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感謝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

photo-1463805371341-15514bfd3b7f

「我們為你們禱告的時候,常常感謝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西1:3, 和修本)
Εὐχαριστοῦμεν τῷ θεῷ πατρὶ τοῦ κυρίου ἡμῶν Ἰησοῦ Χριστοῦ πάντοτε περὶ ὑμῶν προσευχόμενοι, (Col.1:3 NA 28)

“感謝”(εὐχαριστέω)原文一字在這裡是主動詞, 修飾副詞是 “常常” (πάντοτε), 保羅在禱告時「我們..常常感謝神」。[1] 相似的句式例子就如保羅寫信給羅馬教會, 他說: 「我們為你們眾人常常感謝神,禱告的時候題到你們」(提前1:2); 保羅不是要告訴歌羅西教會信徒, 他[2]「常常為你們(他們)禱告」(和合本)。這節經文意思是保羅為他們常常感謝神, 因為歌羅西教會信徒心存盼望, 才有依靠主的信心和愛心表現。[3]

雖然, 向神感謝也就是向神禱告的方式之一, 但在不同的譯本中1:3節是有點含糊, 文字上不夠準確,這經文可以有三個理解的可能性:

第一個是「常常禱告」因為這節中有「為你們」(1:4), 祈禱當中的其中一種原素就是感謝, 所以從處境來說, 保羅常常禱告時都會為他們感謝神 (西1:9); [4]

第二個是「常常祈禱和(常常)感謝」; 只有「感謝」和「禱告」兩詞同時出現時, 就可以是兩者都共用這個修飾的副詞「常常」, 並且也有其他相似的情況(參 腓1:3-4; 帖前1:3; 2:13; 門4); [5]

第三個是「常常感謝」; 保羅在這信首的開始部分(1:1-3), 保羅的重點是要強調"常常為歌羅西教會禱告", 表示 “我們 常常為你們禱告”作為拉近關係的目的(西1:3)。認為這個說法的人, 以1:9節的意思「因此,我們自從聽見的日子,也就為你們不住的禱告祈求」來解釋1:3節保羅的意思。然而, John Callow 認為在文法和結構上1:9和1:3 沒有直接關係, 副詞"常常"通常是修飾主動詞(“感謝"), 一般不是修飾分詞 (“禱告"), 而且這信也是會傳給老底嘉教會誦讀的(西4:16), 這樣, 保羅只是讚賞歌羅西教會, 常常為他們的信徒禱告, 沒有理會老底嘉教會信徒的感受, 似乎就不合情理。[6] 

但事實上, 經文本意是保羅常常感謝神主基督耶穌的父, 在禱告中, 保羅都會為教會感恩和代禱(西1:3-20)。在他的禱告中,歌羅西教會是他所要感恩的, 他們依靠主有信心和愛心的表現, 這信心和愛心是因為心裡存著從基督復活而來的盼望, 這是從天上的盼望, 是他們信仰的根基和行善的力量, 也暗示了在第二章中他們受到錯謬教導迷惑的情況, 在福音真理的認識上出現了問題, 他們要謹守建立教會時傳道者以巴色的教導,就是他們最初所聽到的福音(1:7), 他們需要智慧和知識(西1:9)。保羅的期望就是歌羅西教會的信徒能在基督裡屬命長成(Col. 1:28, τέλειον : “mature” ESV), 在基督裡得到完全 (西1:28, 新譯本, 另參 西1:9-10)。

談到保羅和歌羅西信徒的關係時, 想到人與人的關係。有時朋友的關係很微妙,關係就好像栽種植物一樣,雙方需要不時灌溉埋肥,關係才會不斷成長。有人說:處身所在的距離會使人與人之間漸漸疏遠,又或者愈來愈親密。這話看來有點道理,可是那些日日見面的同事、同學也不覺得關係一定很好;歸根到底其實這種距離不是地域上,而是心靈上的。
見過在教會裡有些志趣相投的要好,他們三兩天就約在一起靈修,但在某時某日,某某說:因為個性喜歡新鮮,是時候要去其他教會聚會,坐坐了,從此彼此就少了見面,後來朋友的關係也沒有了;也有某人拍拖一段日子後,向對方表示,不想拖累對方,有了某某種的病,不想再和對方的關係發展下去。這些場景,在小社會的教會中是見怪不怪,更可況能在網上的世界,遙遠的距離和空間所建立的朋友關係,不會因為天天網上見面,關係會變得親密了,這就是心的距離吧。
偶爾我們會發覺,倘若我們沒有共同的信仰和肢體間的團契,人與人的關係就更加脆弱如; 今天是朋友,明天也不再是了?在這高速運轉網絡的大時代,是否更難找到真誠和委身的關係呢?

