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 Repentance at Qumran

743741_o

 

Book Review : Repentance at Qumran: The Penitential Framework of Religious Experience in the Dead Sea Scrolls, Mark A. Jason, Fortress Press, 2015.

 

作者馬克·傑森(Mark A. Jason)研究的目的是要分析“悔改”(שוב, shuv)對這個昆蘭群體來說, 是他們根本存在的基礎, 並且是塑造這個群體的一個重要關鍵因素。(p.3)作者研究的方法是試圖在通過昆蘭文獻(死海古卷)的神學–救贖的觀念, 建立一個證據框架,並放置在第二聖殿猶太教時期的背景, 分析在死海古卷背後所反映出的宗教性悔改運動。對死海古卷中“悔改”的文本研究是基本的,這有助於解釋文本背後昆蘭群體這方面日常的宗教生活是怎麼的。

 

確立關聯

作者首先簡要討論和確立了對昆蘭群體和死海古卷的關係, 並認同學者G. Vermes的假設, 把昆蘭群體確定為愛色尼人, 是基於本質上的可能(intrinsic probability, p.7), 意思就是昆蘭群體是由愛色尼人所組成, 否則在歷史上就找不到有任何社群的人有這群體的特點, 也解釋不了一些例如約瑟夫等歷史學家的描述。其次就是昆蘭群體所抄寫, 保留和編修都文獻, 是與整個第二次聖殿時期其他的文獻有共存的背景和傳統。

研究問題

作者研究的目的是要論證"悔改"這個神學觀念是整個群體的核心信念, 並且, 他們的"轉離"是第二聖殿時期的一個重要的宗教經驗運動。作者引用學者D. Lambert, 在“Was the Qumran community a Penitential Movement?” (p.42)一文, 指出猶太拉比和早期教父教會設想(in devising)出“悔改”(שוב)這個概念,成為現在西方說法的標準; 就是: 回轉必然是悔罪, 是因為犯了罪而要悔改。這是把後來發展出來概念讀回到昆蘭文獻有關這字 שוב 的概念中, 這冒上了時序錯誤(anachronistic)危險。作者引用Lambert在文中討論希伯來文的 shuv (a turn away from sin) 比較拉比文獻的 tehuva (regret over sin) ; 希臘文 metanoia 和 拉丁文 paenitentia 等, 作出結論: 昆蘭的這個字 שוב 不是人所認為希伯來文, 希臘文和拉丁文等所講的那一種內心對罪很大痛苦的掙扎, 所以昆蘭群體不是因為悔罪而退居曠野, 他們認為自己是聖靈的群體(holy spirit of the community)(1QS 3:7 ), 退居昆蘭曠野是一種神性的再造“Divine re-creation”, 而不是悔罪的宗教運動。

某些從死海古卷文本究研的要點: 

一.  悔改與潔淨禮儀

要認識昆蘭群體的悔改, 首先可以從他們的社群規則(Community Rule)開始, 特別是1QS 3:1-9 , 講及到潔淨的禮儀, 接受以水的潔淨, 是內心悔罪的態度多於除罪的實質的除罪, 人先有悔罪的心才去尋求潔淨的水禮。施行潔淨水禮是那人先表達悔罪, 才進行所表達出來接受潔淨, 意思就是求水禮潔淨的人, 是先要有悔改的心, 而不是以水潔淨自己的罪孽, 然而這種內心的悔改, 對於昆蘭的群體而言, 不是認罪, 後悔, 而是只能透過潔淨的禮儀才能達到,所以悔改是禮儀上的行動。另外, 人要成為成員, 要經過考驗後, 水禮是新成員正式加入昆蘭社群的儀式。並且他們每年有一次"約的更新"禮儀, 是新的成員加入,也是本身群體成員約的更新。再者, 悔改是的是個群體的信仰核心, 在於昆蘭群體來說, 生活就是宗教, 一切都是生活, 都是宗教性的, 悔改就是生活的模式, 這種悔改不是一次性禮儀, 而是持續的宗教禮儀的生活。

 二.  轉離與曠野主題

昆蘭文獻中, 悔改和曠野的主題是相連的, 因為悔改意思是分別出來, 然後轉向神, 這在昆蘭的群體的文獻是完全表達這個神學主題, 他們退到曠野居住, 是轉離歪曲和已沾污的猶太教主流, 並離開外邦人社會無律法的虛妄, 他們退到昆蘭的曠野是 “悔離", 是"轉離"歸向神, 要分別出來, 他們的分別出來的宗教生活是每天讀摩西律法, 不斷的禱告, 節期和敬拜等, 從這些宗教生活來預備主在終末時, 榮耀的主到來的道路, 正如昆蘭文獻和舊約共通所述的神學主題(1QS 8:12-14, 賽40:3), 悔改的意思不是他們悔罪, 而是分離出來, 轉向神。曠野是屬靈轉化 / 道德更新的地方, 因為它不只是在空間上與世界和主流群體的分離,更是在心靈上轉向神,歸向神, 尋求神的行動。以下是比較兩經文相似的地方, 而昆蘭文獻中, 以賽亞書這段和舊約之間所不同的地方, 是更詳細記載這轉離世人的罪, 退隠曠野就是一種分離。

