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聖經的動詞觀點(Verbal Aspect)

greekbookimage

新約聖經的希臘文文法中,最常討論的是動詞觀點(Verbal Aspect),什麼是所謂的動詞觀點呢?

要說到新約希臘文動詞觀點,先舉個一些的文法例子來引起大家的興趣,英文中有一些少數例子,就如 “You should not eat it." 這裡的過去式"should" 並不是過去式時態, 而是一種用來給予忠告、建議讀者現在應該有的觀點。同樣,希臘文所講動詞的時態, 是由文法而來,或句子的結構分析而來呢?是動詞的時態形式來決定,或是有其他的因素呢?在中文的動詞中,不像英文有 go/went/gone, do/did/done,也沒有明顯的時間性表達,例如:“我食飯。” 這句話的動詞“食” 沒有告知是過去的,或是現在/進行中的動作,又者是將來做的事,句子如果沒有 “已經,了,將要…” 等字眼的副詞修飾,嚴格來說,就難於決定它的時態,這就要依靠說話的處境,上下文作為參考,我們才能明白當中的時態,在一般沒有其他資料提供的情況下,我們會假設理解為:“我現在食飯” 。

新約聖經原文是以希臘文寫成, 研究新約希臘文的語言, 其中一個部分是有關語言上的動詞觀點的課題。對於希臘文時態形式功能的理解,在過去的幾個世紀已經經歷了幾個轉變。早期的希臘文文法研究的學家們並不能清楚地解釋時態形式正確的關係。

大約在17世紀早期到19世紀時期,希臘文文研究的法學者,他們認為希臘文的時態形式是遵從英文或德文,或可能是拉丁文預設的文法邏輯糸統,過去式時態表示動作是已發生的,現在式時態是現今,又或正在進行中的等等,結果這種偏重時間的文法系統,把時態形式和動作作為一個一對一的時間關係,結果從他們所認知的時間觀點理解,就出現了偏差,例如所謂格言性(Gnomic)的過去式:一個過去式形式,其實在時間的表示上並不是過去的,而是用來論及自然 / 恆真(universal / timeless)的事件;另外,所謂歷史性的現在式(historical present) :一個用在敘述中的現在式文法字形,也不是要表示現在的時間,這些動詞的時態會使人作出不恰當的理解。

相對於前者,研究希臘文法的學者後來發展出  Aktionsart 的概念 (德文字詞,1885 年由Brugmann[1] 所發明,並且在1906年由 Moulton 的著作 Prolegomena 引用至英語世界)。Aktionsart 的理論假設是:希臘文的動詞時態是用來傳遞一個動作如何客觀地發生。時間由過去的一點發生,或已經完結,又或沒有完結到了現在,一點再加延伸的時間線,又或現在開始並持續到將來的時間等,這些在英文或德文,或甚至是拉丁文預設的文法邏輯糸統中不能完全表達,例如過去的現在式,過去的將來式觀點是這些文法體系所不能三語兩語解釋的,在解釋上須要有另一種文法觀念協助。Aktionsart 的概念就是藉著句子結構的某些含意,附加在動詞的的時態中,從而決定某個動詞所想表達的時態觀念是什麼。

photo-1455390582262-044cdead277a

後來有些學者對 Aktionsart 的概念有些批評。就是時態的形式和敘事的動作出現矛盾,希臘文沒有一個反覆不斷的發生動詞形態(希伯來文有這類動詞)等,不同作者在不同文法句子結構中也有不同的風格,結果為了要調解偏差,就要大幅修改,是動作過去的一點,又或是持續的動作發生呢?這並不一定涉及時間,特別是完成式時態是經常出現這個問題,發覺句子不應或不合適以完成時態作為理解,這是出於那個動詞字根(Lexeme) 的問題[2],而不是完成動作的動詞字形出現,是要表達完成動作的含意,所以以點、直線和結果,作為動作的三個客觀參照的 Aktionsart 方法,會有過份武斷的危險。

