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神學

作為歷史描述的聖經神學

聖經神學主要分兩個對立的類型是,所提出問題的分別是:聖經“當時這是什麼意思?即過去的意思是什麼?"(聖經神學是尋找歷史的意義),另一個相對的是:“它現在是什麼意思?現在它的含意是什麼?"(聖經神學是尋找現代適切的意義);兩種類型的聖經神學各走兩極端。兩者關鍵的區別是:"歷史描述聖經神學"的研究是不會理會對信仰的群體的現代適切和應用。雖然兩者的背後都認同聖經是神的啟示,但"歷史描述聖經神學"則仍保持從歷史的層理去理解聖經的意義,所以"歷史描述聖經神學"完全是歷史的描述。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舊約討論, New Testament, 其他 | 標記 , , ,

耶穌會怎樣做? (WWJD)

1896年, In His Steps: What Would Jesus Do? 被稱為社會福音小說(social gospel novel)一書出版, 幾個月內銷售了十萬本, 這書是一個虛構的故事, 主角是一個牧者Henry Maxwell, 他挑戰教會的信徒在一年內以“What Would Jesus Do?”, “耶穌會怎樣做?"(WWJD), 作為行為生活的核心價值。這書被人廣泛閱讀, 以配帶印有“WWJD”字樣的手鐲、頸飾作為自我提醒, 另一方面也可以向未信者用作傳道的引子, 但當然後來這幾個字的意義漸漸流失, 成為潮流飾物的商品, 配戴的人也不一定是信徒。

在這書中故事前面的好幾章, 講到人在生活中有不同轉變的困境, 和難以取捨抉擇的處景, 就如求職、偷竊、貪污等等, 作者要表達出有時有些人很快就因此放棄自己的原則, 但有些人卻仍在信仰的賽道上持守著, 為的是要看神因著他們的忠誠所施展出來的能力。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其他 | 標記

閱讀《棕跡》

香港的棕土(Brownfield)一般泛指新界的廢車場、貨櫃場和回收場等。這些土地多用作低度運作的貨櫃場和貯放等用途,所處的地理位置很分散,官方也沒有系統的紀錄和管理,個別廢車場、貨櫃場和貯放回收廢物等的管理者,亦未必妥善管理,造成環境污染、火警等問題。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其他 | 標記

神兒子的復活

神使耶穌從死裡復活! 看這書時就繼續問道:這樣說代表什麼呢?對兩千年後今天的我們,又帶來什麼樣的意義呢?
面對「世界觀」的問題,這樣完整的證據,實在是令人訝異;「耶穌的復活」放在這種世界觀之上,重新思考。在這世界觀中沒有人相信有肉身復活的事、沒有人想過和期望的事發生,就算看見到的人也不敢相信。資料顯示沒有傳統或文化背景去促人對某人有從死裡復活的期望,耶穌的門徒也不大相信,也沒有流傳彌賽亞會死然後會再復活。歷史所留下的只有空的墳墓,和那些不怕死親身見證耶穌復活的基督門徒,而且聲稱見過衪復活後的肉身。這叫我們對於神、這世界、和我們自己的信念,不得不重新思考,叫我們相信耶穌的復活是那些基督門徒活生生的見證,並且空的墳墓就是耶穌復活的證據。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新約思維, 書籍介紹 | 標記 , , ,

苦難思索的點滴

神為何容許苦難奪去無辜者的性命?在基督教信仰來說,這從來都是不輕易回答無神論者所質疑的這個問題,因為基督徒一向都是以‘相信’作為我們的答案,而不是認知和理解。

有神論者有認為苦難的存在是要使人因此尋找祂、親近祂。也合理化地對人表示,苦難是奧秘,神沒有讓人知道苦難的原因,又或辨說,苦難存在的原因太過複雜我們不能明白。基督教信仰有肯定苦難的意義,同時又有認為苦難無義,是惡的彰顯,雖然不肯定為何神容讓惡的存在,即使不知道原因,仍確認實苦難的背後隱藏著神的原因和美意,並且表明在苦難中上帝並不缺席,確信在任何苦難中,神選擇與人一同受苦。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 標記 , , ,

Book Review of Paul and the Apocalyptic Imagination

對於保羅書天啟(Apocalyptic) 的研究早在Ernst Käsemann,而 Tom Wright認為一般學者都會嘗試用延後實現來解釋這個字意。其實天啟這個字在學術界有一點在定義上的混亂,但大多數人都會接受John J. Collins的說法。近來對保羅書信中天啟的研究突然激增,研究學者多是把舊時的神學家的研究再搬出來,又或讓讀者再去為信息解碼,更有進一步的是找文體或歷史傳統平衡和相異的比對方法。保羅有兩個不同世代的代模(two ages paradigm),暫時/平面性(temporal/horizontal)的終末(eschatology)和空間/垂直性 (spatial/ vertical axis)的啟示(revelation),神的作為出現在天與地之間縱橫的交錯點。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保羅神學 | 標記 , ,

簡介否定神學

簡介否定神學。神名可名非神名,這是僞狄奧尼修開篇推出的第一個命題。他借用《哥林多前書》裏的話 說,凡人稱道上帝事者,傳述之眞埋必「不是用智慧委婉 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林前2:4)。這一超越言語和知識的大能,非人類的智力和文字可望其描繪,所以人不可能以文字和概念來表述那隱而不見、超越存在的上帝的神性。因爲上帝是萬物之因,是超越心智的心智,超越存在的存在,不是話語、本能、名稱之類可以把握。惟有上帝自身,方可闡述他的眞實形狀。所以,對於這高駕於一切知識形式之上、一切感知、想像和觀念所不及的上帝,非語能夠言說和說明。 繼續閱讀

張貼在 神學 | 標記 ,