的帶領和關心。而從路加的角度來說,在比較上,有關彼得的記載卻是相反和正面的,例如在敘述中彼得否認耶穌的一幕也是較為溫和,Finn Damgaard 認為路加在使徒行傳給彼得較高的評價,並且從比較保羅所傳悔改的信息來看,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也說明了保羅的殉道和彼得被羅馬燒死有相似的原因。Sean A. Adams 從使徒行傳、彼得前後書和其他的文獻爭論彼得不是目不識丁(illiteracy)的漁夫,而是有文士相等的教育程度,是能書寫的人,並有解經的權威性身份。Matthew V. Novenson 研究彼得書信的突然出現,成為了早期教會教導的使徒書信(apostolic epistles),是很不尋常的事,從福音書、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也未曾有提及彼得有寫過信給教會,反而彼得卻有講及保羅有書信給教會(彼後3:15);正典以外,早期許多使徒托名的文獻多是以福音"名稱寫的(如多馬福音、腓力福音等),彼得的文獻卻以書信"為名,從眾多資料來看,它們的出現是一個驚喜意外(a happy accident, p157)。

 

三、彼得在後基督教的傳統

Todd D. Still 翻查早期教父對彼得的描述,提及彼得是 ‘良善’ 和 ‘忠心’的使徒、 ‘正直的柱石’、‘堅實的見證人’等等,卻很少提及彼得否認主的事。另一方面 Paul A. Hartog 研究教父革利免和披旅甲的作品時,得出結論是保羅的腓立比書有彼得的傳統,彼得前後書對保羅所建立的教會在教導上也有的一定程度上的影響。其次,另外一些學者如 Tabias Nicklas and Paul Foster 對次經和偽經上相關的諾斯替(Gnostic)和非正典傳統的搜索,似乎對彼得的了解沒有多大的幫助;也有些學者如Peter Lampe  研究有關彼得較後期的羅馬考古,包括藝術、彫刻、墓穴等,有不同的傳說,這只能是給我們一些參考吧。

 

結語

筆者看完這書之後,對彼得和他的書信比從前多了一些興趣。Markus Bockmuehl給我們認識到天主教以彼得為使徒的傳統的背景,讓我們有了多一些的理解。過往對改革宗來說,彼得的傳統比不上保羅的神學重要,一般只認為彼得是個沒有教育的漁夫,但卻沒有思考有關彼得和他的書信的關係。這書給了我們啟蒙,幫助我們從更多的角度去思想。這書較後部分有一些討論早期基督教中彼得的考古和教宗等議題,似乎對早期的歷史彼得的了解作用不大,特別是那些後期的羅馬考古,文化和宗教發展的一些描繪,未能提供多一些堅實的證據有關早期歷史的彼得。但總括而言,這本是一本近期出版討論彼得的好書,特別是在討論新約中的彼得,使讀書重新注意到一些從前不大留意有關彼得的經文。看來尋找歷史的彼得將來仍有更多的討論。最後,也特別感謝筆者的老師盧允晞博士,因為可以有機會親自向他詢問他所參與寫作的部分。筆者相信這個研討會之後出版的這本書能為學術界帶來豐碩的成果。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