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 Puzzling The Parables Of Jesus: Methods and Interpretation

 

 

FullSizeRender

 

 

書介 Puzzling The Parables Of Jesus: Methods and Interpretation, Ruben Zimmermann, Fortress Press, 2015

這本書可算是近代卓越耶穌比喻研究的作品。 作者Ruben Zimmermann是德國的學者,  在眾多的學生和教授同工的要求下, 寫了這本英文的作品, 相信可以成為現時有關 “耶穌比喻”研究極具參考價值的書。他討論了所有的詮釋歷史上有關的研究, 並簡要地評論了許多重要學者所採取的立場和詮釋方法的優缺點, 作者用了很篇幅簡要評論所有重要耶喻比喻研究的學者, 甚至有最近的 Luise Schottroff, Amy-Jill Levine, Arland J. Hultgren, Mary Ann Beavis, John D. Crossan , Klyne Snodgrass 等。作者也從文學、歷史、神學等,整合了一個四個步驟的詮釋方法, 然後, 他以四個耶穌的比喻詳盡地以這個詮釋方法作出示範。

一個比喻, 多個解釋

德國的Adolf Jülicher 是二十世紀耶穌比喻研究中最有影響力的學者, 他認為比喻的意思明顯, 意思就是不用解釋的, 並且解釋, 又或者明顯的教導只會是一個, 然而作者以文本和一些研究作出的總論,並非如此。

“當下耶穌離開眾人,進了房子。他的門徒進前來,說:「請把田間稗子的比喻講給我們聽。」” (太3:3) 耶穌的比喻是個謎, 就算當時的門徒也不明白, 要求耶穌解釋。 “耶穌用了許多這樣的比喻,照他們所能夠聽的,向他們講道。 他對他們講話沒有不用比喻的,但私下卻向門徒解釋一切。” (可4:33-34)

在解釋上, John D. Crossan and Mary A. Tolbert 等所提倡的比喻具有多層意義的解釋方法(Polyvalent Interpretation)[1], 這剛好與Jülicher所認為比喻只能有一個解釋相反, 舉的例子就如"浪子的比喻" (路15章), 有大兒子浪子的解釋, 也有天父無條件愛的解釋等。

從聖經的世界來說, 除了某些圈內的門徒才能得到解釋, 局外人就聽了也不明白! 只有當時某些門徒才能明白嗎? 所以明顯地看到比喻是要解釋的, 那麼耶穌為何要用如謎一樣的比喻教導呢? Zimmermann認為比喻的目的是要令人不明白從而就著不明白去尋求明白(Parables are incomprehensible in order to lead to comprehension), 所以在尋找的過程中, 不只限出現單一個解釋, 比喻的解釋在不同的處境和時間, 就有不同的意思, 並且相對那歷史的解釋, 某個比喻可以在人生的不同的階段會出現不同的意思, 而且這解釋不只局限於某個人, 所以有不同的解釋的出現, 並且這不同的解釋卻引發了互相的溝通, 激起了共同尋找解釋的行動。[2] , 作者Zimmermann所說的相信不是個人的隨意解釋, 而是不同年代不同學者和處境的學術性討論的解釋。

比喻的歷史性和意象寓意的解釋

作者Zimmermann解釋了不能拼棄寓意解釋(allegory)在比喻中的的重要性, 認為意象(metaphor)就是比喻的靈魂, 他認為寓意的解釋只可以使在信仰傳統世界中(Judeo-Christian world)的意象(metaphors in tradition), 例如牧羊人喻帶領國家的君王(撒下5:2等); 兇惡的園主比喻中, 葡萄園是早期猶太的傳統(可12:1-12), 才可以用寓意解釋, 但在一個有 “王"的比喻中, 這個 “王" 不必寓意解作 神 (厷2:1-14), 但比喻的背景是天國, 這樣這個 “王"是可以寓意為神, 因為在猶太的傳統中, 神就如君王。[3]

Zimmermann也從Paul Ricoeur 的 Interaction theory of metaphor, Airistotle 的Rhetoric 等學者討論詮釋比喻的問題。[4] 作者又認為耶穌的比喻不能只說是虛構的故事(Fictionality of Parables), 耶穌的比喻是意象的敘事 “metaphoric narrative” 和敘事的比喻“narrated metaphor”, 耶穌的比喻是早期教會群體對耶穌的真實回憶(community memory), 回憶是文化記憶的傳遞工具(media of cultural memory), 比喻是在群體溝通, 對解說耶穌比喻的歷史性(historicity)有重要的意義[5]