photo-1464917675507-01656d5a2257

對於保羅來說,歌羅西教會大概是他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也從未有機會和他們一起坐下來談天說地,但是保羅就是那樣的古道熱腸,沒有因著與他們之間在地理上的距離,彼此變得陌生,所謂人的心境寬闊,距離也近在咫尺;多麼令人羨慕,羨慕的是保羅有這樣的胸懷,天涯也若比鄰了!

我們應該學習為美好的常常感謝神。保羅因歌羅西教會感謝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因他們的信心愛心是因著存有天上的盼望。常常感恩是保羅所教導和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保羅對身邊所聽聞和所知道美好事物都是一如他的性格,就是感謝神和主耶穌基督,就連教外的好人好事,他都會感謝神!

若果為別人感謝神的目的不是為了拉攏關係, 在別人面感謝神, 不只是為要讓別聽到所感謝的話, 或是隨口說說為別人常常禱告;這樣, 我們的禱告才是一種鼓勵, 而不是一種要求。因著美好的人和事而感謝神, 顯出保羅的感謝神是因為著祂奇妙的作為, 而不是人的信心和愛心, 這種感謝不是落人與人的關係上, 而一切的讚美都因著基督, 因為萬有都是靠祂而立(西1:16-17)。保羅曾經說過: 在人面對感謝讚美神是要別人明白, 能一起同心感禱, 回應阿門, 並且因而能一同歌頌讚美神。(林前14:16, 西3:16)

有時,感謝神也可能不能建立他人,這要看我們感謝神的動機是否正確?是否出自真誠?若只是隨口說說,為要顯出給別人看的敬虔模樣,這樣的感謝神也會失去意義。保羅同樣也曾勸誡歌林多教會:「你感謝的固然是好,無奈不能造就別人。」(林前4:17, 和合本)

因著美好的事物而感謝神, 是信徒應有的行為,因著美善的事物, 我們當感謝我們的神和主耶穌基督,並常常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感謝父神。 (弗5:20)

 

 


1.「我們感謝神、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常常為你們禱告;」(西1:3, 和合本); 鮑維均: “根據其他的書信的起始感恩 (林前1:2; 帖前1:2; 帖後1:3; 2:13, 門4節), 這詞語似乎較可能是修飾「我們感謝」。” 從這句主動詞和分詞、結子結構最基本和保守的解釋, 主動詞只是「感謝」; 所以也有不少學者支持這個說法, 例如 John Callow, A Semantic and Structural Analysis of Colossians 和 Constantine R. Campbell, Colossians: A Handbook on the Greek Text等。

2. 這裡的 “我們” (西1:3)是泛指寫信人保羅和提摩太, 但事實上是保羅自己本人, “我們” 和 “我” 的這些互換的代名詞常有出現, 是要根據上下文作判斷。這裡是指保羅,  因為整封信都沒有提及提摩太和相關一同寫這信的暗示。參Daniel Wallace,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p397-398, 398C1(b).
3. 在文法上, 據歌羅西書1:5中「盼望」那經文的第一個字διὰ (由於, because of), 意思是他們的「信心」和「愛心」的來源是由於「盼望」。

4. 另外, J. B. Lightfoot, Saint Paul’s Epistles to Colossians and to Philemon (Revised),p133: 同樣認為 「常常」副詞是指涉「為你們」禱告。
5. 這種解釋其中的一個例子: Robertson A. T., Word Picture in the New Testament, paragraph 5168: “Always (pantote). Amphibolous position between eucharistoumen (we give thanks) and proseuchomenoi (praying). Can go with either.”

6. Jerry L. Sumney, Colossians: A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Library): 認為是保羅提及常常為他們禱告,是希望歌羅西的信徒知道他很常想念他們, 並使他們對保羅有好感。p33; 另參John Callow, A Semantic and Structural Analysis. p15-17.

About pastor Kenny Cheung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靈機一觸, 歌羅西書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