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保羅邂逅耶穌

photo-1448960968772-b63b3f40dfc1

當保羅邂逅耶穌

Stanley E. Porter (士丹利. 波特)寫了一本名為 “When Paul Met Jesus” 的書,他把本書看為一個聖經詮釋和對歷史重塑的練習。他認為經文的詮釋和歷史的背景兩者都重要的,是不能分開的。波特審查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遇見復活的耶穌之前,保羅可能已經見過,接觸過耶穌;在新約的證據下,甚至他可能曾經與耶穌的有過個人的對話。

保羅漸漸開始時相信耶穌的話,儘管這個假設會出現一些疑問,但不得不能否認保羅曾遇見過耶穌的這個可能性存在。從福音書的內容,尤其是保羅的書信中的資料,保羅表明他曾與耶穌有過接觸。在巴勒斯坦地,保羅曾遇見耶穌,到復活後,耶穌又在大馬色的路上顯現,保羅最後認出這個聲音是耶穌,到後來,他寫信給教會,在書信中提到他曾見過耶穌,在他的信中至少有兩個地方都有這個表達(林前9:1, 林後5:16)。究竟保羅有沒有親身接觸過復活之前的耶穌呢?

 

聖經詮釋歷史初探

大約一百年前,上一代的主流批判學者了一些檢視證據和觀點,至少有足夠的證據來說服他們自己,就是保羅在耶穌仍在世上時,曾會見過祂。這些學主要者學者,是英國人詹姆斯·霍普莫爾頓(James Hope Moulton),蘇格蘭人威廉·拉姆齊(William Ramsay),以及德國約翰內斯·韋斯(Johannes Weiss), 他們都認為保羅大馬色的道路遇見過耶穌。對一些現代的學者來說,這個課題可能是一個驚喜,因為它已經成為研究保羅和歷史耶穌學術史上的失落的篇章!即使在 “保羅的新觀”問世後,情況依然如是,因為在耶穌言行和保羅的教導之間有一個基本上的鴻溝還未逾越,仍然是現在新約研究的焦點。

 

神學詮釋的誤導

保羅:「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外貌(原文是肉體;本節同)認人了。雖然憑著外貌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他了。」(林後5:16)

布特曼(Bultmann)曾討論過林後5:16中保羅所說的意思, 其中兩個字 οἴδαμεν 和ἐγνώκαμεν / γινώσκομεν (知道/認識) 有兩個不同認識的程度或層面, 因此認為今日基督徒不是按知識(empirical or worldly)的層面去認識基督, 保羅是否真的在當時認識在地上生活時的耶穌並不重要, 然而波特認為這種詮釋是把經文的意思神學化 (theologizing), 超過了希臘文法作為解釋的範疇。(P.64-69) H. J. Schoeps: “Paul never saw the historical Jesus,”並引用布特曼的解釋; David Horrell 則分析保羅和耶穌的信息之間不同的地方, 似乎也同意布特曼和Wrede的解釋, James Dunn 也是跟從Wrede的說法,就是保羅是基督教原起的再創教者(“Paul was essentially the refounder of Christianity…), 這就如很有影響力的Baur, 一開始就把保羅研究錯誤引到今日猶太和外邦的矛盾是早期教會神學發展的問題, 直到今日仍有學者認為保羅是向外邦人傳道的教導,福音是給外邦人的。

 

使徒行傳的傳記歷史

從目前來看,在通往大馬色的道路上,保羅若是首次遇見是一位不認識和無法辨認的耶穌,這對整個保羅的教導和對耶穌的理解在研究上,會有顯著的影響。細心閱讀,你會發現保羅的教導與福音書的記載有點距離。保羅甚至被一些學者形容為基督教的第二位創始人,保羅對基督教有自己的神學詮釋,而不是完全與耶穌的教導掛鉤。保羅:「我對其餘的人說,不是主說…。」 (林前7:12)

使徒行傳被許多學者懷疑它的歷史時序性, 成書日期也有不同的意見。波特認為使徒行傳的歷史性並不如我們現代人所要求的標準,除非我們找到證據,否則不應排除第9, 22和26章有保羅經歷、自述和解釋的真實性。(P.79)

「掃羅仍然向主的門徒口吐威嚇兇殺的話,去見大祭司, 求文書給大馬色的各會堂,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無論男女,都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 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 他說:主阿!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 起來!進城去,你所當做的事,必有人告訴你。 同行的人站在那裡,說不出話來,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人。掃羅從地上起來,睜開眼睛,竟不能看見甚麼。有人拉他的手,領他進了大馬色;掃羅行路,將到大馬色,忽然從天上發光,四面照著他…三日不能看見,也不吃也不喝。」( 使9:1-9)