到了近代,二次世界大戰後,學者從語言學當中得到啟發,並且對當時希臘的文化和時間觀念作出另一種的理解。他們認為希臘文動詞的觀點是以三個主要時態形式出現[3]:1) 完成的觀點(Perfective aspect):過去式時態的意義;2)未完成的觀點(Imperfective aspect):現代時態的意義,包含未完成式形式;3)狀態的觀點(Stative aspect):是完成的意義,包含所有過去完成式形式。他們跳出以往動詞系統的框架一對一的時態理解方式,作出了另一種新的參考系統,這就稱為"動詞的觀點"。倡導者解釋,希臘文的動詞不涉及時間性,而是作者自己的觀點,字詞上只有時間的形式,但不表示時間性,這就如aorist (一般傳統稱為 “過去式”), 現在稱為 “不定動詞” (undefined verb), 是敘事故事中一般用法, 可以是不表示過去式時態的含意(許多時在教導和講道被誤用或濫用)。[4] 這已經被許多學者所接受,然而要消除動詞帶有時態性仍有很多爭議,主要是完成觀點(perfective aspect)問題上。有學者提出解決的方法[5]是動詞系統的觀點不是時間性(temporal reference),而是空間性的量值(spatial values),動詞是指示的距離遠的觀點或是接近(remoteness or aspect and proximity)的意思。離遠的觀就是指過去的行動,而接近的意思是指現在的時間。這可以提供了一點的幫肋,然而學者仍在討論當中。學者Porter, Fanning, Campbell 在2013年 Baltimore舉行的聖經文學學會(SBL)週年研討會中,曾對這個完成式動詞的問題有過一埸辯論,被稱為“The Perfect Storm”。其實,這個風暴仍未過去,就在不遠的日子,將有一些討論動詞觀點的博士論文出版,那時將會更多的討論會陸續出現。

photo-1455885661740-29cbf08a42fa

結語

讓我們用羅馬書3:23來說個例子:

πάντες γὰρ ἥμαρτον καὶ ὑστεροῦνται τῆς δόξης τοῦ θεοῦ  (Romans 3:23, NA28)

ἥμαρτον (動詞: 犯罪, to sin)一字在傳統文法上是過去時態 (aorist),後面的 ὑστεροῦνται (動詞: 虧缺, to lack )是現在時態(present) ,但現在大多的聖經版本都會翻譯為完成時態(Perfect): “For all have sinned and fall short of the glory of God." 意思就是:人們曾犯了罪,並且罪的影響仍然存在,不只是過去的一次事件。那麼什麼時候我們要有這種觀點的翻譯和理解呢? 這正是學者正想整理出一個完整的動詞觀點的文法系統;到了今時的今日,學者的努力總算有了許多的貢獻,使到現今絕大多數不同詮釋觀點聖經版本,已經有了很合適的翻譯了。

聖經的解釋和神學建構的基礎 ,都是基於對聖經原文的理解。對於聖經原文學習的態度,時至今日,仍有許多教師和牧者認為只要有希臘文的字典或軟件工具,就可以如同學者般完全把握聖經原文的原意(包括希伯來文),並能用“聖經翻釋逐字對照”  (bible interlinear) 的軟件工具翻譯出來,因而放棄對原文研究和分析;有些人認為信徒不應學習原文,牧者和教師教導、講道不應涉及原文,免得有人自高自傲,其實有這些論點的人,多是不大熟識原文的人,不喜歡釋經講道和教導的人;認真學習過原文的人,就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回事。在學習的浩瀚大海中,我們深切領略到所知的只是滄海一粟,叫人不得不謙卑下來,知道自己所認識的是如此有限,對經文仍未完全肯定和掌握當中要表達的意思。

—–

[1] Porter, Stanley E., Idioms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2nd Editon), 1994, p27.
[2] Wallace Daniel B.,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 An Exegetical Syntax of the New Testament, 1996, p499 : “It is important to distinguish aspect from Aktionsart. In general, we can say that aspect is the unaffected meaning while Aktionsart is aspect in combination with lexical, grammatical, or contextual features. Thus, the present tense views the action from within, without respect to beginning or end (aspect), while some uses of the present tense can be iterative, historical, futuristic, etc."
[3] Porter, Stanley E., Idioms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2nd Editon), 1994, p21.
[4] Kostenberger, Andreas J. (etc.), Going deeper with New Testament Greek, 2016 p289.
[5] Campbell, Constantine R., Advances in the study of Greek, 2015, p115-117.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約希臘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