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棕跡》

brownfield

《棕跡》,作者:本土研究社,出版:本土研究社有限公司,2016年6月版.

 

Land will also be used in a symbolic sense, as the Bible itself uses it, to express the wholeness of joy and well-being characterized by social coherence and personal ease in prosperity, security, and freedom. (Walter Brueggemann , The Land.)

 

香港的棕土(Brownfield)一般泛指新界的廢車場、貨櫃場和回收場等。這些土地多用作低度運作的貨櫃場和貯放等用途,所處的地理位置很分散,官方也沒有系統的紀錄和管理,個別廢車場、貨櫃場和貯放回收廢物等的管理者,亦未必妥善管理,造成環境污染、火警等問題。

棕土的源起

問題現,要1905年的集體官批(Block Crown Lease) 談起。集體官批列每幅土地的業權人名稱、現有用途,租佃條件等,例如建屋、或是農用。1905年來,地都被視為設有用途限制,基本上是「農地農用」。直至1970至1980年代,內地改革開放,珠三角一帶的工廠把 大量產品運往香港銷售或出口到其他地區,陸路跨境交通曰趨頻繁。影響所及,停車場及貨櫃場開始供不應求,不少新界土地於是被改建為停車場或貨櫃場。(p. 30)

從2015年鳥瞰地圖上框出的棕土面積約為1.192公頃,主要位 於新界地區。在眾多土地用途中,貯物、回收等用途佔用的棕土 面積最大,多達472.8公頃,約佔整體棕土面積四成;臨時批准或違規的貨櫃場及露天停車場,則分別佔地26%及14%左右。(p. 69)

棕土的問題官方和民間定義不清; 棕土不斷擴張,帶來環境污染。

棕土擴張不單導致土地用途的改變,也造成新界鄉郊環境的破壞,更可能嚴重影響附近居民的安全及健康。具體而言,倉庫和回收場以露天形式存放物品,在酷熱和暴雨的天氣影響下,電子廢料和垃圾中的污染物隨雨水滲入泥土造成污染。此外,《香港消防年報》及傳媒所列出的資料顯示,不少火警發生在棕上的倉庫及回收場,近年數字上更有上升趨勢。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早前向傳媒表示,現時沒有針對回收業的嚴格發牌制度,加上部份回收場附近欠缺水源、附近道路 狭窄、內部環境惡劣等因素,大大增加了撲滅火災的難度,使 在內工作的員工及附近居住居民的安全均沒有保障。(p. 116)

政府角色被動,環保回收帶來環境破壞,棕土管理政策懸空

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看到政府只採取被動的方法,包括要求 該等土地須每三年緝批臨時用途、向城規會提供審批這類棕土 申請的參考指引,與及定期與運輸業界協商。以回應棕土問題。 政府容許棕土臨時存在,卻導致地區與環境受到長期破壞,百弊叢生,更造就了棕土不斷在新界土地上擴散。雖然近年跨境陸路運輸業式微,因而出現貨櫃場及貨櫃車場閒置的情況,而對回收場負面影響及房屋土地供應需求的關注,也為全民檢討棕土問題帶來契機,可惜政府遲遲未能提出一套棕土政策框架。(p. 126)

呼籲政府與民間共同尋求發展棕土的未來

新界棕土確實牽涉複雜的業權、土地利益和政治問題,但這不應成為迴避問題的藉口。政府應對棕土的政策具有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而土地決策也應放棄閉門造車,不應只局限於現有的操作框架及思考方式,例如只停留於政府主動收地,或政府改劃土地然後讓地主自行發展等。(p.176)

建立公開棕土的資料庫,以便市民可以查詢和監察,並開啟違規舉報的機制。制定污者自付的法規,管理棕土環境污染的問題,並資助致力參與環保和修復地土的人士和團體。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學,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