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思索的點滴

photo-1453066295883-16d65a7e84ad.jpg

苦難思索的點滴

 

神為何容許苦難奪去無辜者的性命?在基督教信仰來說,這從來都是不輕易回答無神論者所質疑的這個問題,因為基督徒一向都是以‘相信’作為我們的答案,而不是認知和理解。

有神論者有認為苦難的存在是要使人因此尋找祂、親近祂。也合理化地對人表示,苦難是奧秘,神沒有讓人知道苦難的原因,又或辨說,苦難存在的原因太過複雜我們不能明白。基督教信仰有肯定苦難的意義,同時又有認為苦難無義,是惡的彰顯,雖然不肯定為何神容讓惡的存在,即使不知道原因,仍確認實苦難的背後隱藏著神的原因和美意,並且表明在苦難中上帝並不缺席,確信在任何苦難中,神選擇與人一同受苦。更有些認為苦難是偽裝的祝福,是屬靈性格的磨鍊,是別人祝福的源頭,或福音的種子等等,相反也有人認為把苦難若看成祝福,是異教的信仰,因為基督教相信的上帝是與惡為敵的。這些問題的思考,在基督教的神學上,稱為神義論(Theodicy)。

然而,對於無神論者來說,這些都不能給人滿意的答案。 John Mackie為人所廣泛知的討論中, 他說到 “惡"和 “全能"同時的出現,是矛盾,非理性,和基本的神學教義上是不一致的。[1]

假若我們從一個非神學的角度思想,為何神(上帝)容許這個世界有罪惡? 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兩者所得出的結果是非常不同的。對於苦難和神的關係,無神論者可以直接了當地認為:“神"根本是不存在,又或者,就算神是存在,也不能相信祂可以有能力去阻撓災難的發生。

 

惡本源的問題。為何神容許這個世界有惡?

若是把苦難、邪惡、人惡行和自然的災難都統稱“惡"(基督教稱為罪/原罪),換句話來說,無神論者要問的是:為何慈愛全善的神不阻止惡的發生? 衪若是全能的神,衪是有足夠的能力這樣做。無神論哲學家David Hume認為若果神是願意阻止罪惡,但卻是不能,這樣祂就不是全能,是無能為力,又或者衪是不願意。那麼,衪就是懷心腸了(malevolent)。為何神容許罪惡/苦難呢?Hume認為如果神是完美至善全能,為何容許這世上有苦難? 最直接的答案是神容許有普遍性的罪惡/苦難,或一些特定的災難和死亡可以臨到人。

 

 

神容許罪惡/苦難是有祂的美意?

事實上,有神論者並不知道神為何容許 “惡"的存在,更有趣的是有神論者所說的沒有很多理性討論,歸根究底,就是相信神吧。其實,更需要的是一個無神論的人如何能明白有神論者所解釋的原因。

有神論者認為神容許有“惡"出現是有原因的, 但卻為何又和 “相信” 有關呢? 這個 ‘相信” 就可以解釋神容許“惡"的存在的原因嗎? “相信” 的決定是先於神容許發生 “惡”的事實嗎? 這是不能解釋的。這非理性和沒有原因的“相信",就解釋了神容許“惡"出現的原因?當然不能。有神論者不知道神為何容許“惡"的出現,只相信有神的原因(美意)。無神論者並不滿意有神論者這樣回答他們所問的難題。許多的哲學家都指出有神論者的人所聲稱 “有神的原因"的矛盾,神是完全美善、全能全知,但另一方面神卻又讓“惡"的出現。

 

聖經的一個個案: 有神論者的矛盾?

約翰福音九:1-41

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9:2)

  • 假設合理的根據(warrant): 這人瞎眼是因為有人犯罪。
  • 瞎眼的原因: 犯罪是與這人有關係。
  •  可能出現的情況:
  1. 這人沒有犯罪, 是他父母犯罪
  2. 這人父母沒有犯罪, 就是他自己犯罪
  3. 這人父母沒有犯罪, 他自己也沒有犯罪
  4. 這人有犯罪, 父母也有犯罪
  • 1, 2, 4的條件下, 是這人瞎眼的原因是與父母有關。
  • 3, 是另外他人的犯罪, 達成他瞎眼的原因, 因他們沒有犯罪。
  • 犯罪的結果是瞎眼

天生瞎眼, 瞎眼是因犯罪, 先後次序不一致

1 犯罪是在未瞎眼之前

2 出生前就已犯罪

3 是父母犯罪才生來瞎眼

4 父母犯罪不是唯一的原因

耶穌卻回答這個問題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

這樣,瞎眼是完全和他們沒有任何關,惡不是出於人,而是出於神的作為,要顯出神的榮耀!

惡的存在似乎有神的容許,並且不一定與人的行為有關。

 

全能和至善的就不容許事物中有惡的存在?

1 神是全能的

2 神是全善的

3 神是全知的

4 惡是存在的

5 全知全能美善者能除去一切惡, 同時

6 沒有非邏輯的限制(no nonlogical limits) 全能者做任何的事

如果神是全能知全能美善者, 祂就不容許事物中有惡的存在。這敘述是不一定真確(is not necessarily true)。有些例子如英雄主義往往是在罪惡的處境之間出現;又如有人願意承受別人的痛楚,就必須有某人在痛楚中。Plantinga 總結分析了1,2,3項是一個集合,而 5, 全能知全美善者要除去一切惡,不是必須的 (is not necessary)。Plantinga 提及有神論者 Martin Luther 和 Descartes 同樣都認為神的能力甚至不被邏輯定律所限制(God’s power is unlimited even by the law of logic),有神論者相信神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God can do what is logically impossible)。但 Plantinga 認為在 1,2,3 宣稱的條件下,全知全能美善者能除去一切惡,卻不是必須要把惡除去,沒有非邏輯限制的問題。  [2]

 

神能夠除去惡,但不是必須的?