1QS 8:12-14 is similar to the Isa. 40:3

 בהית אלה ליחד בישראל  12[ ]

13    בתכונים האלה יבדל מתוך כישב הנשי העול ללכת למדבר לפנות

שם את דרך הואהא

כאשר כתוב הנו דרך**** ישרו בערבה מסלה    14

לאלהינו

  1.                               And when these exist for a community in Israel
  2. In compliance with these they are to be separated from the midst of the dwelling of the men of sin to walk to the wilderness to prepare there his path.
  3. As it is written, “in the wilderness prepare the way of****,make straight in the desert a highway    for our God.

A voice cries: “In the wilderness prepare the way of the LORD; make straight in the desert a highway for our God. (Isaiah 40:3 ESV)

三 揀選預定與終末再來

昆蘭的文獻, 律法書(4QMMT)等文獻資料顯示這個群體的終末神學思想, 他們是就揀選的餘民, 是最後的歷史中的一群, 分離是要等候末後的日子來到, 這是回轉, 是要預備神的道路, 聖經中的一些經文, 例如申15:2, 利5:13, 詩37:8-9, 1:1, 賽8:11 可能是受到這些影響, 這都不是悔罪的經文, 而是一種"轉離", 分別出來的終末思想(p. 228,229), 這些"轉離"是包括離開罪惡(1QSa 1:3; 4Q174 1:16), 離開罪惡的計謀 (4QMMT C29), 邪惡, 離開世人所走的路, 不義的道路, 不正當的行徑, 離開彼勒(Belial)和牠的同黨等等。在終未的思維中, “轉離" 是日常生活的方式, 不斷"轉離"罪惡和罪惡的環境, 個人生活是禱告, 誦讀律法, 參與節期, 施行潔淨禮儀和參與崇拜聚會, 嚴謹遵守律法和獻祭等, 這都是為了預備上主的到來。他們相信神在末後時刻, 神預定他們會悔改歸向神, 同時他們努力實行悔改的行為, 是要促使終末的到來, 對他們來說, 成員是自由加入, 但同時是神預定的揀選, 成員轉離歸向而得救和自願離開罪惡歸向神, 宿命和自由是可以同時存在的(coexistence),  也不是古代世界所認為要解決的問題。(p.138-139)

結語:

這書在研究死海古卷和聖經的關係方面作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作者很有能力地控制眾多的昆蘭文獻和學者的理論, 行文淺白精要, 使讀者不會在討論中迷失。

這書把這個課題的討論發展至悔改和預定的關係, 得救和揀選立約的關, 禮儀和潔淨的關係, 和最後的終末關係。從第二聖殿文獻的角度來看, 死海古卷給我們在法利賽猶太主義, 撒都該教導等以外的另一個參考性的資料, 早期第代耶穌的跟從者的"耶穌運動"也是在某程度上有類似的宗教經驗和現象, 在神學上的主題上,預定論和終未論等,歷史文法的評鑑對死海古卷深入逐字逐句的調查, 所得出的結論, 與聖經舊約的悔改的觀念相似, 悔改不是禮儀, 而是心悔罪或回轉是先於贖罪的獻祭, 給我們更深入理解昆蘭群體悔改的宗教經驗。

這書的瑕疵是要求讀者要有一些希伯來文的訓練, 否則很易失去討論當中的樂趣, 並且作者自限了這些討論只針希伯來聖經, 對於新約有否任何亮光, 作者審慎地有所保留, 這也留待其他學者進一步分析他對這課題所作出的貢獻。

對筆者而言, 這研究的貢獻是有助於我們理解釋施洗約呼籲猶太人悔改的意義, 猶太人和耶穌受洗等潔淨等含意。其次,悔改若是曠野的主題, 提供了我們詮釋耶穌到(被引導)曠野受試探, 是預表(以色列)轉向歸回神, 新出埃及, 靈性更新等神學主題的新線索。在神學上, 有關預定, 救恩, 悔改, 是否一次得救, 這些課題, 有了另一個宗教靈性運動的參考, 因為信仰, 教義, 信仰群體和運動, 不是在真空的處境中產生, 今日對聖經的詮釋和神學的反省, 都必需有處境和共公性。研究昆蘭群體轉離的宗教運動有助我們了解早期的新約信仰群體, 這種文學歷史的研究是很有價值的。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