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of Discovering Romans: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

IMG_2432

Book review of Discovering Romans: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 Anthony C. Thiselton, SPCK, 2016.

為何我們今日那麼重視研讀羅馬書,重讀羅馬書呢?一開始,作者就舉出了八個讀羅馬書理由(p1-6),這已經是全書的寫作的目的,原因和神學主題等等。

作者Thiselston把讀者的處境在詮釋的地位上提高了,文本的世界與閱讀的讀者/詮釋者有了一個視野融合(Horizons in fusion)的意義。Thiselston巧妙地結合了文本語言,內容和Reception History,開放讀者對文本在今日處境的詮釋,肯定過往學者的研究,神學家的思想和經文評鑑等,對文本的解釋開闊了寬廣的視野。作者在這書使用兼收並蓄的詮釋方法(Eclectic approach)非湊效, 有選擇性地運用適當的資料,結合歷史, 言語和神學各方面的向度,把那些著名學者如Metzger, Dunn, Jewett, Cranfield, Betz, Wright, Luther , Calvin, Barth, Rahner等學者的研究比較、分析和討論,寫出了這本優秀的作品。

Discovering Romans是Discovering釋經系列其中的一本,作者是有名的基督教神學家、詮釋學學者Anthony C. Thiselton。這書的副題是:Context, Interpretation, Reception,指出了這書的詮釋取向是處境,解釋和Reception History[1](暫譯:歷史讀者/解釋回響)。作者已經有六本書註釋書著作, 有兩次使用Reception History的詮釋方法(另一本是帖撒邏尼迦前後書)。在這書中第二、三章中, 作者列出十二個詮釋羅馬書的方法, 三個是基本的,另外其餘的九個[2] 方法是在有限的目的下,對詮釋上仍有效用的。其次這書會討論原文字義和文法等在解釋經文學上有基礎上的幫助,另外因著這系列要求要有多元的觀點,作者引用了不少釋經學者 Dunn, Cranfield, Fitzmyer, Wright and Ziesler 等的解釋作為詮釋這卷書的討論。

 

詮釋羅馬書的歷史

對於羅馬書的詮釋,過去只用單一歷史評鑑的方法是一個誤導性的錯誤,這方法也是反神學取向的(anti-theological dimension), 二十世紀後期開始, 直到現時, 我們應檢視這些方法和修改, 就是歷史和神學的詮釋的分離。Wrede 和Schweitzer 建基在Ludemann的保羅的兩個救贖理論而拒絕認為羅馬書的中心是 “因信稱義”, 兩個救贖論分別是建基在猶太主義(羅1-4章)和希臘思想之上(羅5-8章)。然而, Thiselton 認為保羅受希臘思想的影響(如W. Bousset 等的History-of religions學派)仍要有商榷的幾個地方(p.9)。二次大戰後, W. D. Davies 的巴勒斯旦猶太教導和“新出埃及”理論把羅馬書帶到拉比猶太傳統的詮釋向度, 跟著而來的是Shoeps, Stendahl, E. P. Sanders 和 “保羅新觀”, James Dunn 對 Sanders 作為一些批判和修改, 而N. T. Wright 發展出一個重新定義的觀點, 以揀選和立約成為地位的基礎, 但C. E. B. Cranfield等仍是堅持以往的觀點, 一直抗拒 “新觀"。

詮釋羅馬書的策略

作者Thiselton 指出歷史上三種基本的主要詮釋方法,在這書的導論中,他認為過去只用單一所謂歷史評鑑的方法是一種誤導性的錯誤,這方法是反神學傾向的(anti-theological dimension); 第二,也指出那些使用修辭評鑑法的一些問題,過份套用diatribe文學體裁等之類的修辭解釋方式(e.g. superimposition of one ‘code’ onto another ); 第三,以社會/社會科學閱讀詮釋, 已往的學者們研究了許多經濟,社會階層,奴隸制度,社會階層和人口數目等,教會群體等,相信羅馬不只是一個教會,而是有多個混合不同背景人的教會。作者多次引述Jewett在詮釋的討論,提供了不少處境詮釋上的幫助,雖然其他學者會有不同的意見。

 

這書是作者所運用跨科際領域對話(Interdisciplinary dialogue)的概念,把各種詮釋的研究結果集成一身,主要是以文本中的語言為基礎,互補各種詮釋結論,透過Reception歷史追索,文本作為語言的行動, 在我們的處境中應用,因而出現全新的應用視野,其中以歷史和語言互動的過程,卻約制在詮釋的轉進(Hermeneutical spiral)中,使開放的文本不至淪為不羈的讀者回饋的解釋。

FullSizeRender (2)

 

羅馬書13章1-7節作為詮釋的例子

作者以所以羅馬書13章1-7節為例, 得出有兩個解釋這段經文的結論: 1) 順服政權的原因是良心, 也是運用良心判斷政權是否在神使用下作神的僕人(參羅2:15是非之心); 2) 保羅教導順服在上位的管治,所得出的結果是納稅的行為, 這個言說的行動所引伸到今日的社會中, 意味著基督徒必需遵守僱傭法例,按時交帳單,交納等等的這些行動。當時政權未演變成為有系統性地逼迫羅馬的信徒(p.229),而保羅也曾經因為羅馬的政權保護逃過了匪幫和猶太人的加害,所以保羅對大多數羅馬教會的信徒在那時的話是:「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羅13:3b)。這樣的詮譯,Thiselston認為保羅並不是假意妥協羅馬的政權,而是認真的勸戒羅馬教會信徒在敎會以外是有神的管治,有神的者使和用人。作者引用Wright的說話: ‘…recognizing the God-given role of authority, the educated Christian conscience ought to become disquieted if it finds itself resisting God’s steward.’ (p.230-231)

最後,可能一些聖經學者會認為作者在解經上討論文本作者是誰,寫作地點,書卷的完整性,經文結構和分段等等討論,但當我們了解到作者是一位神學家,並且在編幅上的限制(320頁),要寫一本十六章書信而有深度註釋書,作者的精簡的寫作手法已經令人歎為觀止,對已省卻的東西在坊間已經有許多的討論,俯拾即是。這書屬於中級程度的註釋書,對於樂於研究聖經更廣泛的討論和神學與歷史上,羅馬書詮釋所走過的路是一個很好的導論,作者又帶領回去尋找歷代解經的傳統,卻有融入讀者/詮釋者的重要角色在這個詮釋的過程中,文本開放,並為將來的詮釋舖設重要的橋樑。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ception_theory ,See also, Thiselton, A, 1&2 Thessalonians, (Blackwell Bible Commentaries), Wiley-Blackwell, 2011: “The Aim of Reception History”. 1-3.

[2]九個詮釋的方法:1. 讀者回饋理論(reader-response theory); 2. 結構主義解經(structuralist exegesis); 3. 解放神學的詮釋方法 (liberation hermeneutic method); 4. 存在主義的解釋方法(existentialist interpretation); 5.過往思想的解釋(pre-critical exegesis) ; 6. 巴特思想的解釋(Barthian exegesis); 7. 字典和文法的解經方法(lexical and grammatical exegesis), 經文評鑑研究(textual-critical research); 8. 榮辱文化社會系統和帝國主義批判方法(shame-honour system and imperial cult critical method); 9. 形式評鑑技巧(form-critical techniques)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