傳統上, 人都認為保羅在大馬色路上的經歷是異象(Vision / hallucination),這是可能的,保羅看到和聽到復活的耶穌有如此大的反應是可能因為他曾認識祂,與耶穌有過接觸。

 

保羅在耶穌復活前已經遇見祂

「我不是自由的麼?我不是使徒麼?我不是見過我們的主耶穌麼?你們不是我在主裡面所做之工麼?」(林前9:1)

作者波特也意識到這個假設仍然有許多的猜想成分。然而,也許我們可以看到,這裡有可能的證據,我不得不承認在新約的書信中,保羅是毫不含糊地表白,他自己曾遇見過耶穌,並和祂有過對話。這樣,耶穌是直接對他的啟示,保罹說: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啓示來的。」(加1:11,12)

但在保羅自己的書信所提及的,不是輕描淡寫地連接到耶穌的教導,而是故意的表示,保羅自己的教導是直接由耶穌具體的教導發展出來。(加1:12)

如果保羅遇見耶穌,甚至耶穌在地上的期間,他聽過衪教導,這影響我們更加了解保羅的感受和經歷,他說:「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這體會不只是復活的耶穌啟示他,使他明白,他是一個怎樣有這樣深刻的領會,他是否親身聽過祂的教導,只是一直不信?保羅和耶穌教導之間的關係也是當時教會所質疑的,因為保羅是一個熱心逼迫教會的人,這轉變不竟是太突然了。

保羅如何接觸耶穌?

保羅和耶穌相遇, 平衡時空。保羅引用耶穌所說的話,是在什麼場合曾聽過耶穌的話呢?保羅在某一個或多個場合曾親眼見證過和聽過耶穌的教導?,這使我們相信保羅在不同的場合曾聽過有關耶穌的教導,那麼這些場合是怎樣的呢?

保羅出生於大數(使22:3),希臘哲學歷史學家斯特拉波(Strabo, 64/63 B.C.-A.D. 21)曾強調大數這地方是一個有優越教育和哲學氣息的地方,超越雅典和亞歷山大。相信保羅是在這裡受最基本的希臘文法的教育,其後就到耶路撒冷,跟迦瑪列(使5:34) 學習猶太傳統,那時保羅約為二十多歲,並約公元25-34成為法利賽人(腓3:4-6),在後來拉比的傳統中記載,他是希列的孫 (the grandson of Hillel (m. Sabb. 15a)),因為迦瑪列是Hillel 的學生。(p 19)可見保羅和耶穌在耶路撒冷相遇的時間相合,保羅就是後來司提反殉道時的那個 “少青人” (νεανίας 參太19:22, 那個沒有名字的 “少年官” 是同一字,少年人的意思可能是較年青的成人) ,「把他推到城外,用石頭打他, 作見證的人把衣裳放在一個少年人((νεανίας)名叫掃羅(後來稱: 保羅)的腳前。」(使7:58),這樣看來保羅在耶穌死的時候,他正是年少氣盛,在猶太的傳統中, 他是熱血的宗教領袖,是明日之星。

律法師是法利賽人的一種,有些法利賽人是文士(抄寫經卷)。在耶穌的時代,法利賽人是閱讀和解釋猶太律法的專家,他們努力嘗試遵行猶太傳統的律法。那麼,來到耶穌面前的人是誰?是否就是那些被稱為律師或文士的人?好撒瑪利亞人比喻(路10:29-37)中,來試探耶穌的律法師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前要用問題絆倒耶穌,證明祂是違反律法,這個律法師很可能是保羅的同一類,又或者是同一個人。耶穌傳道的時間,保羅(掃羅)是在耶路撒冷,當時他對導行猶太祖宗傳統充滿熱誠,他可能在言語上也試探過耶穌,只是福音書沒有記載他的名字。

莫克森(T. A. Moxon)分析福音書中, 太19:16-22 //可10:17 //路18:18-23認為那個少年官好可能是掃羅,雖然這只是這個揣測,沒有足夠理據支持。這個少年官的名字沒有在福音書出現過,利未如何信主,成為跟從耶穌的門徒“馬太”,福音書也沒有解釋和詳細記載;這少年官的故事,或許是保羅最早去接觸耶穌的一個好例子。(p.11)

 

保羅仇視基督徒是從什麼時間開始?

