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卜神諭(Sibyls Oracles)簡介

knowledge-1052014_960_720

西卜神諭(Sibyls Oracles)簡介

(約在公元前二世紀至公元後七世紀)

 

John J. Collins 認為大多數在希臘時期離散的猶太文學都是以護教為目的,只有“西卜神諭”(Sibyl and also Aristeas)是以傳統希臘傳統形式(e g. Philo) 來寫作的非猶太形式的偽經(Gentile pseudonyms), 又許不必再討論是希臘或是猶太的文學作品, 因為經這樣長的時間, 希臘的文化已經接納了猶太的傳統, 離散的猶太人也在希臘文化中找到自己的身份。現在遺留下來的有個一序和十四卷, 其中有一些是殘缺不全的。Collins認為“西卜神諭”最值得基督教研究的是第三卷和第五卷, 發現在埃及地的猶太人的關係由好而變為惡劣, 這是具有歷史研究的價值。

“西卜神諭”是一種頗為奇特的文學現象。它不僅指單篇作品,也是一類預言性詩歌的統稱、僅流行於紀元前後數百年的猶太和基督教世界中,也出現於地中海周圍的主要民族的文化中,就如希臘、羅馬、巴比倫、波斯和埃及等。有關“西卜”(西卜, 或西卜林)(Sibyl) 的語源學研究迄今尚無令人滿意的結論,故無法對這一現象的起源作出合理解釋。在悲劇時代 (公元前5世紀左右) 的希臘語言中,“西卜”是一個人物,最初可能是一個女先知的名字。她被描繪成一位年邁的婦人,在迷醉狀態中滔滔不絕地講述令人著迷的預言,她被視為神與人之間的媒介。

 

Publius Ovidius (43 BCE – c. 17 CE) 是羅馬著作豐富的詩辭文學家 ,Ovid 在他著名的《變形記》(Metamorphoses  14.132) 第14卷中說,太陽神阿波羅曾許諾她長壽,壽數如同海灘上的沙粒,而她卻不求年輕,以致千百年中一直是個皮膚乾癟皺縮的老太婆。按希臘哲人赫拉克利德斯(Heracleides Ponticus c. 360-25 B.C.)的說法,西卜比阿波羅與繆斯之子俄耳甫斯(Orpheus)更年齡老邁。假如歷史上確曾有這樣一位女先知,是西卜形象的原型,她也在西元前5世紀之前就消失在民間傳說的雲山霧海中。

 

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eitus)說到,西卜是以她的聲音存活了千百年,相傳她甚至死後還能繼續講預言,她的靈魂能在月亮表面繞行。在不同的世代發預言和留下指引。有時她被視為神與人之間的仲介,埃利色雷城(Erythrea)邦的一種錢幣稱她為“女神西卜”(Thea Sibylla, “the Goddess Sibyl”)。在猶太傳說中,她是在舊約中義人挪亞的女兒或兒媳婦。

 

至今可見最古的西卜神諭是公元前4世紀的作品,大多用古希臘六韻步詩體寫成,較有代表性者產生於小亞細亞半島一帶 (those of Erthrea and Marpessus in Asia Minor and of Cumae in Italy)。 有人推測,它們是在古希臘德爾斐神諭(Delphic Oracle)的影響下形成的,德爾斐是最著名的阿波羅神殿所在地,流傳的神諭具有很高的聲望等等。最有影響力人的是 Varro , 他試圖將波斯的西卜、希伯來的西卜、迦勒底的西 卜以及埃及的西卜加以區分。在希臘、羅馬傳說中,西卜曾預言斯巴達女人會給特洛亞城帶來毀滅,亞歷山大大帝將所向披靡,維蘇威火山將要爆發,埃涅阿斯去冥府與先父之靈相會的途中會遇到各種災難,但他所建之城必定前景燦爛。羅馬元老院對這批作品甚為珍視,曾派專人收藏保管,起初是兩個人,後來增加到 15人,可見其規模之大與數量之多。公元前 83年朱庇特神殿被焚毀時這批卷籍也毀於烈火,而在前 76年聖殿重建後,它們又從一些地方 (Erythrea)搜集起來,彙編成冊。但後明作品一般篇幅短小,缺乏巨集編巨制,內容和題材比先前狹窄,多講奇異之事和不祥之兆,如其中一篇預言兩性人的出生,說那人“既有男子的各種器官,也有女人的一切特徵”。一般來說,羅馬在重要的危機時,都會找出來參詳,例如公元前 173 的馬其頓戰事。