社會歷文本和讀者互

解釋比喻的方法是要有歷史的視野(historical perspective), 意思是要 ‘社會歷史地’ (socio-historically)找出意象在傳統歷時演變(diachronically into the tradition)的意思。從文學的角度方面, 文本作敘事的分析, 檢視佈局結構、人物性格、時間與空間, 焦點, 特定字眼和概念(如天國)等, 從仔細的觀念中獲取洞見。然後是讀者可以從這個比喻文本中再次發現當中的意思和所帶來的影響, 這涉及敘事者和讀者的雙方層面, 三個方面: 比喻中的呈現的世界, 當時讀者身處的世界和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6]

多位學者Rudolf Bultmann, Joachim Jeremias,等把各人以不同的數目認定的比喻,把比喻為不同的主題, 有一些是雙比喻(太3:44-46, 路14:28:33), 也有處理Q來源的資料; 除了主題也有不同人物的分類, 如兩人的比喻, 三人的比喻, 簡單三點式比喻等, Bernard B. Scott 分類是:家庭-農村-城市, 主人與僕人, 家中-耕地, 三個種類。另有一些分類是悲劇、喜劇大團圓結局, 天國與神, 又或是正向、反向, 倫理,而 Klyne Snodgrass分類是 :恩典和責任, 終末性等。這些分類目的是要在解釋某個比喻之前先假設了類別, 然後用比較的形式評鑑方式平衡比較(comparative formula), 以解釋某些比喻的類同背景, 主題和意義。[7]

整合的詮釋方法

Zimmermann經過好幾章書的內容討論過往的詮釋比喻的方法, 又討論不同學者在比喻研究上的優點和弱點等, 到了書的第六章, 作者就提出閱讀和分析比喻的方法, 總結為四個步驟: (Four-step methodology to interpret the parables of Jesus)[8]

  • 1)Text: Analyzing Narrative Elements and Contexts
  • 2)Reality: Mapping the Socio-Historical Background
  • 3)Tradition: Exploring Stock Metaphors and Symbols
  • 4)Meaning: Opening up Horizons of Interpretation

Zimmermann 以七章的內容介紹了六個比喻,展示了使用一個整合詮釋比喻的方法, 其一個比喻是選自約翰福音, 另一個是多馬福音(次經)。這些內容和處理都很詳盡和細緻, 最特別的是觀察到約翰福音中的耶穌比喻。除了歷史性的問題不為人所注意之外, 約翰福音沒有出現附類福音παραβολὴ (比喻)這個字, 因而被人忽略, 因為約翰福音所用是 παροιμία (10:6), 約翰福音12:24是 “一粒麥子”的比喻, 另外16:21是 “生產婦人”比喻等。

 

最後, 如果人要研究 “耶穌的比喻”, 這書叫人不再在書海中掙扎和浮沈, 因為它給我們一幅清楚的詮釋圖畫, 看到了整個研究的歷史和方向, Zimmermann把歐、美、英的研究整合起來, 並提供了一個詮釋的方法, 這是難能可貴的, 這書缺點是要求讀者對所有以往的研究有一些認識, 否則會在閱讀時有點吃力, 其次是註腳和書目有許多是德文的資料, 對不懂德文的讀者來說是難以作進一步的閱讀, 但除了這些小的瑕疵外, 這書確實對神學生, 學者和教牧有很大幫助, 是一本必備的教課書或參考書, 也是學習聖經詮釋者的一個很好的示範!

總括而言,他的討論涉獵範疇和層次可以說非常廣泛, 除了英、美的學者的研究外, 加上有許多德國的學者資料等, 在詮釋方法討論上非常仔細、清晰和老練, 示範所得出的詮釋結果, 也十分有說服力。他解決了使用寓意作解釋的問題, 比喻的歷史性問題, 一個比喻多個真理的問題, 並整合歷史、文本、神學、讀者等在詮釋上的問題, 解答了許多學者仍在思考的課題, 也示範了文本不能脫離寓意的傳統和與社會歷史的關係意義, 是國際性頂級學者的示範。

[1] p.  163-169, 46

[2] P. 6-7

[3] P. 202-203, 169-174

[4] P. 33-34, 141-145

[5] P. 80-88 , 同時John Meier 最近出版A Marginal Jew: Probing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parables, 全本書是以四個比喻作為歷史的資料, 來討論和尋找 Historical Jesus.

[6] P. 18

[7] P. 183-188,185

[8] P. 209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