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否定神學

簡介否定神學         

photo-1429051781835-9f2c0a9df6e4

(一)概念說明:否定神學negative or apophatic theology,並非因其係悲觀的、有缺點的、缺乏良好品質,及内容有問題,因而被「否定」。相反,所謂否定指的卻是「拒絕承認」;亦即將神學作爲科學處理時所抱持的一種「拒絕」態度或思想程式。希臘文中與英文 「否定的」negative相等之語彙爲 apophatic (apo-phanai, no-saying): 因此「否定神學」 除在英文中稱negative theology,亦稱 apo-phatic theology,也就是在論及神學時,寧持拒絕而非肯定方式;亦即一種帶有拒絕、沉默方式之神學。其相對語應爲「肯定神學」affirmative or kataphatic (希臘文 kata-phanai, yes-saying) theology。

 

(二)簡史:在歷史中,類比指出人思想辯証的過程中,在肯定中的否定,又予以肯定。如果人在思考過程中,不維持此辯証方法,結果人的思想就很容易走向二個極端:或是走向同義同聲,使整個宇宙籠罩在一元論(泛神論),或是太強調同聲不同義,使有限和無限之間成爲兩個互不相關的領域。爲此,類比的思想過程,就在指出人類思想的需求,以達中庸之道。類比的用法在神哲學的歷史中,可分爲幾個階段:

(1) 初期教會:早期的神學以否定的神學論 述來綜合二個不能協調的事,即一方面該講出有關上帝的事,另一方面則不能洽當的講出。如僞狄奧尼修(Pseudo-Dionysius Areopagka, 約500)曾說:論上帝的事,否定的說法比較眞實,肯定的說法比較有問題。《狄奧尼修文集》收入了《論聖名》、《神祕的神學》、 《天階體系》、《教階體系》及《書信》共五篇著作,位據其首的是《論聖名》。神名可名非神名,這是僞狄奧尼修開篇推出的第一個命題。他借用《哥林多前書》裏的話 說,凡人稱道上帝事者,傳述之眞埋必「不是用智慧委婉 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請」(林前2:4)。這一超越言語和知識的大能,非人類的智力和文字可望其描繪,所以人不可能以文字和概念來表述那隱而不見、超越存在的上帝的神性。因爲上帝是萬物之因,是超越心智的心智,超越存在的存在,不是話語、本能、名稱之類可以把握。惟有上帝自身,方可闡述他的眞實形狀。所以,對於這高駕於一切知識形式之上、一切感知、想像和觀念所不及的上帝,非語能夠言說和說明。

(2)中古時代:安瑟倫(Anselm of Canterbury, 1033-1109)曾主張,人無法以有限的思想獲得那超越人所想像的那一位:這種主張以否定的方式表達出更卓絕的意味。後期的經院哲學(Scholasticism)努力地整合肯定與否定的因素,如三位一體的奧秘,一方面肯定“愛的事實",但是也否定了人能夠用有限的思想眞實的了解,那使慈愛的上帝為何容讓自己的兒子降生爲人及死在十字架上,這種卓絕之愛是奧秘,這愛的奧秘是一種吊跪(paradox)。

(3)馬丁路德(M. Luther, 1483-1546),他以很具體的否定神學,一方面說明上帝在耶穌死亡中的離棄,但另一面卻又表達出耶穌是獨生的愛子。父捨棄子的事實是新約作者所指證的,保羅聲明父没有憐惜自己的兒子,反而爲衆人把祂交出了(羅8:32)。福音書的苦難預言中,耶穌說「人子將要被父在人手中」(太17:22, 可9:31,路9:33) ,被動式的用意是暗示耶穌將要被父交付在人手中。因此,不但是子的自我交付,也是父的交付:子交付了自己,父交付了祂的獨子:子經歷被遺棄和垂死的痛苦,父卻忍受喪子的痛苦。雖然如此,路德更卓絕地表示出上帝深切地與信徒們一起生活的正面目的。