全知全能美善的神為了一個良善的原因而容許惡的存在。那麼,人就會問那是什麼的原因?神哲學家Augustine 解釋神造人有自由意志,沒有迫使人一定會犯罪,有些受造物天使也沒有犯罪。神的慷慨和美善是沒有限制受造物犯罪的意志。[3] 他認為 ‘神的美善原因’ 是神容許惡的存在,神當然能造一個更完美的世界,但祂選擇造一個人可以有自由意志犯罪的世界,讓受造物有自由和有惡的存在。Augustine 這種神義論稱為 Free Will Theodicy (Theodicist), 因為這個理論的基礎是受造物的自由意志放在重要的位置。而另一種稱為Free Will Defender 基本上和以上的方向是一致,都是以神有 ‘美善的原因’ 來支持‘神是全能全知全善’的敘述;但Free Will Defender 進一步嘗試以 ‘神是全能全知全善’ 來解釋神有 ‘美善的原因’。

photo-1444807016527-23eae0a4b246

神能造一個沒有自然災難,惡存在的世界嗎?

Free Will Defender 更仔細地分析惡可以有人道德上的惡和自然的惡。認為神不可以造一個世界有道德的良善,而沒有道德的惡。是否有一種美善是必須容許惡的存在才能出現嗎?然而有許多美善的情況,惡是沒有出現的,這不能解釋美善出現的可能是神容許有惡的出現才能達成的。Free Will Defender 認為自由是一個可以隨意不受影響之下作出某個行為,這才有道德上的意義,所以神創造的人是可以自由地選擇在道德上行善或作惡,但道德上,惡的出現是人行為的選擇,與神全知全能至善的本性無關。其次,神能造一個沒有自然災難,惡存在的世界嗎?若祂是全能全知,祂當然可以造一個宿命式的(causal determinism)世界,但這又和祂給所有受造物有的自由相違背。如果是有不同種類的世界,神就是選擇了最好的一種,這種是可以讓受造物有自由意志,而這個世界是有惡的存在。

有些的’惡’是屬於自然性和非人為的責任?

惡的存在是可以出現在自然的災難,如地震、疾病等,這些出現其一個可能是人為的錯誤或行為所導致,另一個可能是非人類性的影響,如聖經所描述的靈體天使、撒旦等。Augustine 的神義論認為自然性的惡是由靈體的活動所導致世界中自然的惡。這也是受造物,也就包含靈體的自由意志,也就是聖經所敘述的撒旦和墮落天使。[4]這樣來說,神造一個在自由意志底、下容許惡存在的世界。相反,有人認為不可能每個自然災難都是靈體活動,自然的災難純粹是自然的因素。在一個有惡的世界,並是不能容許同時神的存在,這是合邏輯和有聖經的背景的,也解釋為何至善全知全能的神容許世上有罪惡和苦難呢?[5]至於其他的問題就可能是有關教牧的關懷和牧養了。楊腓力:祂給我們自由,違逆祂起初設定的計劃…用在祂重建的目標上。我若能接受這份生命藍圖…就會改變我看待事情的看法,不論其好壞。[6]

 

 

———————————

[1] Mackie, John, “Evil and Omnipotence," in The Philosophy of Religion, cd. Basil Mitchell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1),p 92-93. : “I think, however, that a more telling criticism can be made by way of the traditional problem of evil. Here it can be shown, not that religious beliefs lack rational support, but that they are positively irrational, that the several parts of the essential theological doctrine are inconsistent with one another. . .”
 [2] Plantinga, Alvin, God, Freedom and Evil, Eerdmans, 1974, p 7-24. “The conclusion to be drawn, therefore, is that (proposition: if God is omniscient and omnipotent, then he can properly eliminate every evil state of affairs) is not necessarily true. And our discussion thus far shows at the very least that it is no easy matter to find necessarily true propositions that yield a formally contra­dictory set when added to set (1,2,3) One wonders, therefore, why the many atheologians who confidently assert that this set is contradictory make no attempt whatever to show that it is. For the most part they are content just to assert that there is a contradiction here. Even Mackie, who sees that some “additional premises" or “quasi-logical rules" are needed, makes scarcely a beginning towards finding some additional premises that are necessarily true and that together with the members of set A formally entail an explicit contradiction.” P 24.
[3] ‘The Problem of Free Choice’ Vol. 22 of Ancient Christian Writers (Westminster, Md·: The Newman Press, 1955). bk. 2. pp. 14-15. : “God has not compelled men to sin just because He created them and gave them the power to choose between sinning and not sinning. There are angels who have never sinned and never will sin. Such is the generosity of God’s goodness that He has not refrained from creating even that creature which He foreknew would not only sin, but remain in the will to sin. As a runaway horse is better than a stone which does not run away because it lacks self-movement and sense perception, so the creature is more excellent which sins by free will than that which does not sin only because it has no free will."
[4] Frame, John M,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R&R Publishing, 2015, p 109-111.
[5] Thiselton, Anthony C., System Theology, SPCK, 2015, p 55-56. :“Aquinas continued, “One opposite is known through the other·” Dark­ness is known through light, and evil is known from good. The sun shines on bright hilltops and dark valleys. He then quoted Augustine, “Evil exists only in good·” Evil cannot wholly consume the good, but serves the good of the whole. Again he quoted Augustine, “There is no possible source of evil except good·” Our universe enjoys light and shade, and life and death. In turn, this is related to the claim of Gottfried Leibniz (1646-1716),who pro­duced a theodicy in terms of a series of logical syllogisms. He concluded that God had created “the best possible world." ”
[6] 楊腓力,為何上帝不理我,校園,2014(二版), 321-322頁.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