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新約思維

「失而復得」的小兒子

路加刻意把三個故事放在一起, 用這比喻表達當中的意思, 然而文本不固定在比喻故事的處境, 也就是當時法利賽人和文士、門徒和聽眾所得著的意義, 路加意圖在於文本在不同處境是開放的, 讓後來的讀者能明白這比喻的教導, 歷代教會在不同處境中都有獨特的解讀, 在可接受歷史詮釋上(reception-hermeneutic )豐富了對路加15章比喻的意義, 不單是在教會初期路加的讀者, 到現在教會的處境都不同, 這比喻都同樣帶來震撼性的意義。 繼續閱讀

廣告
張貼在 福音書, New Testament | 標記 ,

散居卻又非一般的猶太人—保羅

“保羅當然是一個散居的猶太人,但我們很少人以他是植民的身份對待, 來認真解釋他的思想。” — Dieter Georgi [1]

近來, 釋經學者和解經者都注意到, 第一世紀保羅的教導是源於他的猶太傳統, 他寫作書信的處境不是耶路撒冷, 而是在羅馬、以弗所或該撒利亞等, 他的讀者主要是外邦人, 他是寫信給海中海一帶的教會, 應對是外邦人處境的問題, 他所傳的福音是適切地中海世界文化下的外邦人, 並在希罹社會中散居的猶太人。解經者不應忽略保羅書信的背景, 受信的對象和處境,  這樣才不會錯置時空, 出現文本正確,  解釋錯誤, 對保羅的教導有所誤解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歌羅西書, 保羅神學 | 標記 , ,

歌羅西書的錯謬教導是什麼? (一)

二十多年前, 學者都認為歌羅西書所處理問題是諾斯底主義, 後來學術界有突破性的結論, 把這歌羅西書背後的錯謬, 用混合主義(Syncretism)這一詞來形容, 並且廣泛為人所接受, 混合主義是指這些錯謬教導和實踐, 是猶太傳統神祕主義和世俗主義混合。歌羅西書的錯謬是一種宗教混合主義, 或是自成一套的“哲學”, 又或是有猶太主義世俗希臘化, 又或是根本就只是猶太傳統的神祕主義, 從文本的資料限制下(西2:8-23), 學者要從它的本質來分辨確定是有一定的難度, 然而, 能分辨這些錯謬, 卻對詮釋整卷歌羅西書有著非常重要的關係。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新約思維, 保羅神學 | 標記 , ,

神兒子的復活

神使耶穌從死裡復活! 看這書時就繼續問道:這樣說代表什麼呢?對兩千年後今天的我們,又帶來什麼樣的意義呢?
面對「世界觀」的問題,這樣完整的證據,實在是令人訝異;「耶穌的復活」放在這種世界觀之上,重新思考。在這世界觀中沒有人相信有肉身復活的事、沒有人想過和期望的事發生,就算看見到的人也不敢相信。資料顯示沒有傳統或文化背景去促人對某人有從死裡復活的期望,耶穌的門徒也不大相信,也沒有流傳彌賽亞會死然後會再復活。歷史所留下的只有空的墳墓,和那些不怕死親身見證耶穌復活的基督門徒,而且聲稱見過衪復活後的肉身。這叫我們對於神、這世界、和我們自己的信念,不得不重新思考,叫我們相信耶穌的復活是那些基督門徒活生生的見證,並且空的墳墓就是耶穌復活的證據。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新約思維, 書籍介紹 | 標記 , , ,

當保羅邂逅耶穌

當保羅邂逅耶穌!
在巴勒斯坦地,保羅曾面對面遇見肉身的耶穌,並聽過祂的教導,到復活後,耶穌又在大馬色的路上顯現,保羅認出這個聲音是耶穌,到後來,他寫信給教會,在書信中,提到他曾見過耶穌, 聽過祂的教導!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新約思維, 書籍介紹 | 標記 , , ,

牧師是教師?

牧者是帶領羊群會眾的人,也同樣是教師。最後,我們不要忘記新約聖經中有一個重要牧者的字眼,就是耶穌是群羊中的“大牧人”(來13:20 τὸν ποιμένα τῶν προβάτων τὸν μέγαν)。以弗所書以人的身體比喻教會,人身體的最重要的部位是頭,經文背景借喻描述基督是在一個完整的身體上的頭部。這個身體的隱喻是會幕、是聖殿,這的確是神精心的設計,神藉基督與教會同在。當教會各人知道各自的本分和恩賜,並在基督裡連繫在一起,彼此配搭相助,在愛中團契,這就實踐了神最美的心意!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經文釋義, 保羅神學 | 標記 , , ,

Book Review of Paul and the Apocalyptic Imagination

對於保羅書天啟(Apocalyptic) 的研究早在Ernst Käsemann,而 Tom Wright認為一般學者都會嘗試用延後實現來解釋這個字意。其實天啟這個字在學術界有一點在定義上的混亂,但大多數人都會接受John J. Collins的說法。近來對保羅書信中天啟的研究突然激增,研究學者多是把舊時的神學家的研究再搬出來,又或讓讀者再去為信息解碼,更有進一步的是找文體或歷史傳統平衡和相異的比對方法。保羅有兩個不同世代的代模(two ages paradigm),暫時/平面性(temporal/horizontal)的終末(eschatology)和空間/垂直性 (spatial/ vertical axis)的啟示(revelation),神的作為出現在天與地之間縱橫的交錯點。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保羅神學 | 標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