「掃羅仍然向主的門徒口吐威嚇兇殺的話,去見大祭司, 求文書給大馬色的各會堂,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無論男女,都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使9:1-2)

我們不知道保羅如何對基督教的發展產生敵對的過程,可能是在耶穌死後,門徒被認為是訛稱耶穌復活,門徒持續數不斷增長,並開始構成威脅,保羅就更加仇視那些跟從耶穌的門徒,這可能導致他去捉拿耶穌門徒的行動,這也是他展示他熱心法利賽生活方式的一個重大挑戰。保羅說:「你們聽見我從前在猶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樣極力逼迫,殘害神的教會」(加1:13)

 

bag-and-hands

 

 

 

保羅對基督的詮釋

保羅如果從未見過耶穌,那麼他的教導不是由人而來,是從耶穌領受而來。這會否是耶穌在地上時,他從他人、朋友、耶穌的敵人口中,甚至是一些門徒的口中,聽過耶穌的教導呢?

為何我們對保羅的思想認為是他自己獨自發展出來呢?這由於早期學者Ferdinand Christian Baur, William Wrede and Rudolf Bultmann的研究帶來這方負面影響,把保羅和耶穌的思想分開,彼得和耶路撒冷的使徒與外邦人傳道的保羅,在思想和教導上有一些距離,造成耶和撒冷和安提阿兩者的一些矛盾。在聖經和神學的發展,一直到改教時,保羅的神學就成為基督教教義核心,雅各書和彼得書信等的使徒傳統被放在次要的地位上。Baur 的理論仍然是今日聖經研究討論的主題。

保羅所指的“傳統”是指當時耶路撒冷中雅各使徒等的教導,或是指猶太傳統的教導,也就說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呢?保羅所教導亳無疑問表示是從耶穌直接所領受的,這是超自然的啟示?又或是親自接觸肉身的耶穌時所領受的呢?

保羅在書信中直接引用耶穌的教導,並甚至是祂所使用過的詞藻和句子,延續耶穌的教導。正如在使徒行傳中,保羅說:「並要記住主耶穌的話,衪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使20:35),這句話沒有在福音書和其他的地方出現過。保羅的宣稱援引了耶穌的話。

在書信中,保羅教導有關愛(羅12:9-21)、祝福和咒詛等; 教導愛鄰舍(羅13:8, 加5:14); 教導有關離婚 (林前7:10-11); 教導傳福音的是主命定是靠福音養生的(林前9:14 , 提前5:18); 有關主再來的事和終未的主題等(帖前 4:15 -17)。在這些書信的內容中,保羅都表明這是由主的話而來的。其次,有一些教導他把自己的教導和主的教導分清楚地陳述出來,他沒有含糊地把一切所說的都統稱是主的教導。「其實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說:妻子不可離開丈夫,」 (林前7:10), 保羅也分清楚那些不是耶穌說, 而是他說的:「我對其餘的人說,不是主說,: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願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妻子。」 (林前7:12)

據了解,在某些教導中,保羅有時也是引用教會的傳統,把口傳的資料寫下來,例如有關主餐的教導(林前11:23-25; 15:1-3),保羅說:「我當日傳給(παρέδωκα)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林前11:23);「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παρέδωκα)你們的…。」 (林前5:3),這樣,保羅不只是從耶穌那裡領受,自己有解釋上的看法,也有直接從最初的信仰群體禮儀中承傳過來。

 

結語:

波特努力想把保羅遇見耶穌這個辯論的假設嚴肅地放回桌子上。作者意識到他的假設會受到其他學者嚴格審查。作者仍嘗試就保羅曾經遇到耶穌作出考究,甚至就耶穌在地上時,保羅曾與耶穌有接觸過的課題,作一個詳細的討論。筆者也從閱讀中,也獲得啟發和挑戰,嘗試以另一個角度詮釋保羅獲得耶穌啟示的另一個可能。保羅如果是有超自然的啟示,就如我們一般傳統的看法,在大馬色路上和後來回到大數那裡三年,得知耶穌是基督的啟示和教導,這對我們對保羅的話有點難明,保羅是否說自己是接觸過身的耶穌呢?我們不能完全確定。但從保羅的表白來說,保羅極有可能是接觸過耶穌,這一點,筆者也開始相信保羅的話了。

 


When Paul Met Jesus: How an Idea Got Lost in Hist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February 24, 2016, by Stanley E. Porter (Author)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思維, 書籍介紹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