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是教師?

牧師是教師?—討論以弗所書的 τοὺς δὲ ποιμένας καὶ διδασκάλους

photo-1464013778555-8e723c2f01f8.jpg

 

 

牧人的意象從它在近東的用法(指引導其百姓的統治者)進入了猶太的思想,然後被基督徒採納。有人指出牧人的意象於今昔的重要分別,現代西方世界中,牧羊人一般是趕羊的人,但在古代近東世界中,牧羊人是領導/引導羊的人(’in the [modern] West shepherds generally drive their sheep; in the [ancient] East they lead them.’); 牧人要牧養、作全群的榜樣和警醒等(約20:15,17; 彼前5:3; 使20:31)

新約中有動詞 πoιμαίνω (餵養/照顧)出現過十一次,是與 ποιμήν (牧者/牧人/牧師)同字根的。再者,ποίμηον (群/羊群)在新約僅此五次 (徒20:28,29 , 彼前5:2,3; 路12:32); 其同義詞 ποίμνη (群/羊群/羊)(約10:16 ;太26:3; 路2:8 ; 林前9:7a ; 林前9:7b) 在新約也是一共出現五次。兩個希臘字同樣也與ποιμήν (牧者)同字根。可見牧人與羊的密切關係。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者和教師,」(和修版,以弗所書4:11)

Eph. 4:11

NA 28 Greek NT

中譯

註釋

Καὶ αὐτὸς ἔδωκεν 他 賜予 第一簡單Aroist, 主動,直說語氣 第三人稱 單數
τοὺς μὲν ἀποστόλους, 這 使徒 眾數受詞, μὲν (可不譯)
τοὺς δὲ προφήτας, 這 先知 眾數受詞
τοὺς δὲ εὐαγγελιστάς, 這 傳福音的 眾數受詞
τοὺς δὲ ποιμένας 牧者 眾數受詞
καὶ
διδασκάλους, 教師 眾數受詞

教師一字出現在保羅書信有六次,除了一次指猶太人以自己為外邦人的教師(羅2:20)外,其餘都是指在教會中的教師等,從動詞來看,教師主要的責任是教導主的道(徒15:35)、神的道(徒18:11)、有關主耶穌的事(徒28:31),並有關信徒生活的倫理和處事準則(腓4:9; 帖前4:1; 帖後3:6)。

學者討論以弗所書4:11,“牧師和教師” 這兩個字的關係和意思。Wallace 認為‘牧師必須同時也是教師’ ,因為兩個名詞都是複數,這種結構在新約有堅實的證據。Jerome 也說作為一個牧者,同時間也是一個教師。Hoehner等,認為這個連接詞 ‘和’,是指一個真正的牧者,不能不同時是一個教師。Ambrosiaster 更甚至認為一個牧者應該是一個閱讀者,他要指導他人閱讀。曾思瀚聲稱「牧者和教師中間的冠詞〔原文照錄〕顯示牧者可能是教師的一種,又或者教師是牧者的一種。」馮蔭坤與 Bruce同樣認為「兩者可視為同一等的職事」,但不等同於「同一班的人」,他更進一步解釋牧師有治理和監督等責任。G. W. Kirby 在一本聖經百科書中指出「牧師和教師」一詞可能應理解為地方教會的長老要履行的、互相補充的兩種職事。馮蔭坤指出經文的背景,早在保羅時期,己經有治理和監督的教會的功能和職分存在。

以弗所書4:11中,“牧師和教師” 語意指向是什麼?「他賜給人的、有的做使徒,有的做神言傳講師,有的做傳福音者,有的做牧人做教師,」(呂振中譯本)另有譯:「他所賜的,有作使徒的,有作先知的,有作傳福音的,也有作牧養和教導的,」(新譯本)Louw & Nida 分析這經文在教會的角色中分別出四類,而不是五類,「牧師和教師」是同一類別,在共同一個冠詞(τοὺς)之後,這四類都是眾數名詞,而且句子結構工整。 Wallace指出,「牧師和教師」在同一個冠詞上是指向同一個人(或集合)或物體。Louw & Nida 的語意分析解釋「牧師和教師」是互補(complementary roles)。[1]在早期教會文獻黑馬牧人書(Herm. 72.4)中,有這樣的一個冠詞帶著兩個眾數名詞的語法 :“the apostates and traitors" (οί αποσταται και προδόται).[2]  我們可以說叛教者就是叛徒,但叛徒不一定是信仰的叛教者。同樣,我們可以說所有牧者都是教師,但教師不一定是牧者。

photo-1415369629372-26f2fe60c467.jpg

 

今天,教會這「身體」是否連接她的「頭」 (基督)?哪部分沒有連接?為甚麼?今日教會在尋找有能力的領袖或是懂得教導的教師呢?能夠管理和監督是牧者的基本責任,然而,牧養和教導卻是主要牧者的職事,在某些能教導的成熟信徒是可以分擔部分牧者教導的工作,但卻不能取代神給牧者教導的恩賜。換句話說,不是所有教師都是牧師,但每個牧者都是神恩賜的教師;事實上,教師是在某程度上有牧者的功能,雖然如此,但不一定有管理和監督職分,所以我們不能完全很清晰地分開牧者和教師的關係,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牧者的職分也包含著教師的角色,並且擁有管理和監督教會的責任。

牧者是帶領羊群會眾的人,也同樣是教師。最後,我們不要忘記新約聖經中有一個重要的字眼,就是耶穌是群羊中的“大牧人”(來13:20 τὸν ποιμένα τῶν προβάτων τὸν μέγαν);  “牧長” (彼前5:4  ἀρχιποίμενος)。以弗所書以人的身體比喻教會,人身體的最重要的部位是頭,經文背景借喻描述基督是在一個完整的身體上的頭部。這不正是教會的寫照嗎?耶穌是教會的頭,教會是祂的身體(弗1:23),「各房靠祂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你們也靠祂同被建造,成為神 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2:21-22) ,「唯用愛心説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台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 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 自己」(弗4:15-16)。這個身體的隱喻是會幕、是聖殿,這的確是神精心的設計,神藉基督與教會同在。當教會各人知道各自的本分和恩賜,並在基督裡連繫在一起,彼此配搭相助,在愛中團契,這就實踐了神最美的心意!

「祂賜恩讓一些人做使徒,一些人做先知,一些人做傳福音的,一些人做牧師和教師,」(當代譯本,以弗所書4:11)

 

 


 

[1] Syntactic structure of και: Granville Sharp’s RULE  I “two personal nouns of the same case are connected by the copulative καὶ  , if the former has the definitive article, and the latter has not , they both relate to the same person…)

[2] Wallace: “ But in nearly thirty instances of plural nouns in this construction in the apostolic fathers, this was the lone example of identical referents.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文釋義, 保羅神學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