 

西卜神諭往往以象徵性筆法寫成,所述內容晦澀難解,從中能發現豐富的歷史暗示,卻看不到信實可靠的編年史或史實,作者的意圖顯然不是忠實地報導事實。對於希臘、羅馬人來說,讀意義首先在宗教方面:借助於對災難將臨的警告,震懾讀者的心,勸人戰戰兢兢地面對諸神的憤怒,小心翼翼地恪守其教條和各種禮儀。同時,這批作品似乎也有類似政治宣傳的功能,見於譬如亞歷山大必定登基並勝利之類的預言中。但對於東各民族來說,其主要價值則是間接反映出當時民眾的政治心態、他們對社會現實的不滿,以及對先是希臘、後是羅馬當權者的恐懼和抱怨的心理。

 

猶太人的西卜神諭即在上述文化背景中發展起來,部分篇目流傳至今,包括 1 段序言、14 卷書和 8 段殘篇。研究表明,它們大多是希臘化時期的作品,只有少量成書較晚,延至公元7世紀。 中大約半數寫作於埃及(第 3、5、11、12、13、14 卷),其餘可能形 於敘利亞(第 4、6、7卷)、小亞細亞(1、2卷)或中東某個難以確定的地區(第 8 卷的一大半)。很自然,猶太作者在借鑒這一外來文學樣式時會對它做各種為其所用的改造編修。除稱西卜是挪亞的女兒((或兒媳),信息來自上帝外,他們還把信息的內容納人猶太神學之中,用以論證一神信仰優於多神教和偶像崇拜,用來傳遞希臘化中期起風靡猶太社會的末世論思潮,猶太人的西卜神諭成為其啟示文學的有機組成部分。猶太西卜神諭的首要內容是宣告末世將臨,前所豐有的大災難將因上帝的憤怒而降臨。就此而言,它繼承和弘揚古典先知的預言傳統。如先知書,西卜神諭關於大災難的警告通常也針對特定群體和具體的城邦。災難來自上帝的憤怒,上帝或因子民追隨異神、濫拜偶像、褻瀆禮儀和節期而憤怒,或因他們道德淪喪、欺詐、 姦淫、殺人流血而憤怒。又如先知書,西卜神諭中也偶然間可見希望的信息,繪畫出毀滅過後的再生個天地改觀、榮耀的王國降臨、由彌賽亞君王永遠統治的新時代的到來。

 

但西卜神諭描繪的末世圖景還有比先知書更豐富的內容。它們遍及各卷,例外者只有第11至13卷——即使這裏起初可能也有末世論段落,只是後來散佚了,或者被編錯了地方。從創世到末世之間的人類史常被分成10個世代,也被分成由4個王國相繼統治的階段。現世的毀滅令人心驚膽跳,通常是被神界的烈火焚燒;也有不少段落對陰間冥世、已死者的命運、死人復活,以及最後的審判做出繪聲繪色的描寫,例如第2卷214至237行:

