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Paul And His Recent Interpreters, N T Wright, 2015

20151106_145937

 

作者N T Wright以十個神學主題的脈動(movements)寫成,本書分三大部,第一部分處理保羅思想研究的歷史和神學發展,目的在於糾正以宗教作為歷史方法研究的錯誤;第二部分是討論在美國盛行的天啟神學觀念對聖經研究上的問題,特別是由 J. L Martyn所寫的加拉太書作為表表者;第三部分是社會、人類學和歐陸前衛哲學等等對保羅思想研究的影響。本文因為篇幅關只會討論有關聖經和神學的第一部分。

 

歷史保羅不是宗教經典中聖經的保羅?

如果我們不認識保羅是誰, 他的書信突然在埃及沙漠的蒲草紙堆中找到, 我們就會問:這些書信是誰寫的呢?寫給誰?是什麼時候寫成的呢?文化和處境是怎樣?寫這些信的目的何在呢?這都涉及到詮釋的這一方面的問題。

我們面對兩個問題:第一、Anachronism: 要避免把我們現在對世界方式聯想到當時書信中的世界盡是相同;第二、Anatopism: 要避免認為在那時在當地的人如我們一樣的處事方式。當我們讀一些文本時是要面對四方面: 歷史、內容、解釋、應用。但許多時現在的人都把保羅作為宗教上的保羅(‘religious’figure )來研究,沒有理會保羅的歷史性(historical Paul), 這意味著人不大重視保羅文化和哲學的處境世界, 歷史是包含著經濟、政治、和文化因素,這是學者在研究中不能迴避的。

 

保羅是一個希臘的思想者或是猶太教的改革家?

C. Baur 以黑格爾思想審視猶太(Petrine, Jewish)和外邦(Pauline, Gentile)的主題, 綜合成大公基督信仰(Early Catholicism), 和理想中的保羅(Idealist Paul)。然而事實上,他在神學和哲學上的解釋,聖靈所帶來的“稱義"新經驗, 他是拚棄了猶太的傳統教導。當然,對Baur 的跟從者後來所發展出來的“God at work in history”如Bultmann“救恩歷史"把猶太的歷史也包含在內,但當Kasemann 連同Walter Benjamin批評Bultmann 時,也把所有的歷史進程理論都歸入為天啟(apocalyptic)之中;但同時Barth 也同樣批評這些post-Baur liberalism 的這些神內貫的歷史進程(immanent historical process)。另一個方面是Martin Luther所反對的激進屬靈主義, 像哥林多教會一樣, 這是當時羅馬天主教(Roman Catholicism)的現象。

這也就是當時十九、二十世紀,德國的神學家的大圖畫:1) 以宗教作為基本的分類理解;  2)希臘的和猶太教導完全分離, 保羅是外邦基督教的先驅者;  3) 解釋“稱義"是聖靈所帶來的新經驗。但這幾方面則是受到Sanders, Martyn 和Meeks等學者的拒絕和反對。

 

希臘文化處境的猶太思想的保羅?

那麼另一個方向是E. Schweitzer 的天啟和神秘的, 以斯拉四書和巴錄書作為主的天啟文學主線,彌賽亞的國度來臨,保羅是站於猶太主義之外(outside ‘Judaism’) 信仰上的以色列轉化成為教會,基督教出現,是一種希臘思想的基督教(Hellenistic Christianity)。W. D. Davies 突破性的研究,作為猶太人的保羅不是反律法,而是擁抱’彌賽亞的律法’ (Nomos Christou, the Law of the Messiah),打破了以希臘詮釋的對保羅解釋取向,可惜的是Davies所使用的是以拉比文學,所謂第二聖殿猶太主義 (Second-Temple Judaism)作為論證方法,問題是那一種猶太主義?Davies所使用的其實是中期猶太教導 (Middle Judaism)的,或更後期的資料,是猶太的拉比主義 (rabbinic Judaism),所以跟隨這方向的學者認為保羅不只是拉比,或許是屬於一個猶太教派小群的人(a Jewish sectarian),雖然不是愛色尼那一類,但他對彌賽亞有特別的信仰。另外,其中最有影響力和建設性的是Martin Hengel ,他所研究的奮銳黨運動和他的Judaism and Hellenism一書 討論猶太人的生活和思想如何廣泛地在希臘的處境世界中螎合,這對了解歷史的保羅是一個好的開始。

 

中世紀神學是回應人死後會如何的問題和末世的拯救如何達成?