(4)二十世紀:巴特(K. Barth, 18864968)、 普齊瓦拉(E. Praywara, 1889-1972)和孫根(G. Soehngen, 1892-?)的討論中,曰漸看出所謂的「創造類比」及「存有類比」和「十字架的類比」之間没有衝突,它們都是在不同的層面上,用受造物的有限思想來表達那超越有限思想能力的救恩奧秘。在「存有類比」和「十字架類比」中,可以看出神學思想界中的不同的重點:天主教的神學本來較強調哲學性的表達和有本性與超性之間的張力及自然的知識和信仰的關係;基督教的神學卻往往較強調聖經式的和信仰性的表達,較不注重哲學性的說法,所以較少提及否定的神學的進路。

 

(三)否定神學源於類比思考的過程

類比是建構神學的基礎,對於三位體上帝的無限來說,人在受造界中努力地想要了解那無限而超越的奧秘,神哲學有三個類比的的方法,而這個類比思考的過程包括三個相輔相成說法:

(1)肯定法(the way of affirmation):講論這對象是什麼,比如:上帝是光。

(2)否定法(the way of negation):在肯定後又說明出這對象也不只是什麼,比如:上帝不是如同陽光的那種光,祂不是受造的光。

(3)卓絕法(the way of eminence):以積極的一面表達出:不但是什麼,也不但不 是什麼,而且還超越什麼,比如:上帝是光的絕對圓滿的實現。

採用類比的說法並非想以言語來控制上帝;相反,運用類比的方法反而能引導人認識信仰、上帝和那位救主基督。

 

(四)德里達:避免言說否定神學

(1) 何謂否定神學:

—九八六年,德里達(Jacques Derrida, 1930-2004 )在耶路撒冷發表過一個講演,題目是《如何避免言說:否定》。「否定神學」這個詞不但冷僻少用,而且本身還是一個疑雲密佈的術語。「否定神學」在這裏意味着甚麼?德里達稱在這個扣當寬泛的標題下,人經常是指一種語言形式,它的修辭、語法 和邏輯模式,它的闡述程式等等。總而言之,這是一種文本的實踐,都是發生在「歷史」之中並且經歷了「歷史」 的檢驗,雖然它有時候也顯得離經叛道、出奇出格。

否定神學「出奇出格」,是因爲它說到底似是一種拒絕言說的東西。實際上,德里達的講演通篇採用的,也是拒絕言說的策略。否定神學這個在德里達看來極似解構自身的概念。

德里達注意到《狄奧尼修文集》的《論聖名》篇沒有隻字言及否定神學。通覽《狄奧尼修文集》,作者只有在《神祕的神學》第三章 的標題中提到一次「否定神學」,而且無涉釋義,只是爲 了反證「甚麼是肯定神學」。所以,「否定神學」這個概 念究竟有沒有由來,以及僞狄奧尼修究竟同它又有甚麼瓜葛,推想起來還是疑問。但德里達認爲這個疑問不構成疑問。他指出,否定神學大而化之的話語,頗相似對語言的。

notopen

(2) 言所不能言

避免言說否定神學,或者說避免避免言說否定神學, 我們發現德里達將目光轉向西方文化三種範型,視其爲言說否定神學自我消解之蹤跡的三個階段或曰三個地 點。它們分別是希臘柏拉圖的傳統、基督教僞狄奧尼修和 愛克哈特(Meister Eckhart)的傳統,以及海德格爾的傳統。

否定神學看起來也很像一個沉默無言的上帝。上帝本無名。 《出埃及記》有這樣的記載:摩西問上帝,若以色列人問 及他們的上帝叫甚麼名字他該作何答覆,上帝當即答道: 「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I AM THAT I AM.’’)對於這樣一個超越存在的存在,如何能夠避免言說呢?如何又能夠避免避免言說呢?言雖不能言,然非言無以傳。

有一次他在一個講座中多番重複的一句話:「解構是毫無否定的意思。」(Deconstruction is nothing negative.) 。同樣,我們可以說:「否定神學,它毫無否定的意思。」

 

 

—-

參考書目:

張賢勇等, 德里達與神學–基督教文化論評, “德里達: 避免言說與否定神學”, 出版: 道風書社, 2004.

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  神學辭典(THEOLOGICAL DICTIONARY─A One–Volume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Catholic Theology)出版: 光啟文化事業, 1996.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