『於是,永生上帝的不朽天使們, 就是熟知世人先前所犯罪行的米迦勒、迦百列、拉斐耳和烏列,領著那所有人的靈魂,從陰沉昏暗中去接受審判,領受那偉大而永生上帝的裁決。

而後,那屬天者要把靈魂、氣息和聲音 賜予巳死者,把各種關節置於其骨間,把肉、筋、脈、皮, 以及那人先前的毛髮各置其位。人的身體以屬天的樣式裝備整齊,在那無可比擬的日子裏站立起來,呼吸自如,百體靈便。 接著,大天使烏列要破除陰間諸門上的巨大鐵閂,那非由金屬鍛造的牢不可破的門閂,將諸門 統統敞開,領出所有哀傷的人影,尤其那些古代的幽靈:泰坦人,巨人族,和葬身於大洪水的人們,去審判之地。還有那些被巨浪淹沒在海洋中者,他們多如遭吞噬的野獸、蟒蛇和飛鳥; 這所有的人他都要領到審判庭中。此外,那些被食人烈焰所毀滅者,他也要召集起來,帶進上帝的法庭。』

bossfight-co-boss-fight-free-high-quality-stock-images-photos-photography-old-piano-960x640.jpg想象之奇特、比喻之豐富、文筆之有力,堪與後世但丁的《神曲》、彌頓的《失樂園》相媲美。與審判的場景交相輝映,西卜神諭也不時給人以棄惡揚善的勸誨。在第1卷150至198行中,詩人借挪亞之口告誡讀者,招毀滅的罪行是暴力、欺騙、淫亂、譭謗和瀆神,而改邪歸正之途唯虔誠禱告和真心懺悔。統觀各卷,作者痛責的惡行還有拜偶像、同性戀、貪婪、逼迫義人與屈枉無辜等。

例如在西卜卷二中就含有希臘、猶太和基督教特色。第1 至34 節是西卜預言第十個時代的災難,接著就是一個富基督教特色的部分,描述基督將來會給殉道者和過聖潔生活的人之獎賞〈第35 至55 節〉;第56 至148 節是偽弗賽萊特言論的摘錄;而卷二154至176 節則述及希伯來人統管全世界,富猶太特色;在第177 至338 節,西蔔預言到以利亞和彌賽亞的來臨、世界遭火毀滅、將來的審判和死人復活,以及惡人的懲罰和義人的獎賞。書中各處皆有不少與福音書《尤其是符類啟示錄》平行的經文:卷書177 至183節與馬太福音24章的46至51 節平行;卷二190 至191 節與馬太福音24 章19 節及路加福音21 章23 節平行;二書239 至243 節與馬太福音16 章27節及25 章31 節平行。此外,西卜神諭的一些落中留有基督徒的手筆,最典型的是第6卷1至28行,這是一首基督讚美詩,扼要述說了耶穌從受洗到受難的一生。

西卜神諭對後世西方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早期教父曾數百次引用其中的術語和典故。它對陰間被罰者所受折磨的描寫明顯影響了但丁在《神曲•地獄篇》(Dante’s Inferno)中對類似情節的處理。由它衍生的大批文學作品綿延了整個中世紀。它所塑造的天使和邪靈形象一再出現在中世紀藝術和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拉斐耳(Raphael)的著名繪畫中約1600年,拉梭的奧蘭多(Orlando di Lasso)將其改編成復調樂曲。此後,一些浪漫主義和現代主義作家也不時從中取材,豐富了自己的文學創作。

 

 

參考書目:
基督教典外文獻-新約篇-第四冊:“卷二 基督教西卜神諭篇", 作者 / 編者:黃根春, 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2001. 亦參 :  http://www.xiaodelan.org/BookInfo.asp?ID=10721
鳳凰的再生—希臘化時期的猶太文學研究, 著者: 梁工, 趙復興, 商務印書館, 2000.
The Old Testament Pseudepigrapha, Vol.1: Apocalyptic Literature and Testaments., Editor: James H. Charlesworth, Third Hendrickson Edition Printing, April 2013.
Seers, Sibyls and Sages in Hellenistic-Roman Judaism, John J. Collins,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 2001.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約討論, New Testament, 其他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