當時所出現的神學,主要是在救恩論上是回應這些問題,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神學正是這些信仰上的答案,到現代的信徒,也是以這些答案作為對保羅的理解。由Schweitzer到Sanders之間,和Schweitzer相近思想的 J. L. Martyn 認為保羅是一個終末神秘主義在基督裡的保羅(eschatological mysticism of the Being-in-Christ),保羅雖然不是一個希臘思想者,但他卻給了基督教在發展上一個希臘化的架構。而 Bultmann 和Schweitzer 所不同的太概是他沒有這種天啟的末世觀,但卻在另一方面卻為靈知派(Gnostic)的思想提供了框架。神學是回應時代,反應信仰問題和實踐,倘若中紀的神學是回應當時的需要,那麼第一世紀保羅要回應的問題是什麼?這救恩論的問題或是末世人的歸屬問題?Wright認為保羅的神學不只是著重救恩論或宇宙性的終極論。

 

Wright我們為何不從保羅的說話中尋找答案呢?

Wright審視了Cranfield 羅馬書註釋書,認為他錯誤地把律法解釋為壞的本質(the law as a bad thing, p58-59), 而認為Cullmann把保羅詮釋為只是救贖歷史的神學家(‘redemptive-historical’ theologian, p61), 另學者Ridderbos 沒有什麼特點,只是以不同學者的意見繪畫出我們已熟識的改革宗的神學,Wright認為這些聖經研討不夠扎實(insufficient seriousness in the guild of biblical studies, p 61), 他們把稱義(justification)放在 “在基督裡"(in Christ)是基督 “為我們"(Christ for us)來理解,但又另一方面又認為是與基督聯合,Wright認為兩種觀念是不同和含糊的,稱義和聯合是相反的 (p 62-63)。看來Wright認為許多詮釋者有改革宗神學思想的前設影響,偏向對歷史的宗教神學性解釋,忽視保羅在第世紀的歷史和處境。要問的問題是為為不從保羅當時猶太文化處境去尋找保羅?為何不從這個猶太人保羅所說的話去了降他呢?這樣,研究以猶太文化作為處境的研究又重新再被討論。

 

為何今日有人從舊有的研究中再揭開新的討論呢?

N T Wright : “If Karl Barth’s Römerbrief fell like a bomb on the playground of the theologians, Ed Sanders’s Paul and Palestinian Judaism exploded like a volcano over the fields where the exegetes had been busy at their usual sport.”

Sanders認為早期的學者不明白猶太人思想和傳統,以至反猶太的思想出現, 造成反猶太的慘痛歷史。從方法論的角度來說,比較兩個不同的歷史觀,一個宗教歷史,另一個是信仰的歷,許多人不明白真正的歷史研究是什麼。保羅明顯地批評當時的猶太主義, 而保羅的思想是因基督的復活而反省當時猶太傳統中律法主義的問題。今日新約學者中盛行並且仍然追捧的第一世紀後猶太拉比思想,還未摸到原本的猶太基本的傳統是什麼。從保羅所用的律法的修辭來說, 保羅評擊當時猶太教導,及後改革宗的神學的影響之下, 如加爾文的稱義神學中: 有分於“在督裡”的揀選,也備受被批評,揀選或是救贖,基本上是有改革宗基督教是沒有看到問題所在。某些學者只找一些部分的經文就作出總結, 例如羅3:29-30, 指出了以律法為誇口等, 但沒有理會3:21-26的解釋, 這就是沒有理會整個說話的意思(p 340)。猶太教導不是某個律法主義的一群,這是許多釋經者沒有理會的。從一個更大的處境中看到整個傳統猶比律法(rabbinic halakah)架構, 這關乎一群子民的一個故事, 和背後的立約的律法(covenantal nomism)意義。

photo-1444708734384-5b36da8d687a

這本書是一本不容易看的書,它要求讀者有一些神學訓練的基礎,才能跟得上作者的討論,誠然,這是一本出色的“歷史保羅”討論的書,作者Wright為保羅新觀討論作出很多的貢獻,雖然我們可以參考學者詳細對這書的評閱,但卻不能代替親自閱讀這書反省問題和思考過程的得著,因為作者在每一個議題上都會加以詳細分析,讀者從中可以瀏覽和學習到不同學者的研究和立論,對於學者和神學生都有很大的幫助,然而對一般信徒而言可能會覺沉長和摸不著邊際。但無可否認,Wright打破了更正教一路以來神學上的封閉思想架構,為保羅的研究,開托了一個更闊的空間,為一潭死水帶來清新的源流。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書籍介紹, 保羅神學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